第五百三十四章 湖泊
g,更新快,無彈窗,!

"那就是說,只有可能是陷阱嘍?"

江一沉默了.

"如果真的起陷阱,那不得不說,那個叫白樺的家伙,真的很能裝."

"現在怎麼辦,進不進……"

這一問,倒是問住了江一,進吧,好像不是那回事兒,不進吧,好像也不是那回事兒,萬一那白家家主真的在里面那?

思前想後罷,江一輕聲開口.

"靠近一點兒再看看,如果有危險,立即撤退!"

江一左右觀望,周圍依舊很是安靜,看上去依舊是空空如也.

江一放開了神識,那四周圍好大的范圍,似乎什麼都沒有,而唯獨將這神識探到庭院之前的時候,好像受到了什麼阻隔,讓江一的神識並不能進入其中.

"這院子,有屏障,走一步看一步,素衣姐,玲瓏,你們兩個半點虛空,就算有陷阱,也不會是為了防止能夠禦空而行的修仙者,如果有危險,隨時策應."

"好……"

素衣和玲瓏點頭應下,腳尖已經脫離了地面,雖然在遠處看來兩人依舊是在步行,可走近一看,兩人的腳步,已經行走在了虛空.

江一他們一點一點的靠近,走的並不是很快,在到了那庭院門前的時候,突然聽到了里面有人言語交談的聲音.

"老楊,這一子你若是這麼下的話,那我可就贏了……"

"呸,贏個屁,明明是我手抖了,下錯了地方,重新下,重新下!"

另外的那道身影似乎有些無奈的笑了笑,又出聲道.

"你都悔了好幾次棋了,還能不能玩兒了……"

"能,能,最後一次了!"

"你每次都這樣說."

"真的是最後一次了!"

"剛才你也是這麼說的."

突然,江一等人聽到了有人拍桌子的聲音.

"媽的,是不是想打架?!"

江一等人相視一眼,很顯然,有兩個人在下棋,只不過,有一個人的棋品,似乎並不是很好.

而那個棋品並不是很好的人,被喚作老楊,剛才江一他們被白樺帶來的時候,說自己父親在這里,也就是說,這里面,真的有可能是白家家主在其中?那另外一個,就是白楊谷楊家的家主?

江一輕輕揮了揮手,示意眾人先退回去,等商議一下之後再做計議,奈何他們還沒來得及離開,這里面突然有聲音又是傳來.

"行了,老楊,有客人來了,你這樣,也不怕被人笑話……"

"哼!"

另外的那道身影雖然不岔,奈何卻是冷冷一哼以後,便也一言不發了.

江一沉吟半天,並沒有踏入其中,雖然他也知道有可能說的客人並不是他們,奈何,如果不是他們的話,這周圍看上去似乎也就沒什麼人了啊,而且,不是他們的這個可能性,還真的不大……

也就是江一他們沉默的半晌時間,那里面的聲音又是傳出.

"怎麼,來都來了,反倒不敢進來了?"

江一抬眼看向內部,依舊是那個人工湖泊,卻根本就沒有看到白楊谷白家家主在什麼地方,江一一咬牙,踏入其中,一邊開口道.

"小輩江一,失禮冒犯還望海涵……"

"江一?"那里面的聲音沉默了一下."西北雪域,江家江一?"

"正是!"

江一說到這里的時候,已經完全將步子踏入了這庭院之內,這才看到了這整個庭院之內,完全就是一個大大的湖泊,這湖泊中央有一個小亭子,周圍並沒有道路可以前往那亭子之上,而那亭子旁邊,有一個小船,只不過,也就只有哪一個,江一他們想要過去的話,要麼從這虛空之上飛過去,要麼,便只能從這湖中游過去了……

"江家江一,來我們白家做什麼?"

"自是有事來求."

"那便過來一敘……"

這白家家主白封顯和楊家家主楊嘉降皆是沒有起身,好像依舊是在下棋,不過那白衣的白家家主白封顯好像更是沉穩靜怡一些,而楊家家主楊嘉降卻好像是因為剛剛悔過了棋,也有些不好意思似的,雖然急躁,卻也穩下了自己的脾氣.

"好!"

江一倒是毫不猶豫的應下聲,過得去過不去且不說,只是這勢頭上,無論如何都不能弱……

江一轉頭的時候,素衣,玲瓏等人也都已經進入了這院落之中,此刻正看著那亭子的方向,等待江一的發話,他們都聽到了之前白家家主白封顯的言語,奈何他們也不知道江一有什麼打算,又生怕壞了江一的想法.

偏偏這一次,卻是素衣等人想的複雜了.

江一扭頭看向素衣和玲瓏.

"素衣姐,玲瓏,怕是要麻煩你們倆了……"

兩人點了點頭,以明其意,搖身一變化作本體,龍吟風嘯之聲傳遍整個白楊谷,讓這白楊谷中不少人都是為之一振!

見素衣和玲瓏化為了本體,江一等人翻身而上,就要飛向那庭院的方向,這庭院說大不大,說小卻又並不小,怕是素衣和玲瓏隨便挪一挪身子,都能晃悠到這庭院的地方,奈何,江一他們卻是不行,就在眾人翻身跳上了素衣和玲瓏的脊背,素衣和玲瓏也准備挪動身子的時候,這兩人突然穩不住了身子,竟是向那水面之上跌落,江一等人嚇了一大跳,好在江一反應快,一下子跳回了原地,拉住了素衣和玲瓏的後爪,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將他們拉了回來,這才心有余悸的看著這奇怪的湖面.

"哈哈哈哈……小友若是准備投機取巧,怕是過不了這片地方的,這地方,我們也是廢了不少功夫,方年才拜托萬寶靈尊遺千年前輩幫我們建造而成,這當空便有禁空結界,想要飛過來,千難萬難,除非本身為仙……"

江一等人頗為郁悶,而江一又一次聽到了萬寶靈尊遺千年,也不知道當初他因為什麼離開了江家,如果沒有離開的話,或許……當初就不會有江海奪位的事情發生吧,或許也不會有之後的一切,或許,自己也不至于淪為鬼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