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一章 欺負小孩
g,更新快,無彈窗,!

"干什麼的?"

似乎這句話是每一個勢力的守門侍衛最常說的一句話似的,江一他們聽到這句話之後,淡笑了兩聲.

"過往修仙者,來白楊谷暫留幾天……"

"修仙者?上頭有規定,登記一下吧,另外,不要在城中鬧事,我警告你們啊,我們白家的修仙者,可都不是吃素的!"

"那自然明白."

江一只是淡淡一笑,隨便寫了個假名,就算登記完了,可當江一看到眾人登記的名字的時候,卻又有些不厚道的笑了,一看那守門的人面露嚴肅,江一強行把這笑意憋了下來,不過看起來這守門者並沒有看出什麼不妥,畢竟,江一他們的名字是橫著登記的,若是豎著……

恐怕江一他們能不能進去都難說了……

江一倒真的是胡亂寫的,他寫了個……江白……

而方宗寫了個方家,夜淚寫的王都,素衣寫的陳是,玲瓏寫的靈大,南宮無常寫了個二傻,路霓裳最後寫了個許查……

姓氏還好,可讀那名的時候,卻有點兒不對勁兒了……

連在一起就是.

白家都是大傻叉……

也不知道是夜淚他們故意的還是真的只是巧合,不過如果夜淚他們都說是巧合的話,江一還真的有點兒不相信.

不過,他們還是進來了,白家之中,倒也可以說是守衛森嚴了,畢竟他們所處的這個位置本來就是一個相對比較重要的交通樞紐的地方,為了防止有修仙者爭斗,還是有不少強大的青天府修仙者在這里駐守的,只不過,不到迫不得已的時候,他們不會出現,自然也就不會發現原來路霓裳已經來到了白楊谷白家.

原本,江一他們倒是還沒想好找一個什麼理由去白家看看,還在琢磨著要不要翻進白家探探口風,卻是看到街邊有一個約莫著十七八歲的身影正與一個小姑娘拉拉扯扯,那姑娘看上去頗不情願,奈何這十七八歲的少年卻是仗著自己有些實力,便于那小姑娘動手動腳,那小姑娘也在掙紮,也在呼喊,奈何周圍卻並沒有人願意幫忙似的.

路霓裳一時看不慣,低喝出聲.

"干嘛那?"

一邊說著,已經抬步沖到了少年的身旁,手掌化刀,劈在了少年的手臂,那少年一聲痛呼,松開了拉扯小姑娘的手掌,可當這少年正要痛呼出聲的時候,突然看到了路霓裳的模樣,原本那痛苦的表情便突然變得呆滯了起來,一副豬哥的模樣……

"敢問姑娘芳名啊……"

"啪!"

江一一巴掌拍在了這少年的腦袋上.

"你說啥?你再說一句?"

"我……"

"啪!"

"你知道我是誰麼?"

"啪!"

"我爹是……"

"啪!"

"我爹……"

"啪!"

"哥,我錯了,我錯了,別打了……"

這身影一時間慫了下來,江一撇了撇嘴.

"沒啥本事吧,還學人家泡妞?快滾!"

江一本不欲多浪費時間,卻見周圍突然有不少白家護衛軍圍了過來,江一一時間看向了拿到之前欲要調戲路霓裳的身影,這身影此刻正有嬉笑出現.

"嘿嘿……打我?給我上!宰了這些人!"

那周圍的白家護衛軍就要沖過來,江一的劍突然呼嘯而出,在空中劃過一道又一道的劍芒,刺在了江一等人面前的地面之上!

"鏘"的一聲,那劍吟聲向四方傳出,一時間,劍意縱橫.

還沒有開打,只是江一這一手,便已經嚇得那些白家護衛軍一時半會兒不敢上前了……

江一頓時知道了那之前欲要調戲路霓裳的身影不簡單了,回頭去問.

"你是誰……"

"我……我……"

"快說!"

這身影嚇得畏畏縮縮.

"我之前要說,你不讓,現在你還凶我,我告訴你,你等著,別等我家族的大隊人馬來了.你們一個都跑不了!"

"你是白家的人?"

"哼,你們怕了?"

江一等人頓時相視起來,路霓裳有些郁悶的吐了吐香舌,原本最不願意一開始遇到的,就是白家的人,偏偏這剛過來,教訓了一個小混混,竟然是白家的公子哥?

江一一時無奈,手中靈力湧動,那星芒劍一地面之上抽離,回到了江一的手中,江一直接便將那長劍架在了這看上去只有十七八歲的少年的脖頸之上,那周圍白家護衛軍頓時慌了,七嘴八舌的開口.

"你別動……把劍放下!"

"把劍放下!這里可是有很多青天府的高手的!"

"快把劍放下,要不然,把你們碎尸萬段!"

……

江一淡笑,他們倒還真不想這樣,奈何不這樣還就真的不行了,江一抿了抿唇,開口與那十七八歲的少年說道.

"你是誰……"

"我,我……我當然是白家的公子,你們快放開我!要不然我爹來了,你們都不得好死!"

"白家小公子,是你吧……"

"小公子?"這道身影那眸子之中的眼珠轱轆了一下."你們找他干嘛?!"

"你不是?"

"我當然不是,快放開我!救命啊,救命!你們愣著干什麼,快來救我啊,快去找我爹,快啊……"

江一等人一時間頗為頭痛,原本的計劃都被打亂,路霓裳一時間也是無奈了,可事到如今,好像也就只有破罐子破摔了.

"閉嘴!"夜淚抽出了無光短匕,在這十七八歲的少年雙.腿.之.間晃了一下,破帶威脅之意.

"小小年紀不學好,學人家出來調戲小姑娘?呵呵,你爹不來管管你們,我們幫他管,我告訴你,你再敢亂喊亂叫,我閹了你……"

這少年嚇得一個哆嗦,夾緊了雙腿,看夜淚的神情頓時好像是在看魔鬼……

少年面色一時間有些發白,吞了口唾沫之後雙眸之中竟然有淚光閃現……

江一狂暈.

"我怎麼感覺咱們幾個好像是在欺負小孩兒一般……"

或許,能夠在這麼多白家守衛軍的包圍之下依舊談笑風生的說笑的,也就只有江一等人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