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七章 打擾
g,更新快,無彈窗,!

這一切,江一他們並不知曉,局面依舊在僵持,原莉莉面目之上充滿掙紮,可以看得出,再這件事情發生之前,原莉莉應該也算是一個乖乖女,見事情鬧成了這樣,竟然有了些許猶豫的模樣.

江一見狀,輕輕拍了拍原莉莉的手臂,示意原莉莉不要慌張,他們來的時候已經一而再再而三得確定,原莉莉確實是並不喜歡那個白楊谷的人,所以,于公于私,他們都要幫助原莉莉,哪怕,要面對的,是原莉莉的家人……

"莉莉,你要知道,當年白楊谷白家對咱們也有恩,雖然江一說的沒錯,你現在在幽靈學院也混出來了一點兒名堂,伙伴之中甚至還有青天府的大小姐,可是,咱們原家,有恩,還是帶報恩……"

原岩突然轉了話音,從原本的嚴厲,轉為了好像想要說服原莉莉似的,這讓江一頗為無奈.

"不知原伯伯這到底是什麼意思,為何非要原莉莉嫁給白楊谷白家的人,難不成,這白家有什麼原伯伯所圖的東西?可就算有恩,那報恩就是了,甚至我可以幫原莉莉答應下來,若是以後有需要,我們必定會盡我們所能的給原家或是白家進行幫助,原伯伯無論怎麼看,好像都是在賣女兒一般,呵呵……"

江一的話,不乏有嘲諷的意思在其中,原莉莉不敢說的話,江一幫他說了出來,雖然原莉莉就是這樣想的,可在原莉莉聽到江一說這些話的時候,還是沒來由的低下了頭,方宗站在原莉莉的身側,輕輕安撫了原莉莉幾句,便見方宗抬頭.

"就是啊,你們這跟賣女兒還有什麼還有什麼分別?了不起需要幫助的時候,我們隨時趕到就是了,原伯伯……無論怎麼說,這似乎都有些不對勁兒吧……"

路霓裳也發話了,所說眾人之中誰的話最有分量,那還真要算上路霓裳,此刻,路霓裳雙目輕眯,她最討厭聽到的,就是聯姻這個事情,女孩子生再一個家族之中,雖然看似享盡榮華富貴,可一旦有什麼事情,有什麼需要聯合的地方,那聯姻就出現了……

就好像是把女孩子當做了工具一樣,隨意倒賣,所以,對于路染柒的開明,路霓裳還是頗為欣喜的,最起碼,路染柒並沒有看不起身為鬼眾的江一,也並沒有因為以後有可能會出現勢力和勢力聯合的狀況便將自己嫁給一個不想嫁的人……

可在這里,突然又聽到了這樣的事情,卻讓原莉莉炸毛了……

"不想嫁就不嫁,我看誰敢逼她……原伯伯,我尊稱你為伯伯,是因為我和原莉莉是朋友,是伙伴,卻不代表我一直會這麼尊敬你,因為我是青天府的的人,我不知道你出于什麼原因一定要把原莉莉嫁給白楊谷白家,若是我不知道就算了,可現在,我知道了,那就是不行,剛才江一也說了,就算白楊谷對你們有恩,了不起以後我們青天府幫你們還了就是了,可是,原莉莉的婚約,必須解除,現在咱們是和談,因為這件事情一開始的時候我也沒想到會牽扯到聯姻,可是,如果原伯伯真的把我們逼急了,我們也不見得就一定會選擇和談這件事情,更何況,就算我們帶走了原莉莉,你們……又能拿我們怎樣?"

路霓裳的話一句一句的扔了出來,卻讓當場的所有人都是愣住了,青天府的承諾啊,這可是多少人都夢寐以求的東西,因為自家小姐,自己家族之中能夠得到這樣一個承諾,所有人都在吞口水,真的想幫原岩答應下來,奈何,原岩卻是一言不發……

原岩始終盯著垂著頭的原莉莉,而原莉莉的內心之中,頗為掙紮,若是說起原莉莉,在眾人之中也算是頗為活潑的一個人了,平日里也是能打打鬧鬧和眾人怎麼鬧騰都行的一個人,偏偏到了這件事情的時候,卻是讓原莉莉心中無限糾結,那怕在回來之前,原莉莉都已經想好了,無論如何,態度都要堅定!

可是,真的到了自己來處理這件事情的時候,堅定,卻變成了笑話,只是原岩說了幾句話,哪怕有自己的伙伴們甚至搬出來了青天府給自己撐腰,都以就讓原莉莉有些動搖……

終于,原莉莉仿佛歇斯底里的抬起了頭,眸子之中閃動著些許晶瑩.

"我說了,我不嫁!"

別人再怎麼說,終究不能決定原莉莉的想法,此刻,原莉莉又重複了一遍,讓所有人都是又多了一絲的底氣似的,江一立在一旁,又是開口.

"原伯伯,我們反正已經說完了我們來這里的目的,原本,這樣來好像就有些不合適,本應該登門拜訪看望原伯伯才對的,可是,不巧,我的伙伴之中,有人喜歡原莉莉,原莉莉對那人也有些喜歡,卻告訴我們她有婚約在身,原本我們不欲干預,可原莉莉自己說並不喜歡白楊谷白家的那個人,那……我們就一定要干預一下了……"

江一一副笑吟吟的模樣.

"無論是為了原莉莉的幸福,還是為了我兄弟能抱得美人歸,原莉莉現在是極陰之體,而我那兄弟正好是至陽之身,兩者正好可以相互衍生,相互生存,我也可以向原伯伯保證,必然好好看著我那兄弟,若是我那兄弟對不起原莉莉,我們一定饒不了他,該說的,我們都說完了,若是原伯伯非要在意那一紙婚約,那便在意去吧,反正,我們都不在意,如果原伯伯覺得今天是一個打擾,那對不起,我們這就離開,或許等下一次回來,是登門拜訪吧,這一次不歡而散,還真是有些不好意思……"

說罷,江一招呼了眾人一聲,看樣子就好像是要離開一樣,周圍原家的人但是想攔,奈何,誰又能攔得住江一等人啊……

一時間,江一等人已經踏出門了,突然聽到有一個破綻蒼老的聲音不知從什麼地方傳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