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六章 一紙婚書
g,更新快,無彈窗,!

原本尚在喧嘩的大廳突然安靜了下來,所有人都轉頭看向了原岩所在的位置,原岩已經站起了身子,而原莉莉等人雖是坐著,可那氣勢上,似乎卻又絲毫不讓……

"那親事是你爺爺定下的,豈能是你說悔婚就悔婚?"

"爹,可這是我的事情,以前,我不能為我自己做主,因為你們都認為我可以作為拉攏白楊谷白家的聯姻工具,可是現在,我們不需要!我是幽靈學院的人,雖然現在沒有畢業,可等我畢業的時候,最起碼也能接觸到不少各方勢力的高層,我們根本不需要和白家聯姻,白家,在這里雖然強,可是,很幽靈學院比起來,是什麼樣子,爹爹你自己也是心知肚明……"

原莉莉越說越急,好像是這件事情一直都砸在心底,如今已經不吐不快了似的,那原岩冷冷一哼.

"父母之約,媒妁之言,豈是你說算就算?就算真的是想要聯姻,白家雖然沒有什麼後輩天才,可他們家族之中高手眾多,聯合起來,我們也一樣可以稱霸這片草原,你是有家族的人,記住,家族的利益重于一切……"

原莉莉一時間好像氣的都有些發抖,而當原岩說出這些話的時候,讓江一都是頗為意外,這……家族利益重于一切,說是這樣說,好多勢力也都在這麼做,可真的發生到了自己伙伴的身上的時候,江一等人還是覺得有些悲哀……

江一站了起來.

"原伯伯,這父母之約,媒妁之言雖然沒錯,可是僅憑幽靈學院,原家便可以在這一片橫行,何故非要去抱白家的大腿,再說了,原莉莉還有我們這些伙伴在,之前沒有和原伯伯介紹,我身邊的這個,名喚路霓裳,青天府路家大小姐,僅憑這一個,原伯伯覺得,還非要聯姻麼……"

周圍又一次變得落針可聞,原本所有人都是在看原莉莉突然要悔婚的事情,皆是不明所以,突然又聽到青天府的大小姐都在自己等人的身旁?一種莫名其妙的尊敬的感覺,便從他們心底油然而生,再看向路霓裳的時候,甚至都不敢直視她的眼睛……

原岩頓時反應了過來,看向江一.

"合著……這一次你們一起過來,就是要逼著莉莉退婚?"

江一搖了搖頭,沉思片刻.

"之前游曆之中,原莉莉的弓箭完全覺醒,其內玄武已經成型,原莉莉本身也成就極陰之體,非至陽至剛的仙侶而不可共存,也就是說,若是原莉莉的仙侶不是至陽至剛的存在,那誰都不能真正的接觸到原莉莉……原伯伯可否明白我的意思?不論是身份也好,修為也罷,功法也好,都決定原莉莉和原伯伯口中的白楊谷白家之人不能再有交接……"

雖然一開始的時候,江一並不打算過分插手這件事情,可一上來就說到了聯姻,狀態又越鬧越僵了,卻讓江一又不得不開口了.

原岩依舊怒氣沖沖,就好像自己受到了欺騙似的,原以為自己女兒回歸是一件高興的事情,沒想到出了這樣的幺蛾子,又怎麼能讓原岩笑得出來?周圍還有這麼多人都在看著,讓原岩一時間顏面掃地……

"那也不行!婚約已定,有婚書在手,只等莉莉從幽靈學院畢業,他們兩個,必須大婚……"

方宗一時間也是惱怒了起來,拍案而起!

"憑什麼!"

"就憑一紙婚書……"

江一他們還真的有些無奈了,真不知道原岩究竟在想些什麼,難不成,非要葬送自己女兒的一生?

就憑一紙婚書,就其余的什麼人都不再答應?

"婚書,婚書,呵呵……爹,既然你這麼在意這張婚書,那小女這就走,想要與白楊谷聯姻,那爹,你再和娘生一個女兒吧,江一,咱們走吧……"

就這樣說著,原莉莉真的是扭頭就走,顯得毫不猶豫,周圍所有人皆是愣住,可局面已經僵了下來,讓所有人都是想攔都沒辦法去攔啊,這原岩卻是開口了.

"來人!把小姐壓下去,關起來,直到她想明白為止!"

周圍的人尚有些猶豫,不過還是有人站了起來,欲要去阻止原莉莉,江一身影一動,擋在了原莉莉的身旁.

"原伯伯,你這……似乎不太合適吧……"

原岩雙眼微眯,看著江一的目光已經發生了轉變,一開始的時候,原岩對江一也是有些許敬佩,可現在,在原家之中,江一插手原家的事情,卻總讓原岩有一種頗為不爽的感覺浮現.

"江一,這是我們原家的家事,你……似乎不合適出現在這其中……"

江一點了點頭.

"確實,原家的家事我確實管不著,可原莉莉是我的伙伴,我的伙伴如果要被人抓的話,那也必須要過我這一關,哪怕原伯伯是原莉莉的父親,可在一些事情上,總會有些是非曲直,對的,我會遵從,錯的,我必然會阻止……"

原岩突然向上一竄,踩著桌面向江一的方向沖去,手掌化爪,已經抓向了江一的面頰,江一也不動彈,任憑這原岩到了自己身前的時候,一把抓住了原岩的手腕,輕輕一瞥,便將原岩撇向了一邊.

若是比弓箭,江一還真的不是這原岩的對手,若是比近戰,江一讓原岩一只手,原岩都不見得能夠討上什麼便宜……

"原家家事,你也非要管?"

"不,我不管別家家事,只是,但凡威脅到我的伙伴的事,我就一定要管……"

路霓裳,素衣,玲瓏,方宗,夜淚,南宮無常一一起身,看向了八方,雖然不曾說話,可目光之中的意思便已經表達的很簡單,誰若是非要動手,那就一定要過了他們這一關……

之前只是很輕微的一個接觸,讓原岩也是意識到了江一的強橫,真的動手,自己還真不見得討得了什麼好處,故而,這原岩手臂背向身後,做了一個什麼手勢,門口一人看到之後,悄無聲息的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