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章 你讓誰滾?!
g,更新快,無彈窗,!

"坐吧……"

"路府主……額,你真不介意我殺了周應?"

"殺了就殺了,能殺掉他是你的本事,能把這件事情瞞下來,是你的能耐,我為何要替他報仇?青天府這麼多人,多他一個不多,少他一個不少,更何況,這一次的任務本來就是一個弄不好就身死道消的結局,他們和跑出來,已經算是多活了許久了,既然在他出去的時候就做好了死掉的准備,那……死了也就死了……"

"可是他爺爺……"

"難道,他們死了家人,我就一定要報仇?我只追回屬于我青天府的抿權印,至于其余的,都不在我考慮的范圍之中,我把抿權印交給了周應的爺爺,可現在抿權印丟了,哪怕抿權印已經回到了我的手中,我一就會找他要抿權印,如果他給不出,那有什麼後果,便不是嘴上說說那麼簡單了……"

江一突然有些看不透路染柒了,他完全搞不明白路染柒在想什麼,好像就是一個假人……

說是對自己慈悲有加?

或許……也只能這樣想了吧,若不然,身居七大統禦勢利的最巔峰,就算不是暴?君,最起碼也是手腕頗狠,可在江一看來,這路染柒對自己好像忍讓頗多似的……讓自己一時間都摸不著頭腦,不明白這路染柒究竟要做什麼.

這房間的大門哐當一聲被推開,江一扭頭去看,正見路霓裳推門而入,進來的時候,尚還嘟著嘴巴,顯然頗有不情願似的.

只聽路霓裳咋咋呼呼的開口了.

"爹,你剛才為什麼把門給封了,不讓我聽就算了,我想進來都不行?!"

路霓裳正這樣說著,一邊有些憤憤的揚了揚自己的小拳頭,便是自己的怒意,卻是突然看到了江一渾身已經被鮮血染紅,頓時嚇得魂不附體,慌忙沖到江一的身旁,檢查江一的傷勢.

見江一無事,可身上依舊留有一道道細碎的傷口,路霓裳突然發飆了似的,一拍桌面!

"爹!你為什麼欺負江一!"

路染柒原本那口中的茶水尚在咽下,聽到路霓裳這麼說突然有些目瞪口呆,卻是這一個動作之下弄得那口中的茶水嗆得路染柒有些喘不過氣……

"欺負……咳咳……欺負他?!"

路霓裳一副凶巴巴的模樣,好像一定要誓不罷休似的,看的路染柒心中無限哀嚎,自己養了這麼多年一個姑娘了,長的好好的白菜吧,被豬拱了也就算了,咋滴拱了之後被豬帶走了也行,可這白菜反過來凶自己是幾個意思啊……

路染柒無限哀嚎,奈何路霓裳依舊誓不罷休的模樣盯著自己,慌忙用那在桌下的腳欲要踢江一一下,讓江一幫自己解圍,可路染柒竟是看到自己的女兒底下了頭?

一時心虛,路染柒慌忙收回了自己的腳掌,卻是聽到路霓裳開口.

"你踢我干啥?!踢我也不行!快說,憑啥子欺負江一!"

江一頓時明白了,路染柒是要提醒自己,奈何踢錯了人而路染柒完全石化了,想自己幾乎都快舉目無敵了,偏偏在自己最小的女兒這里成了敗軍之將……

江一又豈是不識大體,再怎麼說,在江一的琢磨之中,路染柒有可能也是自己未來的老丈人啊,就算不說這一層關系,剛才路染柒可是對自己頗為客氣了,自己總不能"恩將仇報"吧……

江一開始從中攪局了……

只見江一拉了拉路霓裳的衣袖.

"霓裳,沒事兒的,剛才伯父在幫我穩固修為,這不是前段時間剛剛晉升,卻趕上舟車勞頓,經脈之中多有淤堵,伯父剛才幫我震開了經脈之中的淤堵之處,這才有鮮血從體表破口而出……"

反正江一也就是胡說八道,勉強編了一個看上去還像那麼回事兒瞎話,路染柒也是慌忙點頭,仿佛在自己這個小女兒面前,慫的不能再慫了……

"對對,就是這麼回事兒,我之前不是看江一天賦異稟,根骨極佳,是萬年難得一遇的修煉奇才,自然是不能浪費了啊,然後……然後這不是我就幫他疏通一下了麼……"

"……"

江一無語,這些"誇贊"的話,聽得無論怎麼滴都有些刺耳,偏偏那路霓裳卻是聽了個津津樂道,就好像有人說江一的好,都能讓他頗為興奮似的.

路染柒算是明白了,自己養了十多年的女兒,到頭來,終究還是要跟著別人跑……

路霓裳這才輕輕一哼,拉著江一,一個勁兒的嘟囔著疼不疼……

看的路染柒心中都在滴血啊,恐怕自己斷個胳膊斷個腿啥的,這路霓裳都不會這麼關心自己的吧……

江一也知道,不能再這麼下去了,看那路染柒的目光都要殺人了,要是自己還這樣的話,那……額,恐怕路染柒真要給自己弄個什麼絆子……

"沒事,霓裳,之前伯父該說的都說了,應該也沒什麼事兒了,要不然你先回去收拾一下,我再和伯父說兩句,咱們就離開?"

或許現在只能用這個理由最合適了吧,可路霓裳卻是搖了搖頭.

寫一個舉動,看的江一和路染柒都是有些摸不著頭腦,卻是聽到路霓裳開口.

"不用收拾了,我都收拾好了,都在儲物戒指里放著那,咱們隨時都能走!"

"……"

無論江一也好,路染柒也罷,完全無語了,這路霓裳是有多離家心切啊,不知道的還以為路霓裳在青天府受到了什麼虐待似的,偏偏這路霓裳卻是青天府的小魔頭,那還敢有人虐待她啊,敢找她麻煩的人,都少之又少……

路染柒黑著臉.

"行了行了,走吧,都走吧,我沒啥可說的了,那啥,江一,記住我說的話……"

"嗯……"

"那行,記住了就快滾吧……"

路染柒有些煩躁,江一就要拉著路霓裳離開,偏偏路霓裳又不願意了……

"你讓誰滾那?我告訴你,這可是我們青天府!你讓誰滾那?!啊?!"

額,五百二十章,特麼的,我竟然依舊是單身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