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九章 老狐狸
g,更新快,無彈窗,!

"多謝."

江一拱手相謝,這路染柒則是毫不在意的擺了擺手.

"大的忙,其實我幫不上,因為……連我,都不了解鬼神塔……"

說罷,路染柒又是沉吟了一下,似乎是不想再提及這些事情,江一也只是在心中又抬高了對鬼神塔的看法,卻不多言,或許只要路染柒認為自己該知道的,就會告訴自己吧,而自己還是不要輕易地去詢問這些事情的好.

"對了……"就在江一運起靈力為自己療傷的時候,路染柒突然又開口了."那周應,是你們殺得吧……"

江一一愣,搖了搖頭,誰知道路染柒是報以什麼態度?誰知道路染柒是從什麼地方得到了這個消息還是自己的猜測,可不論怎麼說,這周應終究是青天府的人,現在青天府的府主問起來了,難不成自己還要承認就是自己殺的?

那帽子就有點兒問題了吧……

"真不是?"

"真不是……"

江一矢口否認.

"那生之力,是你們交給枯藤老人的吧……"

江一又搖了搖頭,這路染柒又說了一句.

"真不是?"

"真不是……"

路染柒雙手抱懷,靠在桌子上.

"江一,當初你知道你攀登鬼神塔失敗,昏迷之後為什麼醒來的時候是出現在蒼天府?要知道,我們青天府攀登鬼神塔失敗的人,都是在我們青天府內處理,再跑到青天府,一來路途遙遠,太不方便,二來,勢力之上有牽扯,很麻煩,可你……卻並不是在青天府,知道為什麼麼?"

突然說到這個,江一心中咯噔一下,想都不用想,恐怕是因為路染柒的緣故吧……

而路染柒,也是自顧自的為江一開口解釋了……

"因為,枯藤老人那家伙雖然古怪,可他不會輕易殺人,雖然那家伙有點小氣,可是,只要讓他看順眼的人,都少不了好處,所以,我讓人將你送到了枯藤老人那里……"路染柒頓了頓."可是,枯藤老人一般來講根本就不外出,他怎麼可能拿到生之力?而他名下的鬼眾,只有你一個,那也就是說,生之力,是你給他的……在周應消失的地點附近,有一個地方叫燕龍峽谷,燕龍峽谷的駐兵傳來消息,你們在那里出現過,追殺一個叫陳應的人,想來應該是周應想要尋求哪里的幫助,用了個假名字,誰知,被你們截了下來吧……"

江一抬頭看了路染柒一眼,此刻的路染柒好像是一個頗為嚴厲的長者,讓江一只是看看都有著望而生畏的感覺.

路染柒沒有理會江一的模樣,繼續開口.

"雖說這死亡之地里具體發生了什麼我不知道,可是,我知道那里面消失的三支隊伍中,除了知道信息的亂荒閣,就剩我們青天府周應帶隊的人馬和你們七人,而出來的,只有周應和你們七個,如果說你們沒有爭斗,我還真的不信,周應若不是迫不得已,也不會前往燕龍峽谷,也就證明後面有追兵,這追兵偏偏還沒有讓七大統禦勢利的任何一方知曉,那就只有可能是同時消失的你們七人了……"

江一越來越驚恐,根本就不知道路染柒想要怎麼樣,而路染柒好像更是說的起勁兒了似的.

"而不論周應有沒有拿到生之力,你們要殺他,就證明他一定是知道什麼事情,最有可能的,就是生之力的事情,也就意味著,生之力要麼在你們的手中,要麼在周應手中,周應死後,儲物戒指被掏空,留下的死亡痕跡是踐踏而死,殺他的,應該是素衣,你們埋葬周應的地方,有兩處有樹木花草攀升的跡象,證明生之力出現過,你們在查探你們拿到的是不是生之力,所以,就是周應帶出了生之力,你們一路追殺將其殺死,奪走了生之力,交給了枯藤老人,擺脫枯藤老人不要說出去,而你自己,現在成為了地階鬼眾……"

這一切,就好像是路染柒親自看到的一樣,讓江一有些冷汗之流,就差求饒讓路染柒不要怪罪自己了……

而偏偏的路染柒並沒有生氣似的,看上去更像是不喜不悲,突然沖著江一,伸出了手掌……

江一一愣,抬頭去看,那路染柒只說了三個字.

"抿權印……"

江一傻了吧唧的尚還琢磨著矢口否認,一邊壓制好了自己心中的那份躁動,平心靜氣的開口.

"抿權印是什麼?我不知道啊……"

"抿權印,象征著我們青天府的一部分權利,無論如何都不能落到青天府以外的人手中,哪怕是你也不行,拿出來吧,我知道在你這里."

"沒有啊……"

江一撓了撓頭,依舊在裝聾作啞,那路染柒似乎是知道江一在擔憂什麼似的,又是開口.

"抿權印放在我這里,我不會交給任何人,也不會告訴任何人我從你這里拿到了抿權印……"

江一突然一愣.

"路府主不怪罪我殺了周應?"

這路染柒突然是陰謀得逞了似的笑了起來.

"果然是你殺的……"

江一已經意識到自己說漏了嘴,想要反悔,已經來之不及,慌忙捂上了自己的嘴巴,一邊在心中無限懊悔,自己都知道這路染柒是個老狐狸,偏偏自己小心翼翼了這麼久,到了最後了卻說漏了嘴……

路染柒更是理直氣壯了似的.

"把抿權印還給我……"

江一不得不老老實實的取出了抿權印,反正路染柒什麼都知道了,那自己干脆也就什麼都不怕了,了不起一死唄,反正自己今天已經沖撞這路染柒這麼久了,再多沖撞一點點,似乎也沒啥了吧……

想到這里,江一沒來由的挺直了腰板,頗有一種你愛咋地咋地的心理由心而生……

路染柒收了抿權印,自顧自的坐回了自己的位子,斟起了茶水,示意江一坐下,就仿佛他們之前什麼都沒說,路染柒什麼都不知道,而江一殺的,也不是他們青天府的人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