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章 世間最悲涼
g,更新快,無彈窗,!

"閣主,沒必要吧,這……玩真的啊……"

"我說了,查,查到的,殺……"

頓時便有人撲通一下的跪了下來,誰都不明白陳歸煌怎麼會因為這麼一件看起來並不是特別大的事兒讓他們所有人都送命吧,可也只有陳歸煌自己清楚如果真的把這件事情弄大的嚴重性.

雖然現在終究是沒有爆發,可那種憋屈的憤怒,依舊讓陳輝煌心中一陣不舒服.

陳歸煌根本就沒有理會那些跪倒在地的身影如何哭訴,轉頭離去,在陳歸煌離開不久之後,那亂荒閣的人手起刀落,將這跪倒在地的身影殺的一個不留……

黎落走了,這里荒廢了下來,留下的,只剩了一地的尸體,還有那飄散在空中的血腥之氣……

而江一他們,已經在馬棚之中找到了四匹好馬,搭上了一個並不算小的車駕,將黎落扶上馬車之後,江一等人並沒有直接脫離亂荒閣,而是直接折向,反倒是向亂荒閣的深處走去.

所有人都知道要做什麼.

在一片富麗堂皇的房區之前,江一稍加詢問,便打聽到了秋葉原本的居所,一行八人一起前往.

秋葉的居所並不在核心,雖然靠邊,卻也顯得有些難得的靜怡.

江一他們輕輕扣門,開門的是一個看上去略顯老態的婦人.

"你們找誰?"

"大娘,您是秋葉的母親麼?"

這婦人點了點頭.

"是,你們……"

"我們……"江一突然沉默了,看了一下周圍的伙伴們,一時間,所有人都不知道怎麼說,這婦人突然有種不太對勁兒的感覺,大開了院門,與江一等人開口.

"你們……是葉兒的朋友吧,來,請進,請進……"

這婦人雖然並未顯出太多的蒼老,可江一他們都能感覺得到這婦人並沒有什麼修為,最多百年,恐怕便要辭世而去,偏偏就是只有這百年的時間,都要經曆白發人送黑發人的悲涼……

江一攙扶著自己的母親進入了庭院,這秋葉的母親也是翻身將這院落的大門關上.

江一等人並沒有落座,有些事情,該說出來的終究要說出來故而,江一開口了……

"大娘,我們這一次,是專程帶秋葉回來的……"

這婦人愣了一下,已經感覺到了不妙,心中一突,那略帶混濁的眸子之中已經開始有些晶瑩出現,她還是不願意相信,那顫抖的聲音依舊是詢問了出來.

"他……他在哪?怎麼不出來見我,嗯,對了,葉兒最喜歡吃我做的飯菜,你們等我一下,我這就去准備,你們把葉兒叫出來吧,等會留下來,我……我……"

這婦人越發顫抖,她知道,秋葉是去參加一場很殘酷的爭斗了,不生則死,他當初留過秋葉,可秋葉還是去了,這麼長時間,秋葉的母親日日擔心,好不容易有了秋葉的消息,卻更像是傳來了一個噩耗,而這個噩耗,讓秋葉的母親是無論如何也承受不了……

可她依舊在盼望著,盼望著自己的兒子憑空出現給她一個驚喜,她已經想好了,她一定不會責罵他,可是,他還是沒有出來……

江一抿了抿唇.

"大娘,對不起,我們去的時候,秋葉他……已經快死了,最後我們也就只帶回了他的尸體……"

江一一邊說著,一邊從儲物戒指之中弄出了冰封秋葉尸身的冰棺,那里面的身影依舊平平整整,死的時候雖然很痛苦,卻又因為終于不再承受痛苦了,面孔之上在最後的時候出現了一絲安詳……

秋葉的母親仿佛一瞬間就感覺天都塌下來了一樣.

世間最痛,莫過于白發人送黑發人……

這秋葉的母親趴在冰棺之上,想要最後再觸摸一下秋葉的臉,卻都做不到了……

一時間,周圍變得悲涼了起來,秋葉的母親哭了良久,江一終究是長長的出了一口氣,將那匍匐在地的秋葉的母親拉了起來.

"大娘,秋葉最後拜托我,帶你離開亂荒閣,他說有他在的時候,亂荒閣沒人敢欺負你,可他走了,他最不放心的就是你,咱們……先離開吧,我們和亂荒閣多少有些仇怨,一時半會兒沒事兒,我怕時間長了,帶不走您……"

這秋葉的母親依舊一臉的悲戚,好像已經有些失神,而江一他們歎了口氣,拉開了大門,在黎落上了馬車之後,幾個人一起,將秋葉的母親也是攙扶而上,帶走了秋葉的尸身,眾人這才一同離去……

江一等人的離開,一直都被陳歸煌看在眼中,陳歸煌一直都是面露寒霜之態.

這一次,他們做了很多的准備,最後還是失敗了,雖然明面上枯藤老人說是他搶走了在周應手中的生之力,可這陳歸煌又怎麼可能不懷疑江一?

枯藤老人久不出世,突然宣布了一件事情就是關于生之力的,又怎麼可能不讓陳歸煌懷疑?而枯藤老人是鬼神塔的人,江一雖然是鬼眾,卻也是鬼神塔的人,這其中有沒有聯系,陳歸煌就不太確定了……

而江一畢竟是帶回了這秋葉的尸身,最後攻擊的人看上去確實也是青天府的抿權印,也正是因為這個,陳歸煌最後選擇了稍稍信任江一,畢竟應該是在死亡之地中,他們亂荒閣和江一等人是一頭的?

可江一他們本身卻又隸屬于青天府,這讓陳歸煌很是無奈,因為到現在為止,他根本就分不清江一他們和青天府以及亂荒閣之間到底有著一種什麼樣的聯系.

秋葉的母親被帶走了,或許也好吧,畢竟秋葉雖然失敗了,卻也有功與亂荒閣,不管怎麼說也是因為亂荒閣而隕落,秋葉的母親留在亂荒閣的話,終究會有些差錯,被江一他們接走了也好,最起碼,不用再操心這邊的事情了,最起碼不會落下個功臣的家眷被人欺凌卻無人照應的罵名,陳歸煌倒是想照應,奈何畢竟亂荒閣這麼大,一個一個的,哪有那麼簡單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