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八章 江一的憤怒(五更)
g,更新快,無彈窗,!

江一眉頭略皺,有些不明其意,怎麼自己母親住的地方,還有兵丁出入?這算是怎麼回事兒?

那原本為江一等人帶路的小丫鬟突然面色一變,在江一等人面前,這普通人終究是做不到喜怒隱于顏面之下.

江一見這小丫鬟似乎想要抬步走過去,面色之上竟然有了些許焦急,江一頓時伸手將其攔下.

"你干嘛?"

這小丫鬟趕忙欠下身子,竟是加大了些許聲音.

"公子,前面就到了,我們自然要趕快過去才是啊……"

江一何許人?又怎麼能看不出這小丫鬟心中在琢磨什麼事情?恐怕自己的母親,並不是向他們所說的那樣在這里安安靜靜的生活吧,這小丫鬟加大聲音,似乎是想要提醒進入了江一母親庭院的那個亂荒閣的人,可是那個人好像並沒有聽到這小丫鬟的有意提醒.

"急什麼,我倒要看看,這突然進入我娘院子的人,要干什麼……"

江一的目光越來越危險,看的這小丫鬟一時間都是心中有些發寒,想要說些什麼,卻又有點不敢,只能垂著腦袋一言不發,生怕一言不合之下得罪了這面前的人,把自己陷入一種做替罪羔羊的局面.

江一他們就隱在了不遠處的道路旁邊,目光皆是緊緊的盯著江一母親所在的庭院……

以江一等人的能力,想要偷聽,並不太難,只聽那亂荒閣的修仙者正有些聲色俱厲.

"怎麼這麼慢?這些衣服不洗出來,我們怎麼換?!哼,我告訴你,別指望有人來救你,江家,已經沒了,江家的人,都死了……你,想活著,就做好奴隸的本分!"

江一聽得怒火中燒,抬步便向那院落的方向走去,方宗等人一見此模樣,紛紛跟上,他們的手掌,已經觸到了自己的兵器,只要動手的時候,隨時可以將這個亂荒閣的人碎尸萬段……

"哐當!"

那本就不結實的院門被江一一腳踹開,那木門的碎片砸在了那亂荒閣修仙者的背上,這人一個結貼,憤然轉身,怒聲喝道!

"誰?!媽的,想死不成?!"

轉過身的時候,江一等人皆是陰沉著臉,而那個緊隨而入的小丫鬟,正一個勁兒的給這亂荒閣的修仙者使眼色,奈何這亂荒閣的修仙者一見江一等人並非他們亂荒閣所屬,那還管的了這些人來自什麼地方?這里可是亂荒閣啊,在亂荒閣之中,難道他們隸屬于亂荒閣的人還能被欺負不成?!

"哪來的不要命的東西?敢動爺爺?嫌死的晚不成?!"

在這亂荒閣的修仙者的認知之中,這里是亂荒閣的奴隸區,平日里連一個修為高一點的修仙者都不來的地方,能來這里的人,又會是什麼人?他可不怕得罪誰,畢竟在這一片,他也能算是說一不二的存在.

可黎落的目光呆滯了,定定的看著江一沖進來的身影,一時間淚眼婆娑……

那亂荒閣的修仙者一直都在怒罵,就要准備動手的時候,突然看到江一朝著黎落的方向跪下.

"娘……您,受苦了,孩兒來晚了……"

男子漢大丈夫,跪天跪地跪父母,江一這一跪,又包含有多少的心酸啊……

那亂荒閣的修仙者一愣,頓時驚呼出聲.

"江……江一?!"

可隨即,這種驚愕卻又轉化為了釋然,江一的母親都在這里,那江一又如何?江家都沒了,說的不好聽一點,江一無非是一條喪家之犬……

"宰了他!"

夜淚突然出聲了,就在黎落一步一步走向江一的時候,這夜淚也突然動手了,雖是叫上了其余幾個人,卻是在其余幾人都還沒有行動的時候,便已經把自己的尖刀,刺入了那亂荒閣修仙者的喉嚨……

而那時,也正是在那亂荒閣的修仙者正要嘲弄江一他們幾句的時候,他突然感覺自己的脖頸一痛,便感覺到了那一抹殷紅噴射而出,接著,他的意識,便變得開始有些模糊.

這身影在黎落走到了江一的面前的時候頹然倒下,雙目瞪的滾圓,卻對這個世界再也看不清……

隨著夜淚的動手,周圍的人修仙者感受到了靈力的劇烈波動,慌忙向這里歸攏的時候,這亂荒閣之人的尸身,已經被方宗幾人折騰的不成人形.

此刻,江一已經站了起來,扶著自己的母親坐到了一旁,看了看周圍那簡陋的環境,那木盆之中尚有半盆修仙者的衣裳,一時間更是怒氣上湧!

江一驟然回身,星芒劍在江一怒氣上湧的同時,呼嘯而出,憑空而現的立在了江一身側的半空之中!

原本那個跟著江一等人一同過來的小丫鬟慌忙往回跑,一來生怕這里的事情牽連到他,二來害怕江一他們將事情弄得越來越大了隨後不好收場的時候這陳歸煌依舊會怪罪與她,故而,她回身去找幫手了……

而江一他們七人分散而立,雖然他們七人的實力並不高,奈何在這個地方,他們去完全可以虐殺這里的任何人……

江一眯上了雙眸,見自己兄弟們都已經放開了氣勢,硬是震的這亂荒閣的人不敢吭聲,江一突然踢了一腳那尚放在盆中的衣裳.

"都有誰的,自己滾出來……"

江一並沒有說出什麼威脅的話,卻只是自身的氣勢,便硬生生的讓周圍的人一陣戰栗,奈何這里終究是亂荒閣,終究是亂荒閣的主場,面對江一的怒意,終究還是有人壯了壯膽子向這前方走去……

"不論是誰,也不能在我們亂荒閣撒野,殺我們亂荒閣的人,不論是誰,都要死……"

江一突然一甩手,那一抹寒鋒從半空之中掠過,徑直的刺入了那說話之人的喉嚨.

江一伸手一攝,那尖牙短匕回到了他的手中,尖牙短匕的牙尖之上,尚有些許鮮血滴落,卻被江一輕輕甩了甩,然後毫無顧忌的抬頭.

"我……江一!就是殺了你們亂荒閣的人,你們,又能奈我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