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七章 又見黎落(四更)
g,更新快,無彈窗,!

"什麼事?"

"讓我將他的尸體帶回來……"

陳輝煌雙目一眯.

"那他的尸體那……"

江一反手一揮,那冰棺從他的儲物戒指之中飛了出來,秋葉的尸身依舊被保存的很完整,這陳歸煌頓時隔著冰棺去看,看到那陳歸煌身上的被攻擊的地方,眸子之中露出了一絲危險的光芒.

"青天府,抿權印……"

江一他們默不作聲,反正抿權印是萬萬不能暴露出來的,要不然的話,萬一被這陳歸煌一口咬定這秋葉是他們殺死的,那就麻煩大了……

"這我就不知道了,只是秋葉拜托我,把他的尸身帶回來,把他的母親帶走,所以,陳閣主,今天,我要帶走的,是兩個人……"

"他的母親……"

"對,秋葉兄說,他得罪的人太多了,為了母親不被牽連,他只能讓他的母親離開這里,還希望陳閣主放行……"

"帶他們離開這里,去哪?"

"去一處養老之地,至于是那,陳閣主……這我就不方便說了,只不過,到時候秋葉兄的母親並不會寂寞,還會絕對的安全,也一定有人幫她養老送終……"

"好,既然是勇士的遺願……自當應下……"

"那陳閣主該問的問完了,可否帶我去見我的母親?"

"不急……青天府的人難道自始至終都沒有發現你們?畢竟你們也有七個人,目標雖然小,可青天府周應可是個很精明的家伙,不會縱容有人目睹那里的一切吧……"

"里面很大,我們進去的地方在邊緣,而生之力出世的地方,在一個叫核心神殿的地方,他們進去了,我們進不去,他們出來的時候,亂荒閣只剩下了秋葉兄一人,青天府只剩下了兩個,秋葉兄拼死了一個,周應跑了,而我們,原本確實准備坐收漁翁之利,不過我們自認為還頂不過那大印,所以,自始至終,我們都在藏匿的狀態之中,直到周應離開……"

"可是,你們在出來的時候,在死亡之地里說的那個地方,七大統禦勢力的人都去了,並沒有發現什麼生之力現世的地方……"

"因為,那個地方本就是自成一片空間,這一點,想必陳閣主應該清楚吧,畢竟,亂荒閣是知道里面消息最多的人了……"

陳歸煌搖了搖頭.

"我若是完全知道,絕不會只派一個秋葉,或許是秋葉在內部弄到了什麼訊息而已,至于你們說的,呵呵……如何證明?畢竟現在還活著的,就只剩下了你們七個,你們怎麼說,都沒有人會去反駁……"

江一點了點頭.

"確實如此,可我都是實話實說,至于陳閣主若是非要讓我找一個證明的話,我還真的找不來……"

陳歸煌定定的看著江一的雙眸,淡淡一哼.

"行,我信你,可是,江一……如果某一天讓我發現你說的是假的,那就算追到仙界,我也一定讓你嘗盡噬魂灼心之苦……"

江一淡淡勾笑.

"不會有那麼一天的……"

江一心中已經在沉吟,確實不會有那麼一天,正如他所說,知道真相的只有他們幾個,至于精靈族和矮人族?他們出不出世且不說,就算出來了或是被人發現了,也必然是向這江一他們的,江一又有什麼好怕的?

再說了,現在是因為亂荒閣牽制著自己的母親,等自己將自己的母親接走了,以後再見面,便是生死仇人,現在打不過陳歸煌又如何?又不代表永遠都打不過,等到能夠報仇的時候,江一絕對不會有絲毫的猶豫回來滅殺陳歸煌……

所以,不會有那麼一天的……

陳歸煌揮了揮手,旁邊的侍女便恭恭敬敬的欠了欠身,方才柔聲細語的與江一開口.

"幾位這邊請……"

江一知道,這是要帶自己等人去見自己的母親了……

江一回身與陳歸煌拱了拱手,收起了秋葉的尸身.

"陳閣主,告辭,至于秋葉的尸身,我們待會兒會交給秋葉的母親自己處置……"

陳歸煌點了點頭,好像根本就不在意這些事情,幅度非常小的點了點頭,便示意江一等人出去……

江一等人離開了,而陳歸煌也陷入了沉思,看著江一等人離開的身影,雙眸眯起.

"江一,江一……"

重複了兩遍,這陳歸煌突然從原地消失不見.

誰也不知道他此刻在想什麼,他雖然驚歎于江一成長速度之快,卻又根本就不擔心江一能夠成長起來,說句不好聽的,一個鬼眾而已,說不定哪天惹得鬼神塔的人不高興了,便也只有頃刻之間身死的結局,就不說這個,只說成仙的禁錮,江一不得成仙這一點,就能讓江一只得永遠的在這陳歸煌的俯視之下生活……

這侍女帶著江一等人七繞八繞的到了一片低矮的平房區域,這里面的很多人皆是身著帶著布丁的布衣,被這青天府的人驅使,江一一時間怒氣湧現.

"這是什麼意思?我娘住在仆人區,給你們亂荒閣當仆人?!"

"不不不……"這侍女可不是陳歸煌,他可不敢在江一面前放肆,萬一江一一個惱怒之下把她殺了,或許那陳歸煌根本連追究都不會追究一下,這侍女接著出聲了……"我們可沒有虧待夫人,只不過夫人自己要住在這里,我們……我們也沒有辦法……"

江一等人皆是皺了皺眉頭,冷冷一哼之間,不在多言,繼續走在這有些泥濘的土地上,深一腳淺一腳的去找江一的母親……

"就在前面了……"

那侍女向前方指了指,只見那不遠處,有一個好像是被獨立出來的茅草屋,屋子外面,有一個並不大的,用竹竿支起來的圍欄,那圍欄里面,有一個美婦正在搭晾衣裳,江一的淚水差一點就要奪眶而出.

這麼久了,娘……我來接你回家了……

江一正欲飛奔而至,突然看到一個身著戰甲的身影走進了黎落所在的院落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