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六章 陳歸煌(三更)
g,更新快,無彈窗,!

"如此,便多謝前輩!"

"嗯……行走在外,若有不便,可以來找我,老頭子我別的能耐倒是沒什麼,可這背鍋還是可以的……"

江一笑了笑.

"既如此,再謝過前輩了,我們也就先離開了,若是再找到其余的力量,再來叨擾前輩……"

"嗯,去吧……"

江一反身離開了,彙合了門外的伙伴,便開始向亂荒閣的方向敢去,也就在這一天的時間里,突然有一個消息傳遍了整個鬼神大陸!

鬼神塔的十三護法枯藤老人將生之力帶回了鬼神塔……

江一也是這才知道了那老者的封號,聽到這個封號的時候,也是不寒而栗,這樣強悍的人,在鬼神塔中,也就只當上了一個護法?還是第十三護法?那前面的人,要有多強啊……

枯藤老人的傳說,更多的還是要追溯在三千多年前,那時候得枯藤老人已經成仙,打遍天下無敵手,後來突然失蹤了,不曾想原來是加入了鬼神塔之中,若不是生之力的原因,恐怕這枯藤老人依舊會隱忍不出吧……

也正是這個消息,讓七大統禦勢利的人一時間亂了套了,尚還不知到底咋回事兒的時候,這枯藤老人突然放話了……

"青天府,誰人不服,大可來鬼神塔找我,老頭子我奉陪到底!"

枯藤老人並沒有解釋太多,偏偏就是這樣,才讓所有人都選擇相信了……

若是解釋的多了,這大陸之上的人尚還會懷疑,可就這樣,老子就這麼強硬,老子就是不屑于解釋這樣的風格,卻讓所有勢力的人,都閉上了嘴巴……

七大統禦勢利無功而返,各自回自己的駐地去了,唯獨亂荒閣的人全部消失,青天府的人至今只發現了一個周應,還是尸體……

或許唯有江一他們知道真正的情況吧,繞是生之力已經擺明了在鬼神塔了,江一他們也依舊是被搜尋的對象,只是這一次,搜尋的人只剩下了亂荒閣和青天府……

他們想要知道那里面到底發生了什麼,生之力到底是誰帶了出來,他們兩方勢力的人,到底又去了哪里……

……

亂荒閣……

馬不停蹄的奔波,讓江一他們在十天之內轉向進入了亂荒閣境地之中,又花費了七八天的時間,才到了亂荒閣的核心城池.

江一他們步入其中的時候,便已經有人發現了他們,畢竟現在亂荒閣滿世界的在找江一等人,讓江一等人的面孔也是被亂荒閣核心城池這些守衛們熟知,在江一等人剛剛入城,便有人引領江一等人前往亂荒閣的一處閣主行宮……

江一他們到的時候,里面已經有一個看上去正值壯年的男子自斟自飲的在大殿之中喝著茶水,見江一等人的到來,也不起身,也不抬頭,只是淡淡的開口.

"坐……"

江一等人倒也不多說話,分席坐下之後,便有身後侍女給他們倒上了茶水.

江一抬頭去看,那居于高位的男子發色蒼灰,其中夾雜著不少的白發,那眼角的地方,有一個淡淡的疤,顯然是曾經傷過以後留下,這男子面孔棱角分明,好像有一種剛強,又有一種說不上來的韌性在面孔之上浮現,那眸子深處,卻是偏偏有些不合時宜的是不是閃過一絲屬于陰謀家的陰狠……

"江一?"

"是,陳閣主……"

這男子,正是亂荒閣閣主陳歸煌……

"先說說你的事吧,你不會平白無故來我這里的,說完你的事,我在問問我想要知道的事,如果差不多的話,我就答應你想要達到的目的……"

江一袖筒之中的拳頭微微握緊,有些不甘,可現在終究是寄人籬下,再加上自己既然來了,就已經做好了被詢問的准備,江一的面孔之上便多了一絲淡笑……

"呵……陳閣主又怎麼可能不知道我的目的,何必再問那,我來,就是要帶走我的母親,當初,我們做好的約定,我幫你們肅清西北雪域,然後故意攀登鬼神塔失敗便將我母親歸還,之前淪為鬼眾之後,又不巧攪入了死亡之地,這終于有了時間來帶走我母親,陳閣主這是什麼意思……"

陳歸煌抿了口茶水.

"好了,你的目的既然說完了,那就該我問了……"

陳歸煌好像有一種與生俱來的霸道,根本就不在意江一如何去說,甚至根本就不在意江一在心中怎麼評價自己……

"第一件事,你……不,是你們……你們到底有沒有進入生之力出世的地方……"

"進去了……"

江一眯上了雙眸,已經全神貫注了起來,對面可是個老狐狸,可容不得江一耍什麼小心機,當然,只要組織好語言,江一一樣相信這老狐狸根本看不出什麼破綻,畢竟,他可沒有進入過生之力出世的地方,進去的人,是自己……

"那,我們的人,有沒有進去……"

"也進去了……"

"我們的人,進去了多少人,現在在哪里?"

"進去了大概百十個,全死了……"

"那你們為何只進去了七個,卻一個都沒死?"

這陳歸煌步步緊逼,根本就不打算給江一過多的考慮時間,好在江一原本就想好了怎麼回複,呵呵一笑之間,開口與江一說道……

"因為我們沒有爭奪生之力,陳閣主想必很清楚,進入的,是三支隊伍,而我們最弱,我們進去,也確實是意外,可進去之後,亂荒閣和青天府打的熱火朝天,我們怎麼可能插得上手?可我們想出來,卻出不來,直到最後生之力出世了,周應帶著青天府的人帶走了生之力,亂荒閣的人帶人去追,卻被周應取出來了一個大印一樣的法器,震死了亂荒閣的人,自始至終,我們只是觀戰者,若不是我們藏的好,或許我們一樣會死,那亂荒閣的領頭人,也就是秋葉大哥,在快要身死的時候,護住了我們藏身的空缺之地,只為求我們一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