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五章 地階鬼眾
g,更新快,無彈窗,!

"有沒有什麼那兩個人是誰的消息?"

"這個……倒是不太清楚."這兩人沉默了一下."好像有一個叫九什麼老人,有一個叫血什麼來著……"

江一的腦海中,突然浮現出了兩個人物,不由得脫口而出.

"九溪老人,血墨?"

"對對對,就是這兩個,就是這兩個……"

江一沉默了,九溪老人沒有回九溪小徑,怎麼跑到這個地方算怎麼回事兒?而且正好他們基本上都完美的計劃了,在這里出現了紕漏?

那兩個人最終在江一的道謝之下離開了,等江一回頭的時候,他的伙伴們此刻都沉下了面孔,皆是知道,這件事情,不再簡單了……

"看來,不能再游山玩水了,要趕緊趕往青天府了,如果他們確定是我們帶走了生之力的話,要麼會去鬼神塔找咱們,要麼會去幽靈學院找咱們,咱們去蒼天府的話,一時半會兒還算安全,等出來之後,擺脫所有嫌疑,咱們直接去亂荒閣,不要沾染一點兒關于生之力的事情,但凡有,閉口不提!"

幾人紛紛點頭,皆是明白事情的重要性,江一拳頭緊握,沉吟了一聲.

"至于抿權印……"頓了頓."算了,先拿著,等到迫不得已的時候,再想辦法……"

江一他們原本還琢磨著釣個魚什麼的,卻是在這片刻之間沒有了這樣的雅興,紛紛起身繼續向東方沖去.

……

蒼天府……

進入蒼天府境地之中,江一他們已經改了容貌,好在這一路上他們並沒有什麼堵截,可只是一路之上打探的消息之中,江一他們打聽到了七大統禦勢利都已經派人向鬼神塔附近的幾個出入口靠近,各大幽靈學院,也都被這七大統禦勢利的人給包圍了起來.

偏偏鬼神塔和幽靈學院的人好像根本就不在意這個事情一樣,任由這七大統禦勢利的人合圍而根本就沒有一絲半點要有所行動的跡象.

青天府的人已經派人帶回了周應的尸身,周應的爺爺怒極,下了無數懸賞令,哪怕只是提供消息,都能得到無數的好處,這讓江一他們都有些心中發虛,都有點兒不敢回青天府了.

不過,所有的消息之中,否則沒有提到查到了江一他們與周應有牽扯的消息,這也讓江一他們松了口氣……

不過這件事情終究是江一他們做的,讓江一他們在沒有將生之力交出去之前,日日都是提心吊膽.

終于,當初江一昏迷之後被弄過來的茅草屋出現在了江一的視線之中,江一仿佛突然松了口氣,看周圍並沒有什麼人影,便和眾人一起向那茅草屋的方向走去……

在到了那茅草屋門前的時候,里面突然傳來了一句話.

"鬼眾入,其余人,不得靠前……"

江一自是知道那里面的人的實力的,于眾人招呼了一聲,讓眾人在外面等候自己,他便獨身一人進入了這茅草屋之中……

剛一入門,撲鼻而來的便有一股黴潮的味道,好像很久都沒有人來過這里了一樣……

江一左右去看,四下無人,再轉頭的時候,那對面草席上,已經多出了一道身影.

江一還未出聲,那聲音便先開口了.

"回來做什麼?"

"當初接了任務,尋找八大力量,現在帶回了生之力,自然是要交給鬼神塔……"

這道身影原本雙目半眯,聽到江一的話突然將那雙眸瞪的滾圓.

"你說什麼?再說一遍……"

"我說,我帶回了生之力……"說著,江一將這生之力從儲物戒指之中取出,繞是有玉盒阻止,依舊能夠感受到其中的勃勃生機,"雖然千年之內,這生之力沒辦法再複活任何人了,不過,這卻是實實在在的生之力……"

那鬼神塔的老人似乎根本就沒有在意江一後面的話,似乎根本就不在意這生之力的功用似的,將這生之力從江一的手中攝走,打開確認了一下,便收入了自己的儲物戒指之中……

"真的是生之力……很好,很好,哈哈哈哈……"

這老者仿佛癲狂了一樣.

"我鬼神塔賞罰分明,既然你拿到了生之力交了過來,我們自然也不會賞罰不分,你過來……"

這老者沖著江一招了招手,江一抬步上前,就在靠近了這老者約莫著只有半米的時候,江一只覺自己腦海之中一片刺痛,好像原本懸掛在自己腦海之中的那團雷電都開始炸裂了似的,只不過,好像這炸裂的雷電,都在那老者的掌控當中……

等痛苦的感覺過去,江一又一次感知自己的神識海的時候,原本那黑色的雷霆已經變成了藍色……

雖然依舊是那麼大的一團,可在江一的感覺之中,這雷電好像已經弱了很多.

而自己的人階鬼眾的腰牌也是從自己的懷中飛出,到了那看著的手中,被這老者一捏,化為了粉末,一個銀制的腰牌,便重新被交到了江一的手中……

"這腰牌,便是地階鬼眾的身份象征了,若有困難,可以調動人階鬼眾幫你們行動……"

"我知道了,不過,還有一件事情想要求一下前輩……"

"你說."

這老者看起來好像是心情大好,與江一說話的時候少了一絲居高臨下的威嚴.

"因為這生之力,我們算計了青天府的一個隊伍,所以……還請前輩幫我們保密,因為眾所周知的有可能得到生之力的隊伍有三支,一支就是我們,而我們……雖然是掛著幽靈學院的名號,可如果前輩把生之力暴露了,他們依舊會想到我們,到時候,我們恐怕就真的沒命去找下一種力量了……"

江一說到最後,也是加了一個誘導,畢竟,明面上來看,江一他們能夠找到一種力量,也就能找到第二種,不是麼?

那老者點了點頭.

"嗯,知道了,最近外面的傳聞,我也聽了一些,隨後我就發出信息,說那青天府的人是我殺的,看那青天府,又能怎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