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四章 形勢有變(一更)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條,如果你們出去了,有可能你們在游曆的過程當中會進入仙界之中,要記得,保護好你們的身份,但要記住,你們是鬼神大陸的人……"

"這個我知道."

路霓裳隨即應下聲,卻是聽到路染柒隨即反斥!

"不,你不知道!我的意思是,你們可以在鬼神大陸殺鬼神大陸內的人,也可以在仙界殺鬼神大陸的人,可是,如果有其余的人殺鬼神大陸的人,只要可以,便毫無保留的去幫助!就像是你們幽靈學院的老生雖然欺負新生,卻是在有外人的情況下毫無保留的去幫助新生一樣……"

"這……"

"沒什麼為難的,你們都還不知道當年的曆史,若是知道的話,你們便一定會如此做……"

"只是聽說兩方打的很厲害,爹爹,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

"如果你們有證道成仙的時候,自然會有人告訴你們,如果你們沒有到那個地步,告訴你們的多了,若是一不小心說漏了嘴,只會受到一些人的刺殺……"

"好吧……"路霓裳不再問了,她知道,該說的,自己的父親自然而然的回告訴自己,不該說的,自己就算去問,自己的父親也依舊是閉口不言的.

不過這些事情也並不能影響到路霓裳此刻的心情,路染柒同意自己出去了,雖然不是現在,可只要等江一他們回來,她就可以跟著江一等人一同離開,不由得,路霓裳就開始期盼江一他們快點兒回來了,雖然她也知道江一他們現在一定是有事情要去做的.

……

青天府的邊陲,再往東去看的時候,已經是一片一望無際的無人地帶,穿過了這里,就徹底要出青天府的領土了,此刻,這湖泊的旁邊只有江一一人,身著青衣頭戴斗笠,似乎是在等待什麼人.

不多時,有六道有說有笑的身影從不遠處的一個小城之中走了出來,徑直到了江一的身旁.

"好了,任務交了,傭兵團等級直接提升,不過好像也沒啥用,那個獎勵的軟甲說是要好久才能調到這里,我們就沒有再等了,換了一個同等質量的軟甲給了原莉莉護身,不過這一次並沒有再接任務了."

江一點了點頭.

"事情都已經很多了,以後有時間再說唄,很快就要穿越一片無人域了,當初我和黑豹皓月回來的時候,就這里就走了兩天多,還是准備點吃的喝的吧,這路上真的是連個獵物都沒有,雖然不至于餓死,可饞了的話,可真的什麼都沒得吃……"

說著說著,江一已經甩杆拉上來了一條三四斤左右的鯉魚,方宗順手接過,便開始清理魚鱗.

原本一切好像頗為安靜,突然有一支不知名的隊伍從原莉莉等人之前走出來的那做小城池里走了出來.

這幾道身影一邊行走,一邊互有言語.

"聽說那生之力已經出世了,而且是被當初消失的三支隊伍的其中一支帶走了,亂荒閣的人至今沒有出現,傳聞中幽靈學院有一只隊伍在半途就出來了,原本確定他們是沒有生之力的,可現在,所有勢力都認為這支隊伍有生之力的可能在六成以上,不過,聽說這支隊伍整體實力很弱,真是想不明白,怎麼有七大統禦勢利爭奪,那幽靈學院的人怎麼還能搶的到……"

"誰說不是那,不過聽說青天府這一次領頭人的尸體也出現了,不過卻並不是在死亡之地里,而是在外面的一個樹林之中,好像是被什麼東西給踩死了,臨死之前,儲物戒指里的東西被全部拿走了,也有人說生之力原本在那個叫周應的人手中,可後來被人奪走了……"

"唉,這一次生之力出世,可真是天下都動蕩了起來,恐怕很快就是一場血雨腥風吧,也不知道那幽靈學院的小隊去了什麼地方,如果發現他們的話,報給七大統禦勢利的人,可是有不少賞錢的那……"

江一等人越聽越驚,卻又不做生長,一時間依舊是裝模作樣的料理著手中的魚肉,江一將魚竿遞給了身旁的南宮無常,便起身走向哪兩道說話的身影的方向.

"兩位小哥,不知道之前你們所說的事情……"

一邊說著,錢袋便已經被江一遞了上去,有錢能使鬼推磨,總不能以前被人砸過臉一次,就不用這最簡單實用的方法了吧……

這兩人一見那裝滿的錢袋,一時間欣喜起來.

"嘿嘿嘿,好說好說,就是生之力出世了,完全被確定了下來,大多勢力無功而返,正在追查那三支曾經在死亡之地消失的隊伍……"

"哦?原來如此,那……不知道小哥是怎麼知道的這個消息?"

頓時便有一人神秘兮兮的開口.

"不瞞兄弟,這城中有一個倒賣信息的中轉站,青天府的人正在找那個什麼周應的尸體,消息好像還沒有傳回青天府,不過那黃天府啊,蒼天府什麼的信鷹被這城中修仙者打了下來,才有了這個消息,現在城中的人雖然沒明面上說,可是差不多都知道了這個消息吧……"

江一心中有些不自在了,當初他們把周應的尸體藏的那麼隱蔽了,可為什麼聽這個人說,那周應的尸體依舊是被發現了?幾乎是不由自主一般,江一便詢問出聲了.

"這周應的尸體,不知道兩位小哥有沒有什麼消息?他們是怎麼找到的?"

"有是有,不過我們當時也沒怎麼認真聽,好像是那個勢力的人在青天府東南方向的一片樹林之中休息,發現了兩個人行蹤可疑,原以為是燕龍峽谷對面的那些人,可那兩個人好像是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帶那個勢力的人去看什麼東西,在半路上那個勢力看到了一片不尋常到草木,那兩個人好像是要顯擺還是什麼的,說什麼感覺到之前就不對勁,然後就把一片土地給挖開了,那片土地之下,就是周應的尸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