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二章 外孫(四更)
g,更新快,無彈窗,!

"剛才……是什麼啊?好像有一股很粘稠的生命的氣息……"

"沒錯的,就是在這附近,可為什麼又消失了?是什麼人將那東西帶到了這里又帶走了?"

"嗯?這里的草這麼高?!還有這樹……這怎麼回事兒?"

"一定是發生了什麼,墨兒……最近有生之力出世,難道是生之力被人帶到了這附近?"

"嗯……不無可能,那咱們追不追啊……"

"追?算了吧,咱們兩個,就算追上了,也是沒命享受那生之力……"

這兩人,其中一人正是當初被幽靈學院開除的血墨,一人,正是九溪老人……

兩人在這附近徘徊了好久,感受到了埋葬周應的那個地方並不尋常,沉吟之後,卻還是放棄了挖掘,又重新隱在了這片樹林之中……

而江一等人出了樹林,那南宮無常便直接開口了.

"這抿權印怎麼辦?總不能真的扔了吧……"

"額……這東西,先收起來吧,說不定還有什麼用處,實在沒用的話,找個機會還給青天府好了……"

江一倒是郁悶,這東西可是燙手山芋的存在,不過只要不被人發現,想來應該也算不上是什麼大麻煩,就和生之力一樣,誰都想要,甚至可以為了生之力而拼個你死我活,可只要生之力的存在不被發現,那手拿生之力的那個人,便十分的安全.

畢竟現在所有人的目光依舊聚集在死亡之地內部,根本就不知道這生之力已經被人悄無聲息的帶了出來,而且已經出現了易主的局面.

抿權印被江一暫時收了起來,江一他們突然有一種被壓抑了好久之後的輕松的感覺,這段時間他們可謂是一直都處在一種被壓抑的局面中,好不容易從這其中擺脫出來了,讓江一等人都有種舒暢的想要大喊幾聲的欲望.

"現在咱們去哪啊?"

方宗笑嘻嘻的開口詢問,眾人頓時明白了南宮無常的意思,說白了,就是想要催促眾人,有啥事趕緊辦,辦完之後和他一起,去原家提親.

只是眾人這一次雖然看明白了方宗的意思,卻都是笑了笑而並未出聲.

江一開口了.

"四翼風蛇皇的蛇頭還在我這里,咱們先去傭兵團里交了任務,然後把生之力送到鬼神塔,回神的時候順便去亂荒閣把我母親接回來,然後咱們就可以回到青天府了,便一同去和方宗一起,去原家……"

眾人一時間哈哈大笑,方宗也是知道,這事情著急不得,畢竟生之力在他們手中,時間長了他們一樣的也是寢食難安的……

這樣計劃著,江一等人便上路了……

旅途之上,素衣詢問.

"是去大陸中央的鬼神塔麼?"

江一搖了搖頭.

"不,那里太遠了……咱們去蒼天府,當初我攀登鬼神塔失敗昏迷之後,等再醒過來的時候,就在蒼天府之中,那個地方我還記得,應該在哪里就能找到鬼神塔的人,路途之上,能經過不少的城池,順便交了傭兵團任務……"

"唔……那好吧……"

"就當出去再玩玩兒好嘍!"

……

幾人倒是灑脫的很,一路也算是游山玩水,只不過終究是玩的有些倉促,這生之力放在自己身上,那可真不是鬧著玩兒的啊……

八天的時間,江一他們也不知道走了多遠,總之,這青天府的核心府邸,突然有一只信鷹沖了進去……

路染柒抬頭看著信鷹的到來,隨手招過,眉頭輕皺.

"燕龍峽谷的?那邊……有戰事?"

可當路染柒將這紙條拆開的時候,又是無奈了.

"這幾個小家伙,倒也真能鬧騰,跑到燕龍峽谷截人?而且截的陳應……並不是傭兵團任務?那就是結仇嘍?有點意思,不過任由這幾個家伙鬧騰下去,或許還真能弄出幾個讓人聞名色變的存在,只是江一……唉……如果他能想辦法證仙還好,如果不能……那可就真的是廢了一個驚世奇才……"

路染柒沉默了一下,開口與院子外說道.

"來人!"

外面頓時有人推門而入,路染柒將手中的紙條遞了過去.

"把這個,交給霓裳!"

"是!"

這人應下之後,隨即轉身離去.

路染柒雙手負于背後,抬眼看向無盡天空.

"或許,還能證仙的地方,在極東仙界了吧,到時候,或許應該幫他一把,只是不知道這極東仙界現在到底是怎麼回事兒,聽說是被……唉……也不知道他們真的去極東仙界的話,會不會有什麼變故,也不知道到時候他們會與仙界一同對抗我們鬼神大陸,還是和我們鬼神大陸前後夾擊他們仙界……幫不幫,好像都有點兒不對勁兒啊,江一那小子去的話……那夜淚,素衣,玲瓏他們這些人都要去,或許能弄出來幾個高手,可是……誰知道是敵是友啊,看來等他們再回青天府的時候,要讓霓裳跟著那小子了,讓他隨時都要記得,千萬不要信了仙界那些人的鬼話……"

自言自語說罷,路染柒突然覺得不對勁兒似的.

"恩……總感覺不是那個味兒啊,怎麼好像讓我自己女兒去跟那小子用美人計去了,不行……不行,我帶自己去和霓裳交代一下,千萬別出去一趟給我弄個外孫回來……不行,不行,太可怕了……"

一邊說著,路染柒身影一晃,便消失在了這院子之中的……

而此刻的路霓裳,剛剛接到了路染柒讓下人轉交的信件,雖然其上描述不多,雖然好像江一他們並不是很安全,可有了他們的信息,卻也依舊讓路霓裳有些暗暗欣喜,眉眼之間,已經不由自主的笑彎……

"哼哼,爹爹把我關在這里不讓我出去,不過看起來江一他們在外面挺好玩兒的啊,嘿嘿……看來,還是要想個辦法在什麼時間逃出去的好……"

"恩?霓裳?你自言自語什麼那?"

突然傳來的話音,嚇了路霓裳一大跳,路霓裳頓時轉身.

"爹爹……你怎麼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