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一章 抿權印(三更)
g,更新快,無彈窗,!

"這一次,跑不掉了吧……"

江一突然感覺到一股壓迫的感覺從天而降,這種感覺他並不陌生,之前,他便與其對抗過,正是來自那大印的力量.

江一趕忙回身一劍劈出,面目之上頓時露出些許壓力,也不知道這大印到底是什麼東西,攻擊力極強也就罷了,似乎只要周應一個意念,便能隨時從任何一個地方進行攻擊……

"抿權印……"

"什麼東西?"

聽著玲瓏開口,江一出聲詢問,只聽玲瓏繼續解釋道.

"這是周應他爺爺的法器,這一次外出危險,沒想到他爺爺講這個東西也給了他,傳聞之中,這東西原本是屬于青天府嫡系一脈的,之所以叫抿權印,是因為這個大印不僅僅可以用做攻擊,只要一張草紙,書上罷免什麼人的什麼權利,再將這大印印上,便等于是路府主親自承認了罷免那個人的權利,後來有一次是因為周應的爺爺立了一件大功,卻也因為那一件大功讓他們周家幾乎人脈斷絕,所以,路府主將這大印給了他爺爺,一百年……現在給了他多少年了我不知道,只是,一百年後,抿權印必須歸還,如果還不上,那就是個大麻煩了,這周應的爺爺倒也真是疼愛自己的孫子,雖然有這個大印在能讓周應安全不少,可是……如果這大印丟了,百年之後,恐怕這周家就真的斷絕了……"

江一聽罷,在對抗這抿權印的同時,竟是露出了些許笑意.

"這麼來說的話,想要以絕後患,咱們直接將這抿權印毀了就行了?最多百年,他們周家連找咱們報仇的人都沒有了?哈哈哈哈……"

"額……說是這樣說,不過,你這想的也太大了吧,且不說抿權印好不好真正意義的被破壞,如果發現破壞的人是你的,那你也完蛋……這個東西,就跟一個勢力的一種權兵一樣,有象征意義的存在的,被你弄壞了,你只會被青天府的人追殺,有神女護著都不行,府中不少老家伙看這玩意兒看的緊這那……"

"好吧……"

江一無奈之間,只得打消了這個念想,這抿權印一直在攻擊,偏偏素衣一時間也還不能踩死這周應,那江一回頭與南宮無常對視一眼,南宮無常頓時接過了江一的位子,抿權印似乎依舊想要攻擊江一,卻被夜淚抽身攔下,江一這才長長的出了口氣,走到這周應的面前,半蹲下來,泯著笑意出聲.

"還有什麼要說的,說說吧……"

"呵……江一,殺了我吧,成王敗寇,輸了就輸了,不過,你們也別想安甯,雖然那鏢局的人不知道我真正的身份,可你們卻暴露了,據我所知,所有的勢力現在都知道三支消失在死亡之地的隊伍有一支是你們,而其余兩支到現在都一個人也沒有出現,雖然這會兒沒事,可用不了多久,你們……都有大麻煩,哈哈哈哈……"

江一挑了挑眉頭,事實倒是確實如此,他們自己也心知肚明,可那又怎樣那?只要自己將生之力扔到鬼神塔那里,誰還敢再和他們動手不成?

一來沒必要了,二來,他們這幾人就算不說自己,其余的人也都是各方勢力想要拉攏的存在,現在雖然不算特別強,日後也能成為大陸勢力的中流砥柱,誰不想要?在他們確定自己的真正歸屬之前,誰敢亂殺?

江一倒也沒有再和周應說什麼話,一眼瞄向了周應的手指,只見其手指之上那豔紅色的儲物戒指很是刺眼,毫不猶豫的,江一便將那儲物戒指給揪了下來.

周應似乎認命了,沒有掙紮,也沒有不甘,就感受著江一的神識探入了自己的儲物戒指之中,將其中所有的東西都弄了出來,裝進了自己的儲物戒指里……

周應笑了笑,他看到了生之力……

只見生之力所存放的玉盒出現的一瞬間,周圍的花草突然開始躥升一樣的成長,只是片刻,那原本只有巴掌高低的小草,竟然長到了小腿那麼高!

江一打開玉盒,又確認了一下,那彌漫而出的生之力就連這周圍的樹木也受到了影響,片刻的時間長到了比周圍樹木都要高一倍的程度,真正意義上的鶴立雞群了吧,若是有人看到這里,必然驚異不已……

江一趕忙收起了玉盒,又于周應笑了笑.

"你說的對,成王敗寇,不過,我依舊尊敬你,畢竟在死亡之地核心神殿中,我們曾經並肩作戰過,等你死去,我會給你一片埋骨之地,雖然你回不了青天府了,卻也不至于落個曝尸荒野被土狗,鷹鷲分食的結局……"

這周應閉上了雙眸,那玲瓏突然腳下用力,江一他們都聽到了周應骨骼爆裂的聲音,那周應面色一紅,鮮血從口中吐出,雙眼漸漸的變得無神了起來,終于完全的死去……

想周應也是威武十余年,少年成名,算計各方勢力,到最後卻死在了靈獸的鐵蹄之下,好像有些憋屈,卻又比死在死亡之地的那些人好了無數倍,最起碼,有了一個稍微好上一點兒的歸宿……

那抿權印一時間失了控制,從半空之中掉落下來,恢複到了他原有的只有巴掌大小的模樣,南宮無常暫時將其拿到手中,便和江一他們一起進入了密林深處,找了一個隱蔽一點兒的坑將周應扔了進去,隨手將其掩埋之後,江一又一次取出了生之力,稍稍的露出了些許生之力的力量,這埋著周應尸身的地方刹那間長出了一層薄薄的草芽,江一等人看這周圍再也沒有了能夠看的出來的痕跡之後,才返身離去……

既然殺了一個不能被別人知道的人,那就要做好一切有關于危險的發生的事情,免得日後萬一這周應的尸體被他們前腳走,後腳拔了初來,查到他們,他們可真的是說都說不清……

而江一他們離開半刻鍾後,偏偏真的有兩道身影來到了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