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章 活捉周應(二更)
g,更新快,無彈窗,!

"可是,他們為什麼還有靈獸啊,有一頭龍就算了,另外一個……怎麼從來都沒見過啊……"

"什麼?!"

那青天府的人原本已經轉過了頭,卻是又突然轉了回來.

"你再說一遍!"

"啊?說什麼?"

"他們之中,有什麼?!"

這人似乎是被這青天府之人嚇壞了似的,言語之中竟然有了些許哆嗦.

"有……有一頭龍,還有一個沒見過的靈獸……"

青天府的人頓時覺得不尋常了,看這鏢局的規模,應該也是那種知道的事情頗多的鏢局了,這都還有他們沒見過的物種,那麼,那支仇殺的隊伍自然而然的也就不尋常了……

"他們往哪去了?有沒有留下什麼線索,那頭你們沒有見過的靈獸,什麼模樣?!"

青天府的人頓時認真了起來,這些人沒有見過的,要麼是荒古遺種,要麼便是一些大陸之上幾乎快要滅絕的靈獸,可無論是哪一種,只要發現了,他們也必然是要通報青天府的.

"那個靈獸,看起來跟馬的模樣差不多,只不過比馬低矮,毛發很長,頭頂有一個螺旋獨角,在空中奔跑的時候,會留下一個一個的圓形的漣漪一樣的風圈……"

"風靈獸?!"

頓時,那青天府的人相視了起來,他們青天府之中就有風靈獸的存在,這風靈獸的模樣,他們也自然是心知肚明,有了這樣的想法,青天府之人又是出聲.

"龍,是不是蒼灰之色,看起來很精壯,有點陰森的感覺?"

"是……"

"幽冥骨龍……"

青天府之人面面相覷.

"應該是咱們青天府的,其余幾方勢力還沒有聽說那個有風靈獸,再加上幽冥骨龍,難道是咱們青天府的隊伍?可是……不應該吧,如果是青天府,怎麼沒過來和咱們打個招呼?"

"不對,應該不是咱們府中的風靈獸和和幽冥骨龍,如果是他們執行任務的話,幾乎不會同時出現,他們的實力甚至隱隱強過府主,兩個一同出現,難不成還是劫殺那方統禦勢力的首領不成?別忘了,咱們府中的幽冥骨龍和風靈獸都有後裔,而他們的後裔,現在在大陸之上游蕩……"

"你是說,是幽靈學院他們那一支隊伍?"

"應該是了……"這人一邊說著,一邊又一次看向那鏢局的人."他們劫殺的人,叫什麼?他們的隊伍,有幾個人?有沒有人知道他們是誰?"

那原本在周應馬車之前的那個仆人小心翼翼的抬起頭.

"軍爺,我聽到了……"

"聽到了就快說,媽的,磨磨唧唧的!"

"是,是……那個他們追殺的人,大家都叫他陳公子,具體叫什麼,那個陳公子沒說,不過我看有一個人沖進馬車的時候叫了他一聲什麼應?應該是叫陳應吧……而那個來劫殺的人,我聽到那個陳公子叫他江一,只是他們有幾個人,我們沒看清,因為那個大馬一樣的飛行靈獸直接從上面飛走了,我們看到她的背上有人,就是不知道有幾個……"

這青天府的人相視一眼,已經確定了下來.

"就是江一他們幾個,這幾個家伙,截人都截到這個地方了?怎麼回事兒啊……"

"聽說那幾個家伙前段時間在一座城池之中注冊了一個傭兵團,叫星命無常,而且還接了一個任務,應該是在西北雪域才對吧,不久之前還聽說有人發現江一他們幾個人出現在死亡之地,好像是尋找生之力,不過應該是沒找到,又出來了,現在這是又接了什麼傭兵團任務?"

"大致吧……唉,這幾個家伙,可真能折騰,小姐也是的,那江一有什麼好啊,都已經淪為鬼眾了,以後再也沒有任何的前途可言,還非要我們都留意江一的信息,偏偏家主竟然還同意了……"

"那現在這個消息,咱們要不要傳過去啊?"

"當然要!要不然什麼時候被小姐發現了咱們有消息卻不說,那就等著吃板子吧……"

"額,好吧,對了,讓人也查一下那個什麼陳應?看看是不是什麼傭兵團任務,如果不是的話,那就是純粹的仇殺了,把消息一起都傳過去,嘿嘿,回頭也好邀功啊……"

"嘖嘖嘖,是極是極,蠻頭,沒想到你小子都能想到邀功的事情了,哈哈哈哈……"

青天府的人一邊說著,一邊離去了,嚇得那鏢局的人滿身大汗,卻跟著青天府的人一起前行,欲要通過燕龍峽谷.

而江一他們帶著周應飛出了好遠,他們不知道鏢局的人會怎麼和青天府的人說,也不知道青天府的人會不會追來,中途折了好幾次方向,便在一片山林之中停了下來……

半路之上,周應的那個大印一直都在跟隨著他,一直也都在攻擊玲瓏的龍爪,玲瓏一直都沒有松開,可素衣卻是看到玲瓏的龍爪已經鮮血淋漓,那堅實的龍骨,好像都有了裂碎的征兆……

繞是素衣控制著狂風阻擋那大印,那大印的威力依舊不容江一等人小覷.

終于停了下來,玲瓏都已經忍不住了,徑直松開了龍爪,就在這眾人的注視之下,那周應的身體直直的從這數百米的高空掉落,周應一聲驚呼,江一等人便見那個大印好像通靈似的,就要接住周應的身體!

素衣慌忙下沉了身子,玲瓏緊隨而至,而江一頓時引動了天璣星辰的光輝,劈砍在了那大印之上,大印一陣動蕩,卻終究是沒有在素衣之前接住周應的身體.

周應被素衣按在了地面之上,一動也不能動,那你用等人紛紛從素衣的脊背之上跳下,便見玲瓏已經化為人形,和江一一同在半空之中跳了下來.

此刻的玲瓏,右臂已經血肉模糊,江一趕忙捏碎了療傷所用的丹藥,均勻的撒在了玲瓏的傷口之上.

做完了一切,江一這才回頭,看著那敗軍之將的周應,面目之上露出了一起輕松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