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四章 婚約(一更)
g,更新快,無彈窗,!

"怎麼了?真的有什麼事情?沒事兒,咱們大家都是好兄弟,都在一起這麼長時間了,還有什麼不能說的,有什麼難處就說出來,大家一起想辦法,總比你自己悶在心里好."

"我……在家族之中,有婚約……"原莉莉好像突然勇敢了起來似的,一口將這句話說了出來,扯了扯自己的衣服,有些吶吶的與方宗開口."方宗……對不起,我……你知道的,父母之言,媒妁之言,這本就是沒法拒絕的,更何況這是我爺爺指婚,雖然後來有後羿大神……可是……可是……"

方宗突然愣住了,原本雖然痛的呲牙咧嘴,可依舊興致勃勃的看著原莉莉,聆聽著她所說的一言一語,可現在,方宗好像突然經曆了晴天霹靂……

好像整個世界,都變得灰暗了下來.

江一等人突然愣住了,突然意識到自己不改詢問這個問題的,可是此刻,想要收回那些話,卻已經來不及了……

"對不起……方宗,對不起……"

原莉莉一直都在輕聲喃喃,面色之上越來越差,好像流露出了些許悲傷的情緒.

"沒事!"方宗突然抬起了頭,溫和一笑."沒事,怪就怪我遇到你太晚了……我,祝福你……"

看著方宗的模樣,江一突然一陣心酸,成全了別人,做了成人之美,偏偏所有的痛苦,都要方宗來自己承受.

江一倒是真的不想要拆散什麼父母之約,媒妁之言,可偏偏的江一也是看不得自己兄弟傷心難過的,似乎是有意無意一般,江一輕吟出聲.

"父母之約,媒妁之言,可是如果你不喜歡,這些也並不能約束你……"

原莉莉抬起了腦袋,那雙眸之中閃過了些許明亮.

"可是……"

"沒什麼可是的,我們是修仙者,修的便是個逆天改命,修的就是一個隨心所欲,如果連選擇仙侶這樣的事情都要所謂的父母之約,媒妁之言來決定的話,那我們也就真的愧為修仙者,我並不是說讓你違逆家中的意思,只是,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隨心而行,才是我們要做的事情,而並非強迫我們自己做我們不喜歡的事情……"

原莉莉垂下了頭.

"可是……"這一次,江一沒有打斷她,江一也知道,這畢竟是人家家中的事情,自己總不能完全把人家攪了吧,佛陀還說過那,甯拆十座廟,不毀一樁婚,萬一原莉莉在進入幽靈學院之前就和人家有了婚約,互為仙侶了什麼的,自己總不能真的拆了吧,自己只是說說,而真的到了最決定的時候,江一知道,還是要讓原莉莉自己來做決定.

在江一的注視之下,原莉莉開口了.

"我怕……"

憋了半天,原莉莉也就只說出了這兩個字,想原莉莉也是一個頗為剛強的女孩子了,偏偏在這件事情上,好像頗為軟弱似的……

這"我怕"兩個字,一時間勾動了江一等人的神經,江一雙眼微眯,輕有言語.

"怕什麼?難道你不願意的話,他們還逼你不成?"

"不是……"原莉莉搖了搖頭,顯然思緒已經不在了這里,那飄蕩的思緒里,好像想到了什麼似的,讓原莉莉不由得打了個寒戰,方宗離得最近,看的最清楚,他倒是想要詢問,可偏偏好像又缺了這樣一個身份.

只見方宗將目光轉向了江一,江一頓時會意,點了點頭之間,開口輕吟.

"有什麼好怕的,再怎麼說你也是幽靈學院的人,難道你不願意,對方還能強逼?就算動武,對方也要看看自己的身份吧,就算是鬼神塔的人,因為你的身份是幽靈學院的學員,也絕不可能蠻橫而為吧……"

不過說到這里的時候,江一還真的有點害怕和原莉莉有婚約的這個人是鬼神塔的人,倒不是害怕游離在外的那些鬼眾,那些鬼眾的地位比幽靈學院學員這個身份差遠了,只要原莉莉不願意,就算是天階鬼眾,原莉莉也照樣能驅使對方.

江一怕的,是鬼神塔中的神眾,還有鬼神塔的管理者,可是那樣的人,眼界極高,能夠迎娶的,恐怕都是各方勢力巔峰存在的絕色女子吧,以原莉莉的家族背景,難道是去了給人家當妾?

這可不行,江一已經算計好了,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了不起他們就一起去仙界,鬼神塔如何?愛咋咋滴去,至于自己是鬼眾的身份,鬼神塔想來也不會輕易地引爆自己腦海之中的黑色雷電印跡,到時候想方設法進入仙人境,照樣能夠擺脫鬼神塔的掌控……

可江一說完這些話之後,那原莉莉又是搖了搖頭.

"不是鬼神塔的人……"

江一突然松了口氣,只要不是鬼神塔的人,就算是七大統禦勢利,江一他們也依舊可以周旋下去.

"那你……不論怎麼來看,你好像都不想要履行那婚約吧……"

這一下,原莉莉點了點頭,方宗的目光之中突然重新出現了喜悅的光芒,只要原莉莉不願意,那方宗就有機會.

可原莉莉點頭之後,便沉默了,再也只字不提……

江一他們一樣有些沉吟.

"等這些事情忙完了,咱們去一趟原家好了,反正咱們也從來沒有去拜見過原伯父,正好去看看伯父,順便看看這一紙婚約的主人,如果……如果真的不行的話,莉莉……我們能搶婚麼?"

江一突然翹起了兩個嘴角,看向了原莉莉,好像是在等待原莉莉的回複,而原莉莉沉默了良久,悄無聲息的點了點頭.

一時間,方宗激動的想要發狂,江一等人也一樣是為之欣喜,這搶婚的事情好像是不太好,可他們也絕不可能容忍原莉莉去嫁給一個他不喜歡的人,哪怕是父母之約,哪怕是媒妁之言……

方宗突然就像是打了雞血似的,拍了拍腳下的玲瓏.

"玲瓏,快一點,再快一點,追上周應,宰他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