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二章 暴露了(四更)
g,更新快,無彈窗,!

江一後跳一步.

"輸贏,可以定了吧,告辭……"

語罷,江一收回了長針,也不管那王鐳怎樣,便帶著眾人,與原莉莉和玲瓏一起,眼看就要離開,側身經過烏天府的那個領頭人的時候,那個領頭人突然開口.

"等等……"

一邊說著,一邊還伸出了手臂,江一等人皆是被攔下……

素衣偏頭看了一眼這烏天府的領頭人.

"怎麼,要言而無信?"

"那倒不是,我們烏天府,既然說了,就一定會做到……"

"那我們便走了……"

素衣一把推開這烏天府領頭人的手臂,就要走的時候,這烏天府的領頭人又是將他們攔了下來,江一怒了.

"前輩,你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我想知道,你到底是誰."

"之前我說了,我叫原宗!"

"原宗?呵呵……從來沒有聽說過,不過,原……應該是原莉莉的原,宗應該是方宗的宗吧……"

說到了這里,江一仿佛感覺到了自己的心髒都漏跳了一拍,卻是心平氣和的看著烏天府的領頭人.

"你什麼意思,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哦,沒什麼,傳聞之中,青天府幽靈學院的當屆鬼靈榜前八名的關系極好,有兩人選擇了攀登鬼神塔,兩人一個是西北雪域江家二公子江一,一個是西北雪域靈家長公子靈塵,靈塵攀登成功,江一意外失敗,而這鬼靈榜前八名之中,只有兩個人用劍,一個成了神眾,暫時應該不會在大陸上出現,另外一個,叫江一……至于你們所謂的幽靈學院老師,據我所知,青天府幽靈學院的鬼靈榜前八名,有兩只飛行靈獸,先天異種,一個是風靈獸,一個是幽冥骨龍,看模樣,應該是她們吧,你說對麼,江一……"

"我說了,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們要離開了,告辭……"

這烏天府的領頭人突然冷不丁一般的拉下了江一的蒙面巾,江一心中一慌,可他的面孔卻依舊暴露在了眾人的面前,烏天府的領頭人雙眼微眯.

"果然是你……"

江一一見事情暴露了,也是破罐子破摔.

"我……似乎沒有什麼暴露我自己的地方吧,連招牌戰技都沒有用出……"

"呵呵……你們的站位和說話時的眼神告訴我,你才是主導者,而那兩個所謂的老師,也依舊是聽你的,幽靈學院的普通學生,好像可沒有這種待遇,加上你們跟青天府的幽靈學院鬼靈榜前八太像了,又有來爭奪生之力的目的性,普通的學員,可不會被派到這種幾乎隨時都會有生命危險的地方,而你們卻來了,一開始就有懷疑,只不過不確定,動手之後,劍和匕首同用,匕首看上去是一根靈獸的牙齒,倒是讓我突然想起了,四翼風蛇皇……而你在西北雪域長大,見到四翼風蛇皇,並不是沒有可能吧,想到你們,自然理所當然……"

"可那又怎樣?記住我們之前的約定……"

"記得,當然記得,只不過,你們好像還沒有完全兌現你們的承諾,你們之前說的是,告訴我們具體一點兒的位置,你們還沒說,就要走,有點兒不太合適吧……"

江一沉默片刻,終究是暴露了出來,可他的身份就算在此刻出現了,只要隨後的紛爭不再參與,想來應該問題不大,一陣心亂如麻之間,江一沉吟出聲.

"虛無斷崖,三川六山,其實……我們根本沒有找到,我們一開始在捉住亂荒閣的人,可是亂荒閣的人在虛無斷崖附近消失了,我們下到了虛無斷崖不知道多深的地方,見下面依舊是深不見底,在往下的時候,總感覺不對勁兒,再下去的話恐怕有生命之危,所以就上來了,既然你知道我的身份,那我也沒必要隱瞞,我既然是鬼眾之一,自然要想方設法的提升實力而提高自己在鬼神塔的地位,既然這里找不到生之力,那我們也要去其余的地方曆練了,我只能說,亂荒閣的人,是在虛無斷崖附近消失,位置,在我們這個方向正北,稍稍偏東……"

江一可謂是把假的位置報的越來越偏,偏偏此刻江一暴露出來了,這烏天府的領頭人卻是信了,亂荒閣知道的消息最多,是七大統禦勢利公認的,江一他們既然是跟著亂荒閣消失了,那應該不會有假吧……

烏天府的領頭人雖然依舊很是謹慎,卻是一笑之間,讓開了一條道路.

既然身份已經暴露,素衣他們倒也大大方方的拉下了蒙面巾,在眾人的目光之中化作風靈獸和幽冥骨龍本體,讓江一等人翻身而上之後,飛上了高空……

待的江一他們遠遠飛離,那烏天府的領頭人突然開口.

"去,把消失的三支隊伍之中,最神秘的那一支是來自青天府幽靈學院現任鬼靈榜除靈塵外前八名的事情傳出去,務必讓七大統禦勢利的人,都知道這件事情,明白了麼?"

"明白……"

頓時便有幾個人四散而出,開始散播這個消息.

"頭兒,那咱們去哪兒?"

"就去江一之前說的那個地方去看看……"

"萬一是假的那?畢竟江一他們都出去了,如果生之力沒有出世的話,江一他們應該也不會甘心出來吧,據我所知,鬼神塔鬼眾的任務之一便有找到八大力量,而且鬼神塔對鬼眾極其嚴厲,這江一……"

"他們應該真的沒有拿到,要不然也不會在這里停留,有風靈獸和幽冥骨龍,他們得到之後完全可以悄無聲息的離開,而生之力就算出世了,應該也在亂荒閣或是青天府的手中,不過,我更相信他們還沒有出世,要不然,青天府和亂荒閣的人應該不會這樣沉得住氣,生之力出世,必然有死傷無數,兩方勢力就算再沉得住氣,也要接應他們的人才對,可現在從咱們的眼線上來看,他們都沒有出現過集體的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