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一章 王鐳應戰(三更)
g,更新快,無彈窗,!

"你……"

素衣怒極,江一生怕他暴露出來了那他們就真的沒有出去的機會了,笑吟吟的與那烏天府的領頭人開口.

"好,煉氣化神大境界之下就煉氣化神大境界之下,還望前輩說到做到才是,莫要讓我們這些後輩小子以後看到烏天府的人,都會吐一口唾沫,頗為鄙視的說……烏天府的人,都是一些不守信用,臉皮特厚的卑鄙小人……"

這烏天府的領頭人突然有些後悔,畢竟江一都這麼說了,那就意味著,難道江一可以做到越兩級戰斗?可現在想要改口,卻已經來不及了,畢竟這麼眾目睽睽之下,他也總要給自己留點臉啊……

"好!"

這烏天府的領頭人倒是突然干脆利落的答應了下來,回身便找到了一人,在他的耳邊低語出聲.

"就算打不過他,記住……也要把他留住,拖延到有其余的勢力到來為止……"

"我知道了……"

那人應下之後,便從隊伍之中走了出來,說起來,這烏天府的領隊倒是格外謹慎,就算知道的地方是真的,他也琢磨著要和其余的勢力一起進去,因為,那里面或許還有青天府和亂荒閣的人,有其余的勢力去了,最起碼自己的人不會首當其沖的去送死……

了不起到最後爭奪生之力的時候困難一些,也總好過在爭奪生之力的時候出現差錯,被生之力附近的機關啊什麼的東西弄得全軍覆沒……

江一倒是沒有聽到這些話,只是看到對面壯漢走了過來,倒是笑吟吟的和江一做了個自我介紹.

"王鐳,煉氣化神之金丹境,本命兵器,奪命槍……"

這最基本的格斗禮儀,卻讓江一一愣,心中冷笑,這烏天府的人,倒還真的是不安好意,再怎麼說自己也是帶著蒙面巾的吧,如果自己想要暴露身份的話,還怎麼可能帶著蒙面巾出行?

現在的意思,試探出自己真實的身份?

江一笑了,又怎麼可能……

故而,江一也是報了一個假名……

"原宗,煉氣化神之靈寂境,本命兵器,兩節劍……"

除了修為,剩下的可謂都是胡扯八道,這烏天府的領頭人有些擠眉弄眼,卻還是在口中重複了一下"原宗"這兩個字眼,似乎想要將其記下,他倒是真的沒聽說過這個名字,不過按理來說在幽靈學院之內就能達到煉氣化神之靈寂境,而且還能跨兩級戰斗的話,那他恐怕最起碼也要排在神靈榜之列了吧,為何從來都沒有聽說過?

假名這兩個字眼在這烏天府的領頭人心間出現,這樣修為的學院之人,鬼神大陸七大統禦勢利根本不可能不知道,只是說拉攏,這些人我一定會調查清楚幽靈學院的這些"高材生"……

不過那王鐳倒是並不在乎這些事情,他的出列,就和那烏天府領頭人說的那樣,拖好江一,讓江一在其余勢力到來之前不曾離開就行了啊……

這樣的話,那王鐳自然是要想方設法的拖延時間.

而江一,卻是耽擱不起……

江一踏步前沖了,那王鐳見江一如同獵豹撲食一般,刹那間凝固了自己面孔之上的笑意,一把拉出了自己背後的花槍,抖出一個又一個的槍花,就要刺在江一的胸膛.

江一星芒長劍一劍將其撇向了一旁……

"花拳繡腳."

而下一刻,江一的劍,已經要頂在這王鐳的面龐之上.

這王鐳一下子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若是自己再這樣刻意的想要拖延時間的話,那很有可能出現的局面就是,被江一擊敗,到時候,留下一個被煉氣化神之靈寂境擊敗的名頭,而且,還是很短暫的時間,這事情,只會成為他的恥辱,讓他一輩子走不出這個陰影……

王鐳認真了起來,那戰技接連不斷,讓得江一一時間不得不後退,卻又不敢輕易地用出自己的戰技,自己作為青天府幽靈學院同屆之中鬼靈榜前三甲,自己的信息恐怕早就傳遍了七大統禦勢力的高層,哪怕自己攀登鬼神塔失敗,這其中應該也是有認得自己的人存在才對的,江一可不想在這里暴露身形……

可一直被這樣攻擊,終究不是辦法,江一頓時抽出了腰間尖牙短匕,又收起了星芒劍,裝的有模有樣的開始變幻腳下的步伐,弄得自己真的好像是匕首類殺手修仙者一般……

不過之前的提劍,卻依舊讓人心生警惕,同時運用兩種不同種類的兵器,一般修仙者都不會去做,而現在的情況來看,要麼是江一真正的本命兵器是那長劍,而這匕首不過是裝模作樣,要麼真正的本命兵器是這匕首,那長劍不過是虛晃一招,而不論是哪一個,都證明了江一就是在隱藏身份,這倒是讓烏天府的那個領頭人捏起了自己的下巴,饒有興致的一個勁兒的盯著江一,想要從自己知道的信息之中,提取到面前這個人的真實身份……

江一反手一匕,並沒有真正的刺向王鐳,倒是讓王鐳意味這虛晃一招便是殺招所在,一時間架起了自己的長槍,槍杆擋在了江一的小臂上.

可下一刻,這王鐳突然感覺到了事情的不妙,因為不知道為什麼,他突然好像不能移動了似的,而他體內的靈力,好像一瞬間被禁錮,原本和江一還拼個你來我往,甚至已經隱隱的壓過了江一,此刻卻突然變得好像自己不會動彈而任由江一宰割了一樣……

而事實上,少有人看出,在江一那我這匕首的手上,有一根手指一直在勾勾畫畫,那縛身一指早就在這王鐳不知不覺中勾畫而成,完美的束縛住了王鐳的周身,而也就在這一刹那,王鐳突然有種鋒芒在背的感覺,努力的撇眼去看,卻驚的三魂七魄盡皆離體,數百長針正將他包裹了個嚴嚴實實,眼看只要江一一個意念之下,便能將其紮的不死也要脫幾層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