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九章 烏天府來了(一更)
g,更新快,無彈窗,!

這手握闊斧的男子幾乎是下意識的將自己的耳朵湊了上來,而江一看起來也頗為自然的在他的耳邊輕輕開口.

"生之力所在的地方,叫……地域……"

江一語罷,那尖牙短匕毫不猶豫的刺入面前這道身影的腹中,這身影聽到江一的言語的時候便大呼不妙,想要退後,那尖牙短匕已經穿透了他的鎧甲,皮膚一陣刺痛之後,便已經出現了麻木……

這道身影感覺到這種麻木,一時間瞪大了雙眼,"有毒"這兩個字幾乎是他下意識的便從自己的口中說了出來,又一次想要倉皇後退,奈何江一卻是一把拉住了他的脖頸,將手中尖牙短匕狠狠拉出,又一次的刺入其腹中,而這手握闊斧的修仙者雖然力大無比,奈何這斧頭根本來不及揮動……

江一在他的耳邊輕吟.

"你說的沒錯,就算你殺了我們幽靈學院的人,幽靈學院或許也一樣追究不到,可是……有一個前提,前提是,你能殺的死我們……"

江一一腳踢翻了這道身影,那道身影後仰倒地,已經有些發黑的血液從他那肚皮的雪洞流出,讓周圍之人大驚,看向江一的時候,江一已經收起了右手的星芒劍,一手取出了一塊兒碎布,正在擦拭著那尖牙短匕之上殘存的血液……

江一環視四周.

"我說了,我不知道生之力在哪,我們實力弱,卻不代表我們好欺負,誰再逼我們,就別怪我們下死手……"

地面上的那道身影努力的想要爬起來,奈何試探了兩下,卻是無論如何都沒有站起來,不多時,這人七竅出血,暴斃而亡,見這叫囂的最厲害的人成了這樣的結局,其余人都是嚇了一大跳,已經下意識的想要後退,避掉江一等人的鋒芒,而突然有一陣雜亂的腳步聲好像由遠及近的跑了過來……

"是烏天門的人?"

"烏天府也來了?"

"他們也是來打探消息的?"

江一他們一時間面面向覦,心中已經有了些許焦急之意,就算烏天府不是為他們而來,此刻出現了現在的局面,烏天府也一定會探查清楚這里究竟發生了什麼,稍一探聽,恐怕就能明白,這江一等人有可能知道生之力的消息,而烏天府作為七大統禦勢利之一,行事必然是更加沒有顧忌,讓江一他們倒是更加心急……

"鬼神塔的七人小隊在哪?"

江一明白,這說的正是他們,他們原本被認為是鬼神塔的人,也就只有剛剛,才讓這周圍為數不多的人相信他們是來自幽靈學院……

江一他們七人都知道大事不妙,而此刻的玲瓏,竟然看到了之前那個暴露他們的中年男子展現出了要逃離的姿態?這還得了?!

玲瓏怒了,要不是他,自己等人早就離開了,怎麼會連烏天府的人都引過來?

一時間,這玲瓏突然踏步虛空,猛地一躍便將那道身影給拉了回來,扔到了江一等人的面前.

素衣一樣虛空半立,她和玲瓏都知道,現在的情況並不樂觀,沒有人知道他們現在的真實身份,也沒有人知道他們的本體是靈獸,能夠虛空而立是什麼樣的修為,整個大陸的人都清清楚楚,他們現在要做的,就是撐排面……

最起碼,讓烏天府的人心中也掂量一下,而不敢輕而易舉的說動手就動手,雖然當初他們被俘虜過,可沒有暴露過面孔和實力,就是對她們自己最好的保護……

她們也完全可以說,她們並非當初被綁的那兩個人,而是一直守護在江一等人身後的幽靈學院高手,而曾經被綁的那兩個,已然身死……

可玲瓏和素衣此刻的動作,一時間讓原本圍攏他們的人皆是大驚失色,就連那暴露了江一他們的中年男子,一時間也是面無血色,他突然有種感覺,感覺自己要完蛋了,感覺江一他們絕對不可能輕而易舉的將他放過……

而事實是,他猜對了……

江一他們此刻更像是在泄憤,他們自己心中都清清楚楚,自己等人要去追周應,本來已經不知道差周應的距離差多遠了,此刻又出了這個幺蛾子,除了心急,更有一種被人玩弄的暴怒!

繞是這外圍的人群分開了,烏天府的人陸陸續續的沖了進來,可看到江一等人正在泄憤似的毆打那中年男子,還不等開口的時候就看到玲瓏和素衣在虛空之中緊緊的盯著他們,又讓那領頭人原本想要說出來的話,又重新咽了下去……

能虛空而立,鬼神塔的人,就算是鬼眾,可誰知道是什麼修為?就算不是仙,最起碼也是煉神還虛大境界的巔峰狀態吧,輕易的碰撞,只會讓其余的統禦勢力更容易收拾他們烏天府,這樣的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事情,再這片死亡之地當中,烏天府的人還真的就不敢干……

直到看著江一等人將那中年男子活活打死,這烏天府的領頭人方才拱了拱手與江一等人開口.

"果然是你們,鬼神塔的人?"

"不……"江一搖了搖頭,鬼神塔勢力活動在外的大多是鬼眾,對于烏天府這樣的勢力來說,可起不到什麼震懾的作用."我們,來自幽靈學院,各位前輩……我們這一次出來只為曆練,圍著我們,算什麼意思?欺負我們後輩小子?"

"不不不……"那烏天府的領頭人趕忙搖頭開口道."只是聽聞,幾位知道生之力的消息,所以過來看看,還請將生之力的消息分享出來……再怎麼說,你們幽靈學院拿這生之力也沒什麼用啊,交給鬼神塔?似乎沒必要讓你們來拿命拼吧……"

"哦,果然還是為這件事情,只是……你們想知道的生之力的消息,我只有五個字回答你們……"

"什麼?"

這烏天府的領頭人笑吟吟的開口,豎起了耳朵等待傾聽,而江一就這般開口了……

"我!們!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