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章 秋葉落,周應逃(二更)
g,更新快,無彈窗,!

那風層終于到了,玲瓏追到這里突然停了下來,江一一時間眯上了雙眼.

"他們……出去了?"

玲瓏搖了搖頭.

"應該沒有,應該就在附近才對,你們仔細聽,這里的風聲雖然大,可是好像還有一個聲音在什麼地方夾雜出現."

玲瓏這麼一說,所有人都是安靜下來,靜靜的傾聽周圍的動靜,好像真的有一個若有若無的聲音,在求救?還是在呻?吟?

江一他們還真的是有些聽不清,不過,素衣很快找到了方位,江一他們順著素衣的指引向哪個方向沖去,一片低矮的山丘之中,有一個已經被鮮血染紅的身體正不斷的掙紮,翻滾,想要努力的爬上來,卻始終無果……

"秋葉?"

江一雙眼半眯,抬步便沖了下去,這秋葉聽到了有腳步聲傳來,仿佛突然放棄了掙紮,繼而抬頭看向了腳步聲音的來源,見到是江一,這秋葉苦笑了一聲,放棄了掙紮.

"你來笑話我的吧……"

"怎麼會,還沒有感謝你,幫我們救了夜淚."

"呵呵……那我還真的有些後悔,如果我不救,或許我早就跑出去了,不會被周應追上,也不會被殺神白起追上……"

"可是,你還是救了……"

"所以我後悔!"

"可你選擇了當君子,而不是小人."

"……"

秋葉沉默了,閉口不言良久,江一他們一個個的都下來了,卻是見秋葉不說話,一時間一個人也沒有開口.

又是過了少頃.

"江一,我想求你幫我個事情."

"你說."

江一半蹲了下來,他已經感覺到了秋葉氣息的微弱,或許時間真的已經不多.

這秋葉從懷中拉出了一個平安符,目光之中充滿留戀,奈何這平安符終究沒有保住他的平安,秋葉緊緊的將這平安符攥在手中,言語之中竟然多出了一絲哽咽.

"等……等你們去亂荒閣的時候,麻煩順便將我的母親也接出來,我的母親是個普通人,自從我父親戰死,母親獨自一人把我拉扯大,受了好多欺凌,可是我還沒來得及報仇,卻已經回不去了,平安符……是我母親留給我最後的東西,可惜我還是沒有平安,這東西,你拿著,見到我母親的時候,把這個給她看,她會知道是我的,我不在了,母親獨自一人在亂荒閣中……我不放心,亂荒閣里,我得罪的人太多了,雖然也有不少知心兄弟,可是,我現在根本聯系不到他們,也只能求你了,就當我救了夜淚,是用這件事情和你做一個交換……行麼?"

"行!"

江一答應的斬釘截鐵,或許這就是英雄末路吧,秋葉的成長,或許真的很艱難,好不容易成長起來,卻又面臨生死的局面,他的母親,成了他的牽掛,有這樣的請求,江一怎麼可能不答應,且不說秋葉最後對自己等人有恩,就算沒有,就算一直為敵,到了最後的時候只是秋葉為了求自己幫助他,江一恐怕也會毫不猶豫的答應,這或許是天性……

江一接過了秋葉手中的平安符.

"放心,我一定會把伯母安置在一個安全的地方……"

"嗯……"

秋葉嗯了半天,終于是長長的歎了口氣,仿佛已經准備等待死亡.

"對了."秋葉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周應奪走了生之力,現在恐怕已經進入了風層之中,我幫不了你們了,不過我可以提醒你們一下,周應,比你們想象的要可怕,他個人實力雖然不強,可他隨身攜帶的法器,直到之前去最後擊殺殺神白起的時候才用出來,就是因為那東西,我才變成了這副模樣,不過他離開之前,也被殺神白起打成了重傷,就算進入風層,恐怕也很難出去,或許你們還追的上,或許你們還能拿到生之力,不過要是耽誤的時間長了,那……你們就只能暴露在青天府之中了,周應不是我,我能幫你們保守秘密,卻不代表他也能……"

"我知道,我不怕."

江一燦燦一笑,看著此刻的秋葉,一時間也不知道怎麼安慰,這秋葉已經必死無疑了,江一能看得出他已經筋脈盡斷,根本就不可能再被救活過來了,甚至只是移動,都能讓秋葉體會到撕心裂肺到窒息的疼痛,對于秋葉來說,最為安逸的,便是安安靜靜的,一動不動的等待死神的到來,帶走他的七魄三魂……

他不死,江一他們終究不能離去,雖然江一他們都有些焦急,可事情總要分一個輕重緩急,任何事情面前,終究是死者為大.

在江一等人的注視之下,這秋葉終究是緩緩的閉上了雙眸,那眼角的地方,在最後有一絲淚滴垂下.

或許是不甘心吧,又或許,是放心不下……

畢竟他的母親還在亂荒閣,畢竟他再也照顧不了她……

江一等人站在哪里良久未動,心中都是有種莫名的滋味,好像是心酸?又好像不是,或者說根本就不知道那種滋味兒該怎麼表達,就像是江一,他一樣牽掛著自己的母親,可畢竟江一知道自己的母親還活著,自己也活著,而秋葉的母親雖然活著,秋葉卻死了……

江一都不敢想象如果自己等人將這個噩耗告訴秋葉的母親,秋葉的母親應該怎麼承受.

雖然一開始是敵人,可如果一直都是敵人的話,江一倒還沒有那麼大的心理負擔,偏偏到了最後,這秋葉幫了自己……

只能說世事難料吧……

"他……他的尸體怎麼辦?"

"帶走吧,既然要去找秋葉的母親,便將他的尸身也帶回去好了……"

江一這樣說的時候,便已經催動著靈力卷起了周圍的雪將這秋葉的尸身完全包裹,片刻之後,在這極寒的溫度之下,秋葉的身體便被冰封在了江一所弄出來的冰棺之中……

人死了,便成了死物,便可以被儲物戒指所容納了,待的江一將秋葉的尸身冰封在了冰棺之中後,便伸手一揮,將這冰棺放進了自己的儲物戒指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