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五章 數十萬生靈的三魂七魄(二更)
g,更新快,無彈窗,!

殺神白起被攔了下來,又怎麼可能甘心,那鐮刀之中的勢,此刻也因為素衣和玲瓏的攻擊越加薄弱,不管怎麼說,這死神鐮刀終究不是仙品,雖然它的主人很強,可是,它本身能散發出來的威能終究比不過素衣和玲瓏的不斷攻擊.

殺神白起急了,管不了什麼會不會被江一攻擊到了,而江一在等的,也就是這個契機,終于,殺神白起完全放棄了對後面的防備,鐮刀揮出,逼退了矮人王伏蘭納,便向前方沖去!

江一終于找到了機會,這一次,江一什麼都沒說,只是一躍便已經勾出了法則戰技,打在了殺神白起的身上……

或許,這是最後的一次機會了,如果江一不成功的話,那他很有可能就再也沒機會能將這殺神白起定住了,江一知道自己的身體狀態,這一次只要不中,想要再有下一次,難了……

"法則……困龍在天!縛!!"

殺神白起大呼不妙,可他的身子已經停了下來,江一一聲曆呼!

"就是現在!"

一刹那,精靈女王艾路娜妲,矮人王伏蘭納,還有南宮無常都動了,一瞬間,三人發出了他們能打出的最強招式,而江一則是緊緊的盯著殺神白起,殺神白起依舊在掙紮,江一也不得不承認仙的強大……

殺了那麼多人,和那麼多高手打車輪戰,依舊不是他們能夠輕易滅殺的存在.

在殺神白起努力的晃動身子的時候,江一吞了一大把的丹藥,又是一招向前推出!

"縛身一指!"

江一知道,只有在自己攻擊的招式剛剛起初的那個時候,能夠定住殺神白起一瞬間絕對不會移動,就是這一瞬間,精靈女王艾路娜妲,矮人王伏蘭納,南宮無常的攻擊都到了……

腦海,心脈,丹田……

在這一瞬間,這三個地方都被洞穿,江一面色煞白,放開了對殺神白起的束縛,他……撐不住了……

如果殺神白起還不死,那江一就只能說是自己該死了,畢竟已經做了這麼多的努力……

可在所有人呆呆地目光之中,殺神白起突然愣愣的定住了……

這一瞬間,江一等人都沒有攻擊……

他們都在等待,也在期待,他們想要看到殺神白起就此倒下,永遠也不能再站起來……

那死神鐮刀原本揮出得勢此刻已經破滅,就好像殺神白起再也支撐不了那死神鐮刀之中勢所要消耗的靈力的似的……

一瞬間的安靜……

所有人都不再攻擊,包括原莉莉和方宗,也包括這唯一一個還停留在這里的青天府的阿玉.

殺神白起好像頹然了起來,而此刻,殺神白起突然用那鐮刀的刀柄支住了地面,支撐著自己的身體不曾倒下.

一口有些發黑的鮮血從殺神白起的口中噴出,江一他們皆是聽到了殺神白起的低聲喃喃……

"我白起縱橫一聲,殺敵數十萬,封為殺神,已經死了一次,又怎麼可能甘心再死第二次……"

江一他們大呼不好,原本已經稍稍柔和下來的面孔,突然變的呆滯了起來,瞪大雙眸之間,江一等人下意識的遠離殺神白起,卻見殺神白起仰天長嘯,雙手張開,那死神鐮刀在這一刻突然燃起了些許猩紅,這猩紅的感覺,玲瓏很熟悉,因為那正是來源于自己的血液……

殺神白起傲視四方,一時間江一等人根本不敢與之對視,精靈女王艾路娜妲和矮人王伏蘭納更是警惕心生,隨時防備殺神白起的一舉一動,殺神白起突然開口了,好像是在念些什麼東西.

良久之後,殺神白起的死神鐮刀越加豔紅,殺神白起將這鐮刀祭起,半空之上,死神鐮刀突然炸裂,這殺神白起怒聲喝道!

"以龍血為養,祭百萬生靈,出來吧,生前,你們被我所殺,三魂七魄不得輪迴,如今,我放你們離開,離開之前,好好的在這里大鬧一場吧……"

江一他們突然慌了,只是殺神白起最為成名的那一場戰役,便坑殺了三十萬人,天知道他那一生究竟殺了多少人,祭百萬生靈或許是有些多,可如果說有個四五十萬,江一絕對的相信……

四五十萬生靈的三魂七魄,只是一個咬上他們一口,他們都連渣都不剩了啊,更何況,這幾十萬生靈的三魂七魄被囚禁在了死神鐮刀之中不知道多少年了,恐怕早就暴戾不堪,讓江一他們又當如何應對啊……

所有人都想逃跑,可就在這一瞬間,江一他們便已經發現這周圍已經被那幾十萬生靈的三魂七魄擠滿,這殺神白起一時間哈哈大笑.

"哈哈哈哈哈……好好享受……"說到一半,殺神白起好像還想說什麼,卻是在江一等人的目光中看到了他一陣氣血翻湧,逆血在他的口中噴出,這殺神白起捂住了自己的心脈和丹田,看向那周應和秋葉離開的地方.

"生之力……我要生之力……"

一邊說著,他便根本不再顧及江一他們如何了,抬步便向那個大門的方向沖去,此刻,殺神白起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了,他為的已經不是去複活鬼獸獸王了,而是用那生之力,來複活自己……

不得不說,江一他們成功了,只是可惜,殺神白起這一後招卻讓江一他們感覺到了絕望,這幾十萬生靈的三魂七魄,有怎麼可能輕而易舉的放過江一等人?

偏偏這殺神白起好像有著與生俱來的殺氣,在其過道的時候,江一他們都能看到周圍擠壓的幾十萬生靈的三魂七魄慌忙四散,勉強讓開一條道路讓殺神白起通行,而根本就不敢對殺神白起就行攻擊.

或許,這就是殺神白起打下來的威勢吧……

就算那些人都死了,也依舊記得殺死他們的那個人,在哪個人再一次出現在他們面前的時候,哪怕是已經垂死了,都不敢報生前的殺身之仇……

就這樣,殺神白起也一樣沖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