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三章 出世(五更)
g,更新快,無彈窗,!

正當這樣說的時候,那原本因為還有些動蕩的氣息突然平息了,一股醇厚的生命之力好像有種粘稠到讓人窒息的感覺,充斥在了所有人的身體里.

生之力完全出世了……

這是所有人不約而同的想法,一時間,原本還准備與江一計較幾句的周應突然看向了生之力,那目光之中,已經有垂涎出現,一股狠戾,生在他的眉眼之間.

殺神白起警惕的看了一眼江一,轉頭就要向那生之力的方向沖去,而秋葉則是一把拉住生之力,毫不猶豫的轉頭就要向外沖去!

"攔住殺神白起!"

這一句話,並非源自于江一,而是來自精靈女王艾路娜妲,歸根到底,矮人族和精靈族的人並不想要什麼生之力,他們做的一切,終究是為了保下他們兩族的血脈,而江一,和這兩人是同樣的目的,江一已經等于是放棄了對生之力的爭奪,故而,對于江一想要做的事情,精靈女王艾路娜妲和矮人王伏蘭納都是選擇同意.

就如同現在這樣,江一想要讓秋葉離開,去複活夜淚,不管秋葉有沒有這個意思,既然江一選擇了相信,那精靈女王艾路娜妲和矮人王伏蘭納已然也要幫忙將殺神白起留下而助秋葉逃離.

矮人族全員前沖,他們此刻都清楚,上去就是死,可無論如何,就算不因為江一的原因,就算只是因為阻止殺神白起拿到生之力複活鬼獸獸王而致使自己和精靈族的人滅族,這些矮人也是必須要向前沖去,哪怕只能阻止一瞬間,便多一瞬間的希望.

周應和他的兩個屬下依舊在攻擊鬼獸,而江一一見事情發生了大轉變,頓時拉起坐在地面上裝模作樣養傷的南宮無常還有素衣和玲瓏,便向殺神白起的方向沖去.

殺神白起始終視江一為最大的威脅,此番,江一他們的移動,自然是引起了殺神白起的注意,這原本還算穩定的戰局突然亂了起來,殺神白起生怕江一再因為他的疏忽將他定住而造成身死之局,此番突然揚起鐮刀,激發出了鐮刀之中的勢……

這是江一他們開戰以來,殺神白起發出的第一次鐮刀的勢的攻擊.

"死神……"

這兩個字眼,仿佛頗為陰森,殺神配死神,倒也算合適,只不過,這原本生機勃勃的地方好像突然因為這殺神白起散發出的鐮刀的刀勢而出現了轉變似的,濃郁的黑氣向四周蔓延,生和死的力量交雜在一起之後,好像是那死亡的力量更加強大.

繞是生之力之中的生命氣息,一時間都被殺神白起的死神鐮刀散發出的死氣所壓制.

這黑色的濃霧之中,好像有一個頭戴寬大帽子的身影憑空出現,看不清面孔,只有一雙血紅的眸子讓人看去的時候,心中沒來由的就有一種畏懼的心理,那道身影的肩膀上,一樣扛著一把巨大的鐮刀,看上去和殺神白起手中的相差無多,只是,那"死神"手中拿的,好像要比殺神白起手中拿的更加鋒銳了許多……

這死神鐮刀中的勢直接便沖向了那秋葉的方向,揮舞著一樣的鐮刀虛影,片刻之間,便已經擋在了秋葉的身前,秋葉不得不將手中的生之力收起,已經取出了自己的匕首,准備拼出原本的道路,離開這里……

江一突然扭頭.

"素衣姐,玲瓏,你們去幫一下秋葉!"

"好!"

素衣和玲瓏沒有絲毫的停頓,一聲應下以後,腳步輕點虛空,便飛向了那死神虛影所在的地方,她們都知道,幫助秋葉,也算是幫助自己,秋葉出去之後,要去複活夜淚,而他們,卻要留住青天府,殺死殺神白起……

龍息轉瞬就到,玲瓏帶著龍吟之聲呼嘯到了死神虛影的頭頂,利爪狠狠地抓在死神虛影的頭顱,卻是不曾想這死神虛影突然抬頭,死神鐮刀猛地在空中一劃,玲瓏只覺胸口一痛,一道半米多長的傷口,便出現在了玲瓏的胸前,那一滴滴龍血從天空之上淅淅瀝瀝的落下,這死神虛影好像一點兒都不想浪費似的,直接將這玲瓏的龍血招過,這碗口大小的一滴滴鮮血便容納到了那死神虛影的周身上下……

融合了玲瓏的龍血,這死神虛影的眸子更加豔紅,周身上下原本有些許腐朽的味道,此刻也變成了血腥,玲瓏自知不妙,慌忙飛退療傷,而素衣補位而上,借著風的力量吹散了這死神虛影周身的大霧,一個身著斗篷的碩長身影,便出現在了所有人的視線當中,陰森可恐……

素衣揮動著風旋,將死神虛影還未曾完全容納的玲瓏龍血吹散,便趕忙迎上死神虛影,打斗之間,一旦聲音便從素衣的口中傳出……

"快走!秋葉,記住我們的約定,救活夜淚,否則,只要我們不死,必要你永世不得超生!!"

"嗯……"

秋葉的心情頗為沉重,雖然他成為了勝利者,成為了鷸蚌相爭之中的漁翁,可是,他好像感覺自己受到了更大的威脅,不過還好,生之力總算是奪到了……

這秋葉趁著素衣驍戰死神虛影的時候,慌忙轉了一個方向,就要像那通道的他進來的那個地方沖去,可卻是聽到了遠方周應的一聲怒吼.

"秋葉!給老子站住!追!!"

和秋葉一樣,江一亦是聽到了這個聲音,頓時朝著聲音的方向看去,卻正見周應已經和一個他們青天府的人脫離了戰斗,而另外一個雖然在和鬼獸相拼,可無論怎麼看,都像是在送死一般,看起來就好像是小孩子過家家,你打我一下,我打你一下,可看似簡單,江一卻已經看得出,那道身影已經被鬼獸打爆了心脈,眼看垂死,而那鬼獸,我是被打透了頭顱,眼看一樣要送命在這里.

江一不由得再一次重新審視了這周應身旁的兩道身影,原以為已經將他們看的夠高了,沒想到他們依舊出乎了自己的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