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二章 最後時刻(四更)
g,更新快,無彈窗,!

"你們……"周應不得不回身應戰,一邊鬢角之上已經青筋暴起."江一,你們太過分了吧!"

江一眉頭輕佻.

"過分?"江一笑了笑,"周應,南宮已經受傷了,你還想怎樣?再說了,你們不是還有那兩個高手麼?有他們在,完全可以殺死鬼獸,你怕什麼……"

周應一下子好像被戳到了痛處似的,這兩個高手,確實是周應隱藏的最後底牌,已經被發現了,那隨後的機會必然也會為之而改變!

就如同現在這樣,他們三個已經被鬼獸看起,想要脫離,已經很難,周應不禁後悔,為什麼沒有早一點脫離戰斗,這樣也能將南宮無常,素衣和玲瓏牽制到鬼獸這里,可是,看到江一的時候,周應這個念想又不由自主的打消了,江一的位置很獨特,他更像是游離在外的人,隨時能夠參與到任何戰局之中,他們真的要走的話,恐怕江一更會想方設法的找他們的麻煩……

周應一時間閉口不言,攻擊鬼獸的同時,也開始琢磨怎麼脫離戰斗而去爭奪生之力.

南宮無常,玲瓏和素衣暫時閑置了下來,盯著周應他們一時間也沒有什麼動靜,而另一側,那秋葉已經開始計算最後的時間.

眼看……生之力就要到手了……

秋葉一直都看著戰局,殺神白起沒有死,鬼獸也沒有死,只要他們不死,江一他們就不得不鉗制它們,自己便可以無損得到生之力.

江一沉吟片刻,突然朝秋葉開口.

"秋葉!"

秋葉抬頭,原本那湧上眉梢的喜意稍稍收斂,他對江一的態度,更多的是警惕,在這場戰局里,江一看上去微不足道,因為他的實力並不算太高,可實實在在的,江一幾乎就在主導整場戰局!

現如今,南宮無常,素衣和玲瓏脫離了戰斗,隨時都能加入到任何一個戰圈之中,甚至能夠片刻間沖到自己這里讓自己這里也變成一個小的戰局,已經到了最後的時間了,秋葉都有些害怕了,害怕好不容易堅持到了最後,卻前功盡棄而讓自己的所有努力都變成別人的戰果.

江一見秋葉抬頭,又是開口.

"還有最後一分鍾了,秋葉,記住我們的約定,幫我們複活夜淚……"沉吟了一下,江一接著開口."青天府的人,已經被鬼獸攔下,一時半會兒跑不了,殺神白起,我們自會牽制,你拿到生之力之後,複活了夜淚便可以隨意離開,若是沒有複活夜淚,那……我們必將永世為敵……你知道的,我很記仇,如果我沒有見到活著的夜淚,等我出去,我一定攪的亂荒閣天翻地覆,也要讓你生不如死……"

秋葉聽到江一這威脅一樣的話語突然一陣輕松,因為江一這樣的話無疑是等于給出了一個承諾,只要生之力完全出世,自己幾乎各自毫無顧忌得帶著生之力離開.

秋葉不禁感歎,有時候,真的是世事難料,原以為拼了個山窮水盡了,沒想到到了最後的時候卻是因為自己的敵人有了敵人而成全了自己.

"江兄放心,既然是君子協議,我必然會做到,再者說來,複活了夜淚,對我來說或許也是一件好事,生命之力不會外露,更利于我帶著生之力逃出去,而等我出去之後,也必然不會說在這里見過江兄等人,若是隨後江兄來我亂荒閣找你的母親,我也必然相幫,幫江兄將母親帶回去……"

"嗯……"

江一到了最後依舊選擇了相信,相比于周應,江一還真的更願意相信秋葉,這麼長時間的相處,江一看得出,這秋葉更像是一個沖動的毛頭小子,因為身後的勢力而囂張跋扈,卻並沒有什麼太深的城府,而周應恰恰相反,城府太深,讓江一都看不透,又怎麼可能輕而易舉的選擇相信……

周應一時間急躁心生.

他們已經算是賠了夫人又折兵了,如果爭奪生之力失敗了事小,可是……一旦讓秋葉帶走了生之力,江一也必然會做好後續的工作,因為秋葉說,她絕不會暴露江一在這里,那自己怎麼辦?周應心中已經有了一個定位,他知道,如果秋葉真的跑了,江一恐怕會坑殺自己……

"江一,你也太忘恩負義了吧,我們之前還給了你黃泉水,又給你提供消息,還給了你傲龍劍,現在你就要為了亂荒閣的人跟我們翻臉?別忘了你也是青天府的人!你父親和妹妹,也都在我青天府之中!"

"你威脅我?"

江一突然眉頭一挑,讓那周應握緊了拳頭卻又無能為力,他此刻根本就脫離不了鬼獸的攻擊.

"忘恩負義……"江一嘟囔了一下."我確實拿了你們的東西,所以,我不會殺你們,也不會救你們,如果在最後大家都出去之前,你還活著,那我會讓你永遠的忘了這里的事情,卻依舊不會殺你……可是,相對于你和秋葉,我更相信秋葉,就是因為這里是青天府,所以,一旦出去了,或許你根本就不會救夜淚,因為你出去外面就有援兵,而秋葉不同,就如秋葉所說,他要散去生之力之中的生命之力來方便將生之力帶出去,所以,我幫他,不幫你……對我來說,最重要的事情是救兄弟,救母親,我兄弟死了,需要生之力去救,我母親在亂荒閣,所以我惹不起,我父親和妹妹雖然在青天府,可霓裳也在那里,所以,你……動一個試試?"

江一笑了笑.

"不論是因公因私,不論是為了什麼,想來想去,我還是要幫亂荒閣,就算我殺了亂荒閣的人又怎樣?就算亂荒閣追究了起來,我也完全可以說是因為我,才讓秋葉得到了生之力,而秋葉的城府可沒你的深,我相信到時候他必然會為我作證,讓我帶著我母親脫離亂荒閣,而你……我信不信且不說,我還真的怕你出去之後,偷偷的去虐待我父親,欺負我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