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九章 白起發狂(一更)
g,更新快,無彈窗,!

"嘿……"江一笑笑."來啊!"

殺神白起面露陰森之態,原本,殺神白起就不是什麼善茬,又因為江一的挑釁怒意更甚,手中鐮刀舞動,撕出一道長長的空間裂痕,仿佛要把江一給流放到空間裂痕之中一樣.

可江一直接劃出法則戰技,將自己短暫的定身,待的那空間裂痕閉合,江一正見殺神白起已經不顧矮人王伏蘭納的攻擊到了自己的身前.

精靈女王艾路娜妲和矮人王伏蘭納大呼江一冒事,寫殺神白起又怎麼可能被江一輕而易舉的攔下,不過江一的伙伴們卻都是知道江一心中有底,若不然的話,江一根本不可能冒冒失失的引動殺神白起的仇恨而讓殺死白起來攻擊自己.

"縛身一指……"

聽到前面的兩個字,殺神白起便有些許慌亂,這才是殺神白起最為忌憚江一的地方,上一次,就是江一用的這一招和法則戰技讓那殺神白起差點死去,如今,這一招宛如夢庵,讓殺神白起沒來由的心生畏懼.

他倒是不怕江一,就怕江一這一招用過之後自己周身虛弱到連兵器都不想提起,而那個時候,是別人殺了自己最好的時機.

殺神白起很討厭這種被人掌控的感覺,也很討厭面臨生死的威脅.

在殺神白起的思緒之中,自己未曾變為鐵人之前,聽命秦王,後來,又因為秦王而死,這一切,都始終在殺神白起心底最深處記掛,殺神白起再一次蘇醒的時候就已經決議,從此之後,再也不聽命于任何人,脫離任何人的掌控,自己做無上的王,俯視蒼生,這也是殺神白起他們七個鐵人複活之後便殺死制造他們的人的主要原因,歸根到底,那一切還是殺神白起出的主意.

現如今,在殺神白起的心中,江一就宛如當年控制自己的秦王,那縛身一指和法則戰技就像是束縛自己的繩索,精靈女王艾路娜妲和矮人王伏蘭納的攻擊就像當年殺死自己的尖刀,這些,是他忘不掉的仇恨他自然也覺不容許這些事情重新在他的身上出現……

"誰……也別想再……束縛我!!!"

殺神白起突然一聲爆喝,江一只覺自己縛身一指好像因為這一聲爆喝而失效了似的,眼看殺神白起就要手刃江一,那方宗的火焰,終于到了……

"江一快走!"

江一順地打滾,跑出了殺神白起的攻擊范圍,一邊已經將手中的丹藥扔到了矮人王伏蘭納那里,歸根到底的來說,矮人王伏蘭納才是這一次的最重要的人,只有他能夠一直牽制住殺神白起,那玉瓶,是江一剩下的從青天府弄來的所有丹藥,江一自覺應該是用不到了,當直面殺神白起的時候,江一方才能感覺到什麼叫做自不量力,他本身就沒有戰勝殺神白起的可能,最多也就是一個鉗制.

江一一邊脫離戰圈,一邊開口大喊.

"矮人王,吃丹藥,硬抗,找機會!!"

矮人王伏蘭納頓時也是知曉了江一的意思,這一次,他們一樣也要攻擊殺神白起的丹田,只是,他們依舊需要一個定住殺神白起的機會,而有這樣能力的人,只有江一……

精靈女王艾路娜妲和矮人王伏蘭納等人在殺神白起的這個戰圈之中,保護江一就如同是鬼獸戰圈那里青天府的人保護南宮無常一樣,不惜代價,因為只有他們,能夠左右戰局的大格局.

雖然江一和南宮無常的實力不高,奈何他們兩人確實很重要.

殺神白起手心一陣灼熱,那太陽真炎的溫度讓殺神白起有些受之不了,翻手之間,那火焰被殺神白起甩回,又一次的打在了方宗的身上,也幸好方宗本就是火焰元素掌控者,被這火焰攻擊,也只不過是讓自己的身體稍微熱了些……

江一脫離了出去,而殺神白起就要緊追,矮人王伏蘭納卻已經將那丹藥的藥效完全釋放在了自己的身體之中,口中又是擒了一枚未曾咽下,矮人王戰斗在最前方,他知道他自己的身體狀況,有了丹藥的支撐,相對來說,才更有了戰勝殺神白起的希望.

矮人王一路小跑的橫在了殺神白起的身旁,將那殺神白起攔下,江一這才有了時間左右環顧周圍的一切,那生之力搖擺不定的光芒越加平穩,眼看好像就要完全溫順下來被那秋葉攝取走一樣.

殺神白起雖然一直都在戰斗之中,可眼神卻也始終撇著生之力的光芒,心中暗暗計算著時間,此刻,已經只剩下半刻鍾了,江一明白,如果半刻鍾內殺不了殺神白起和那個鬼獸,那麼,半刻鍾後,弄不好才是一場大的血雨腥風.

殺神白起再怎麼說也是在仙級之列,決定了他的強不僅僅只在攻擊,還有那幾乎堅不可破的防禦力和不斷衍生的生命力.

只是,殺神白起的戰斗並沒有江一想象中的揮手之間天翻地覆,好像殺神白起的攻擊更加注重刀刀斃命,也幸好如此,方才不會讓周圍的人受到牽連,也幸好如此,才讓矮人王伏蘭納有了不斷鉗制的機會.

矮人族已經死了一大半,他們根本不可能做到和矮人王伏蘭納那樣對殺神白起進行阻止,而精靈族的人雖然也有傷亡,不過真的算起來的話,那也只能說是微乎其微.

每次當精靈族的人遇到攻擊的時候,都是矮人族的人挺身而出,正是如此,才能讓這精靈族的人保存下來生的希望.

殺神白起也知道矮人王伏蘭納和精靈女王艾路娜妲是在等江一,也知道殺了江一,或許戰局便可以結束,因為在自己活動的時候,精靈女王艾路娜妲和矮人王伏蘭納幾乎不可能攻擊到自己的死穴,而殺神白起也很清楚自己如何才會死,殺神白起雖然看似是一個只知道殺戮的機器,事實上,他也不傻,最起碼也清清楚楚的知道周圍都有哪些人能夠傷到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