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四章 相互吞噬(一更)
g,更新快,無彈窗,!

見眾人一一醒來,南宮無常也有了調息的時間,可尚未坐穩,便感覺到好像有兩股很強的力量正向他們靠近,南宮無常抬眼看天,一藍一白兩道身影憑空出現.

看到這兩人,南宮無常一笑,遙遙與高空之上的兩道身影打招呼.

"素衣姐,玲瓏……"

兩人降落了下來,看到周圍的慘狀,又想到了自己兩人之前看到的景象,一時間悲意橫生,可看到夜淚躺在草席之上的時候,兩人完全呆滯了.

"這……這……怎麼回事兒……"

"夜淚……他,死了,之前與殺神白起厮殺,偷襲殺神白起的時候,被殺神白起斬殺……"

素衣突然一陣暈眩,沒想到他們一路走來經過了這麼多的危險,到了這里,竟然出現了有人隕落的局面.

雖說夜淚平日里也是很不正經的一個人,可相處了這麼久,素衣早就把江一,夜淚等等所有人看做了最親密的人,除了自己的父母,便要數到他們了,可偏偏如今有人死了……

南宮無常的背後,江一已經感受到了素衣和玲瓏的到來,此刻的江一,修複好了最後一根經脈,感受著靈力瞬間充盈了自己的周身,一陣舒適的感覺從江一的心中浮現,江一口中吐出一口濁氣,站起身來.

"躲到生之力,我們就能救醒夜淚,奪不到的話,有可能就是我們一起死在這里,這一次,咱們不能再有傷亡,不到迫不得已的時候,決不能死!"

"決不能死……"

素衣和玲瓏亦是握緊了拳頭,聽到江一說夜淚還有希望的時候,一時間也是突然松了口氣,是啊,如果失敗了,如果那生之力被殺神白起帶走,那……他們都要死在這里,就等于是和夜淚一同上路了,生為兄弟,死了,也依舊是兄弟.

"對了,素衣姐,玲瓏,你們兩個怎麼脫離的,那些鬼獸……"

"那些鬼獸好像會相互吞噬,一開始的時候,他們追不上我們,那時候的鬼獸有四百七十只左右,後來,我和玲瓏看到那鬼獸之中好像發生了戰斗,戰斗過後原地留下了一攤綠色的血液,然後鬼獸剩下了兩百頭,不過他們明顯都強大了很多,冷不丁的時候,我被那鬼獸跳到空中拍下來過一次,不過幸好玲瓏救我救的及時,然後他們出現了第二次相互吞噬……還剩下四十七頭,比原先強大了三倍不止,如果按照修仙等級定義,這四十七頭都已經到了煉氣化神之金丹境,已經不是我們能夠對抗得了,我們又一直都關注著你們這邊的靈力暴.動,所以,一直都不敢過來,帶著鬼獸群繞了好多圈子……"

說著說著,素衣突然停了下來,眸子之中好像還有一絲恐懼.

"然後,鬼獸群出現了第三次相互吞噬,這一次,我們看清楚了……就是它們相互厮殺,死掉的,被活著的吃掉,來增強活著的鬼獸的實力,這一次,只剩下了五個,這五個,都在煉神還虛之分神境……"

"對……"玲瓏好像也是一陣後怕,"只差一點兒,他們就能禦空而行了,我們根本就不敢落地,又害怕他們繼續出現吞噬,只要出現一個煉虛合道大境界的鬼獸,我們都死無葬身之地……而那五只鬼獸好像並不會化形,依舊保持著鬼獸的狀態,不過等你們再見到它們的時候就知道了……那些鬼獸,現在已經發生了質的改變,根本不是我們說匹敵就匹敵的,我們現在的這些人,恐怕精靈女王艾路娜妲和矮人王伏蘭納去攻擊殺神白起的話,剩下的所有人,都不見得能夠將那五頭鬼獸攔下……"

"嘶……"江一倒吸了一口涼吸."那現在那五頭鬼獸在哪……"

"被殺神白起帶走了,你們這里的戰斗平息之後,殺神白起很快就出現在了我們那里,我們反應不及,被殺神白起的刀氣劈出好遠,幸好我們本體為靈獸,雖然受傷了,還不至于到身死的地步,那殺神白起好像很倉促,帶著五只異變的鬼獸,便沖到了我們來的時候的那條,後來,我們恢複了傷勢,便回來跟你們彙合了……"

素衣和玲瓏說這些的時候,也是看到了周應,不過雖然好奇,卻也沒有去問,既然他們在這里,那就必然有原因,而且肯定江一是同意的,既然如此,那在這里,也就在這里了,反正只要不影響到他們的安全就好.

精靈女王艾路娜妲和矮人王伏蘭納很快也蘇醒了過來,眼看所有人傷勢痊愈,精靈女王艾路娜妲和矮人王伏蘭納也開始點兵.

精靈族,加上精靈女王艾路娜妲在內,只剩下了三十七個……

當然,這只是說的能夠參與戰斗的精靈,而精靈族中,尚還有數百個沒有什麼戰斗力的精靈,最起碼,也能夠保證精靈族的延續無礙,只是不知道外面的情況怎麼樣了,精靈女王艾路娜妲也只能祈禱著殺神白起出去的時候,千萬不要從他們精靈族的境地經過,要不然,恐怕真的會寸草不生……

矮人族,算上矮人王伏蘭納,只剩下了十三個,一直以來,矮人族都頂在前面,能夠戰斗的,真的不多了,人就那麼多,死一個少一個.

江一他們還有六個人,青天府帶上周應還有十二個.

這是所有能夠戰斗的人了,就算算上亂荒閣秋葉,就算到了隨後他也依舊要和他們一起去抗衡殺神白起,可還能參與戰斗的,加在一起也就只剩下了六十九人,其中大多數都在煉氣化神大境界,殺神白起那里的戰斗力或許只有六個了,卻最起碼也在煉神還虛大境界,而且誰又知道那核心神殿之中,到底該有沒有鬼獸駐紮?那精靈山脈這麼大,會不會還有鬼獸匿藏?

這些,可都不好說了啊,可是他們能不打麼?當然不能,不論是為了什麼,哪怕只是為了活著,他們也必須去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