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章 真的沒有?
g,更新快,無彈窗,!

精靈女王艾路娜妲和矮人王伏蘭納也是拼盡了全力,奈何,他們無論怎麼攻擊,都沒辦法撼動到殺神白起.

他們兩個也開始發慌了,江一能夠這樣牽制殺神白起,他們兩人都看得出來江一要麼是用了某種秘法,要麼已經是拼了命的用出了某種戰技,可無論那一樣,或許傷害都是不可逆的,精靈女王艾路娜妲和矮人王伏蘭納越打越慌,害怕就這麼浪費掉了江一費盡心思,拼了命的牽制這殺神白起.

終究,江一那五枚丹藥的力量用盡了,連江一都想象不到,那五枚吃掉之後,力量幾乎就無論如何也宣泄不完的丹藥,竟然為了鉗制殺神白起,只用了半刻鍾的時間,全部被消耗掉……

江一突然有種虛弱的連眼睛都不想睜開的感覺,殺神白起掙脫了束縛,迫不及待的就要斬殺江一,可遠處,突然有種精純的生命之力好像不斷的在擴散,殺神白起一愣,眸子之中閃現出了垂涎,對著江一冷冷一哼,一招虛晃逼得精靈女王艾路娜妲和矮人王伏蘭納紛紛退讓,便一閃身型,消失在原地.

所有人都知道了,生之力,出世了……

江一猛地栽倒在地,甚至都沒有力氣翻身,面孔栽在雪層之中,憋的江一都有些喘不過氣的時候,江一才感覺到後面好像有什麼人拉了他一把,才讓他重新有了一種重見天日的感覺.

江一長長的出了口氣.

"還是沒能殺了他……"

"生之力出世了,恐怕……殺神白起已經去取生之力了……"

精靈女王艾路娜妲閉上了雙眸,仿佛已經看到了災難的降臨,遙望那祭台中央的鬼獸獸王尸身的時候,發現鬼獸獸王的尸身已經消失不見,不由得,精靈女王艾路娜妲又是開口.

"鬼獸獸王……恐怕已經被殺神白起帶走了,他要用生之力,複活鬼獸獸王……"

"我們攔不住了……"

矮人王伏蘭納也是猛地坐在了地面上,一時間有些失神,周圍那麼多族人和伙伴的尸身尚還帶有溫熱,可是,他們還是失敗了……

江一勉強調節好了自己的呼吸.

"不……不用著急,生之力出世之後,還有一道屏障,就算殺神白起過去了,應該也破不開那道屏障才對,那道屏障,需要九種東西共同開啟,而這九種東西,都在亂荒閣秋葉的手中,目前的狀況來看,秋葉一時半會兒不會出現,生之力短時間應該不會被殺神白起得到,可是……時間久了,就不好說了,畢竟,殺神白起……是仙."

說到仙,江一有些頹然.

而精靈女王艾路娜妲聽到江一的言語,眉頭一挑,顯然是松了口氣,只要不會被殺神白起第一時間得到那生之力,他們就有緩和的時間和余地,可他們最怕的,依舊是殺神白起殺回來……

精靈女王艾路娜妲有些沉默.

"仙……並不是不能屠,就比如,我和矮人王,我們兩個基本上算是偽仙之境,合力對付普通的仙級,已經綽綽有余,而就算殺神白起因為是鐵人的原因,讓他更強,可是,一開始的時候我們還有那麼多人的輔助,卻依舊沒有將他殺死,這……就不簡單了."

"女王的意思是,他根本就殺不死?"

"也不是吧,或許是我們沒有找到殺死他的那個點兒,就比如,普通的鐵人是毀掉腦海和心房,可殺神白起或許並不是,因為,我和矮人王不止一次進行了這樣的攻擊,卻並沒有多大的效果,最多讓他氣勢變得弱了一些,只不過,依舊不能讓其死亡,甚至……過了攻擊的那個勁兒之後,殺神白起依舊能恢複到原來的被攻擊之前的戰斗力,我也很納悶,也不知道到底是為什麼,可能是曆史記載有誤?"

"不可能吧."矮人王伏蘭納搖了搖頭."如果是曆史記載的問題,那江一他們為什麼可以斬殺另外的六個鐵人,這……真是想不明白……"

江一突然有些疑惑的詢問出聲.

"為什麼要同時擊潰鐵人的腦海和心房?曆史之中,有什麼記載??"

面對江一的詢問,精靈女王艾路娜妲或可說是知無不言.

"有!"看著精靈女王艾路娜妲堅定的點了點頭,江一好像突然抓住了什麼似的,就好像想要尋找線索的時候突然有了頭緒,或許這個頭緒,就是為什麼不能殺死殺神白起的原因,見江一這刹那間變得頗為關心,精靈女王艾路娜妲開口.

"說起這鐵人,我之前告訴過你們了,他們是七個人家殺神死後被重新煉制的,只不過七人之中,以殺神白起為最,因為他們之前已經是死人,所以,當初創造他們的那個人為了激發他們的戰斗力,重新激活了他們的兩個地方,一個是心房,控制周身上下的生命里,一個是腦海,積存力量用來攻敵,所以,鐵人在攻擊的時候,雖然有靈力夾雜,卻並不多,因為他們並沒有丹田,丹田或可說是人體之中最為神秘的地方了,就算複活他們的那個天才修仙者,也弄不清丹田的構造,若不然的話,這七個鐵人恐怕會更加完美……"

"沒有丹田?"江一不由自主的皺起了眉頭.

那精靈女王艾路娜妲點了點頭.

"對,沒有……怎麼了?"

"不對勁兒吧,真的沒有?!"

江一又確定了一遍,精靈女王艾路娜妲好像突然知道江一要說什麼了似的.

"你是想說……殺神白起,有丹田?!"

江一點頭了……在所有人驚駭的目光之中點頭了……

"他絕對有丹田,還記得我最後用出的那一招麼?那一招,名為縛身一指,用來控制修仙者周身靈力的運轉,或者說是壓制,不過有一個缺陷,沒有丹田的事物,並不能壓制,這是法則和縛身一指最大的區別,大成時,法則可以定住一切,而縛身一指只能定住有丹田的修仙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