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八章 兄弟,幫我!
g,更新快,無彈窗,!

攻擊殺神白起的人越來越少,那精靈族和矮人族的人因為殺神白起的攻擊成片的倒下,精靈族還稍微好上一些,最起碼不會受到殺神白起最直接的攻擊,而矮人族……還能戰斗的,已經不足十指之數.

江一看到矮人王伏蘭納在垂淚,聽到矮人王伏蘭納在嘶吼,那一聲聲不甘心的咆哮,直擊江一的心髒.

江一坐在地面上握緊了雙拳,手中星芒劍一樣發出一聲輕鳴,似乎,它也在覺得不甘……

江一突然持劍站了起來,此刻他已經沒有多少戰斗的能力了,可他還是想要努力一下,哪怕只有一定半點,或許就能殺掉殺神白起,讓他們脫離危難.

等死的感覺,真的很不好……

江一有種潛在的意識在不斷的作祟,他已經可以接受死亡了,可那種不甘卻是蠢蠢欲動,讓江一終于又一次拖起了長劍,抬步踏向殺神白起的方向.

見江一動了,方宗一樣是抬起了頭,就是這麼一個輕微的動作,讓原莉莉突然從淺睡之中驚醒,那一雙杏眸眼巴眼望的看著方宗,似乎有些哀傷.

方宗輕輕拍了拍原莉莉的腦袋.

"有些決定,終究還是要有人去做,等我,不論是生是死……"

說罷,方宗抱著原莉莉站起了身子,將原莉莉輕輕放下,退後兩步之時,那周身上下的滔天大火,已經開始不斷向四方蔓延,方宗仿佛成了這片空間的溫度來源的中心,所有的熱能,好像都是有方宗所散發的一般.

南宮無常也要起身了,方宗笑著轉頭.

"南宮,你……留下吧,如果我和江一死了,麻煩將我們的尸身,帶到你們的身旁……"

南宮無常鋼牙緊咬,卻又頗帶無奈的松開了握緊的雙拳,他們不是殺神白起的對手,就這一句話,便能將他們所有的信心打敗,因為,殺神白起是仙……

方宗語罷,轉頭就要離去,原莉莉突然帶著虛弱的聲音開口.

"小心點……"

方宗報以一笑,好像頗為滿足,只是,一旦上前,要麼生,要麼死,根本就不可能存在小心不小心的問題,就算再小心,只要殺不了殺神白起,他們也只有身死道消的結局……

江一反正是完全感受到仙級強者得可怕了,這麼多人圍攻之下,包括兩個可以算是偽仙的人攻擊,都不能將其完全打壓,其可怕程度,已經不是江一他們能像樣的出來得了……

看到方宗緊緊的跟了上來,江一輕輕一笑,口中尚帶顫抖之態.

"兄弟,幫我……"

方宗一下子明白了,因為江一已經把所有的靈力全都彙集在了自己的長劍之上,而將靈力向長劍之上彙集的,在方宗的印象之中,只有一招,那一招,名喚法則……

而緊接著,江一突然取出了一個小白玉瓶,這白玉瓶在江一的手心被捏爆,其內露出五個鮮紅的丹藥,江一一把將這五枚丹藥都塞入口中,方宗一時間嚇了一大跳.

"江一,經脈會爆裂了的……"

方宗雖然並不精通煉丹之術,不過本身也可以算作一名煉丹師,他怎麼可能看不出江一取出來的丹藥到底是什麼東西?

那丹藥或許已經可以算作禁忌之藥了,短時間內能夠迅速壓縮周圍的天地靈力為己用,可這樣做的最有可能的後果便是……

短時間內,戰斗力翻升,而自己也有可能因為經脈不能容納那麼多的靈力而出現破損和炸裂,到了那個時候,才叫生不如死,就算僥幸撿回了一條性命,到了最後,也難免出現成為廢人的結局.

江一已經囫圇吞棗一般的將那五枚丹藥咽了下去,一邊沖著方宗咧了咧嘴.

"都快死的人了,還管他什麼經脈爆裂不爆裂,如果我們贏了,爆了也值了,如果我們輸了,既然終究要死,如何去死,也就無所謂了……"

方宗突然笑了,是啊,既然都要死了,拼一把,又當如何那?江一接著開口.

"幫我爭取一息的時間,一息之內,不要讓他攻擊到我,我盡可能的牽制他多一些的時間,讓精靈女王艾路娜妲和矮人王伏蘭納攻擊!"

"好!"

方宗狠狠地點頭,伸出一只手掌,江一亦是伸出一只,與其緊緊握上.

"兄弟齊心!"

"其利斷金!"

兩人語罷,皆是哈哈大笑,而那殺神白起好像根本就不在乎這兩個螻蟻似的,任由他們如何商議,如何鬧騰,殺神白起硬是連頭都不扭,不過,此刻的殺神白起已經有些焦急,這麼久沒有將精靈女王艾路娜妲和矮人王伏蘭納殺死,已經超乎了殺神白起的預料.

江一和方宗互相看了一眼對方,又瞥了一眼遠處的伙伴,便見方宗一沖而上!

或許……這是他們最後的告別了吧.

或許……只是這一聲兄弟齊心,其利斷金,便是江一他們留在這世間最後的話語.

或許……就算江一和方宗拼盡全力,也根本就殺不了殺神白起.

或許……殺神白起冷不丁的一個回頭,便能讓江一和方宗死無葬身之地.

可是,他們都努力過了,他們無愧于心,就算失敗了,他們也算是戰死沙場,這挑戰殺神白起的威名,雖然失敗,卻也是他們日後可以流傳萬古的榮耀!

江一已經默默的運起了法則戰技,而那五枚丹藥此刻已經全部開始吸納周圍的天地靈力了,最起碼,在這五枚丹藥的藥效全部發揮結束之前,江一他們絕不可能出現靈力枯竭的現象,而除非江一一直都大額輸出天地靈力用于攻擊,否則的話,江一恐怕還未看到最後戰局如何,便會因為靈力撐爆周身而死.

方宗此刻已經將那太陽真炎通過火云珠得轉化盡皆繚繞在了殺神白起的周身,而這火蛇,似乎在有束縛的能力之時,一樣的也有些許腐蝕之力,讓這殺神白起一時間一聲慘呼,還未等方宗高興,便見自己的火焰,已經被殺神白起的氣勢所泯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