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六章 困龍在天(三更)
g,更新快,無彈窗,!

"噗嗤!"

刀子入肉的聲音開始在雪原之上傳開,緊接著,便見到殺神白起的肉身之上出現了些許綠色的熒光,這是見血封喉的毒,而夜淚的這一刀,也直接紮在了殺神白起的後心,可殺神白起似乎只是頓了一下自己的動作,身體一震之間,夜淚的身影已經倒飛而出……

同樣的口鼻溢血,而這殺神白起似乎生怕夜淚不死一般,回身便又是一鐮刀劈砍而出,刀芒迅速追上了夜淚,讓夜淚又是一口鮮血噴湧而出,便倒在地面之上,再無動靜……

江一愣了,南宮無常也愣了……

兩人原本就是一種掠陣的狀態,他們並不是一直都處在戰斗的狀態之中,此番慌忙去查探夜淚,卻發現夜淚好像已經沒有了氣息……

江一有些顫抖的收回手,雙唇已經開始發顫.

"夜……夜淚……"

南宮無常也是輕輕晃了幾下夜淚的身體,口中發出陣陣喃喃……

"夜淚,你別開玩笑啊,夜淚……夜淚!!"

江一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了,他想過一切可能出現的情況,卻是怎麼也沒想過自己有可能會面對伙伴的死亡……

此刻,原莉莉還不曾從療傷之中醒來,方宗也一直努力的為原莉莉療傷,他們來的時候是五個,可此刻,好像能夠動彈的,也就只剩下了江一和南宮無常……

江一瞪大了雙眼,這殺神白起一共對他們施展而出了兩次攻擊,卻都做到了讓他們為之心顫的傷亡,可這樣就能讓江一退卻麼?又怎麼可能……

原本,江一他們的到來更多的好像是為了爭奪生之力,多多少少的或許也可以說是為了正義而戰,可是,此刻,突然多了一股仇怨,讓江一有種不殺白起就決不罷休的念想.

江一站了起來,手中星芒劍突然連接上了天空之上的天璣星辰,只不過,這片空間並沒有出現天璣星辰的模樣,而外界,卻可說是都為之一顫……

那天璣星辰在天空之上突然出現了血光,就好像整片大陸,都變得殺意凜然了一樣.

只是,江一絲毫都不為所知,此刻,他看著殺神白起的後背,眸子之中出現一絲決絕的光芒.

江一低頭與南宮無常開口.

"南宮,照顧好夜淚……"

南宮無常下意識的應下,卻是突然反應過來了江一要做什麼,可想要去拉住江一的時候,卻發現江一此刻已經彈射而出,根本就拉之不住了……

江一眯起了雙眸,雙手握住了星芒劍的劍柄,在殺神白起的後背處彈跳而起,劍上光輝四射,口中怒喝而出!

"星芒!!"

整個空間都好像變亮了一樣,在江一星芒劍勢揮出的那一刹那,所有人都是感覺好像有了一種失明的感覺,就連殺神白起,也一樣……

而這一切,江一都看在眼中,星芒的光芒,能夠阻截所有人的視線,卻並不能屏蔽江一的目光,看到殺神白起都用自己的手捂住了自己的雙眼,江一面色更是陰沉了起來,將手中能夠施展而出的劍訣又一次揮舞而出,在星芒即將熄滅的一刹那,江一突然在空中畫起了大陣一樣……

當所有人都能看清楚周圍的一切的時候,江一好像已經完全表演完畢了似的,只見那天空之上被長劍勾勒而出的線條正在不斷的收縮,壓制在了殺神白起的身上……

"法則!困龍在天!!"

怒極之下,江一好像完全突破了法則戰技那已經變為了屏障的地方,法則四式,第四式囚天,第三式困龍在天……用到第三式的時候,這天下萬物,已經唯天不可囚禁……

法則戰技和縛身一指最大的區別在于,法則戰技可以束縛天下萬物,不管是生是死,有靈無靈,還是人為操縱,而縛身一指,卻只能束縛有靈之體的存在……

江一的表演完畢了,也從半空之上平穩的落在了地面上,殺神白起竟然真的出現了些許束縛,好像想要掙脫江一的束縛,可一時間竟然掙脫不了一樣……

江一突然感覺到了一種沖撞一樣的力量出現在自己的身上,瞬間明白過來,法則戰技用到這第三式之後,已經和己身相連,只要對方想要掙脫自己的束縛,那自己也已經可以控制其束縛的能力了,不過,很顯然的也有很大的缺陷,只要束縛被強行沖破,江一必受重傷……

殺神白起畢竟是仙級強者,比江一高太多了,雖然現在江一都感覺的到,自己絕對不可能束縛超過一秒,可這一秒,在很多時候足以影響戰局!

"快打!!!"

江一不敢猶豫,他真的沒有太多的時間,他已經感覺自己七竅出血,自己要撐不住了……

精靈女王艾路娜妲和矮人王伏蘭納又一次動手,這一次,沒有了殺神白起得阻截,精靈女王一箭穿心,奈何依舊沒有造成殺神白起的死亡!

江一也知道,想要讓這些鐵人死去,要在極短的時間里摧毀他的腦海和心房,可這個事情雖然是江一考慮范圍內的事情,卻畢竟是有心無力……

他看到矮人王伏蘭納猛地跳起,那鐵錘已經砸向了殺神白起的腦袋,江一突然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他已經看到了精靈女王艾路娜妲一箭穿透了殺神白起的心髒,只要矮人王伏蘭納砸扁殺神白起的腦袋,他們便要算是勝利了吧……

江一這一股感覺剛一卸下,突然變感覺周身上下都再被撕扯一樣,鮮血從江一的皮膚之中滲出,殺神白起好像是突然從繩捆索綁之中破開了似的,雙臂猛地一張,仰天長嘯一聲!

"啊!!!"

僅此一聲,卻震的江一倒飛,精靈女王艾路娜妲,矮人王伏蘭納等人紛紛倒退數步!

江一在半空之中又是噴出一口鮮血,眼睛有些發困,好像已經感覺到了自己快要死了一樣……

江一手中的星芒劍無聲的融入了江一的體內,而江一已經閉上了雙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