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章 圈套?(二更)
g,更新快,無彈窗,!

"方宗,殺了他!"

江一沒有絲毫的猶豫,他又不是什麼心軟的人,難不成,對面都要想方設法算計自己等人了,自己還要給他們一條生路不成?之所以將這個人束縛起來,歸根到底,江一就是要給這秋葉一個下馬威,就告訴秋葉,只要他敢動手,那自己等人動手殺人的時候,也一樣可以做到毫不猶豫……

方宗真的動手了,可以說是手起刀落,將他那護身短匕狠狠地刺在了之前欲要動手推搡原莉莉的那亂荒閣之人的胸口,這人當場斃命,臨死之前,雙眸之中帶著不甘,帶著恐懼……

江一歪頭看了一眼後面的場景,有嘿嘿一笑與亂荒閣秋葉.

"人……死了,不過如果你要尸體的話,我可以給你……"

"江一!!"秋葉眯起了雙眸,那瞳孔之中滿是陰森!"你知道得罪我們亂荒閣是什麼後果麼……"

"知道."江一淺淺一笑."可是,秋葉,你知道得罪我是什麼後果麼……"

秋葉顯然沒想到江一竟然這樣反問了自己,一時間未曾吭聲,江一接著說道.

"我告訴過你,我有我要守護的東西,誰都不能動,誰動,我要誰的命,親人也好,兄弟也罷,只要我不死,只要你不滅,總有一天,我會親自將你手刃在我的刀下,而你,一而再再而三的試探我的底線,我若再畏畏縮縮,那我就,不叫江一……"

秋葉握緊了雙拳,想要忍下,後方青天府周應卻是起哄.

"秋兄,殺了他,只要殺了他,咱們隨後的計劃都可以毫無顧慮的進行,精靈族算什麼?矮人族又算什麼,沒有你,他們連生之力所在的地方都打不開,就算是殺神白起都不行,你怕什麼了,就算你殺了他們,他們也依舊要靠你打開生之力的大門,只要你開了生之力的大門,拿到了生之力,他們又算的了什麼?殺他們,如同屠狗殺雞……"

秋葉驟然轉頭.

"閉嘴!"

周應燦燦一笑,突然帶著青天府的人轉身,也並沒有攻擊這兩個鐵人,也並沒有前往殺神白起的方向,好像是要退走似的,可是,現在卻是誰都沒有留住他們的能力,只不過,青天府的高手依舊在殺神白起那里,江一他們也看不明白周應到底想要做什麼,難不成,放棄那些高手?然後他們這些並不很強的人,去坐收漁翁之利?

江一心中鄙夷一笑,周應身旁的人確實都是死士,他們確實都可以悍不畏死,可是那又如何?如果精靈女王艾路娜妲和矮人王伏蘭納等人勝過了殺神白起,那就算他們沒有了再一戰的能力,也不是周應現在身後的這些人能夠吃的下的,除非青天府的高手還活著,可是,這里必然也會剩下很多的精靈族和矮人族,這些人,可是一個頗為強大的生力軍,不得不防備.

倒是,如果精靈女王艾路娜妲和矮人王伏蘭納他們都死了,那就證明殺神白起還活著,仙級的人,足以彈指之間滅掉他們所有人,到了那時候,又該怎麼辦?周應他們逃就能逃的掉麼?又怎麼可能……

所以,江一他們倒是真的看不明白周應的想法,只是,剛剛和亂荒閣結成的攻守同盟,好像在江一對亂荒閣的人動手之後又一次變得土崩瓦解.

說周應懦弱?或許不是,若不然,就算周應靠山再強大,青天府路染柒恐怕也絕不會同意讓周應到這里,因為路染柒心中絕對是清清楚楚,周應就是為了來鍛煉,而這一次的行動最好是能夠拿到那生之力的,就算不能,最起碼,也要盡可能的阻止他人拿到和在出去之後給青天府傳遞信息和確認堵截方位的.

路染柒能讓周應來,證明了周應有勝任的實力,最起碼在思前顧後方面和膽識方面都是一流的存在,或許也是一個戲精,有可能把自己表演出的一切弄得天衣無縫,會給江一他們一個假的認知,在最後的時候突然爆發,如果真是這樣,那才可怕.

可江一突然想到了周應帶人離開之前說的那些話,明面上,好像是在唆使亂荒閣的人動手殺江一等人,事實上,卻是給江一傳遞了很多的信息,比如……

周應說,只有亂荒閣的秋葉可以打開生之力的大門,生之力具體怎麼誕生,江一他們都不知道,可是,一路了,江一他們清清楚楚的知道亂荒閣知道這死亡之地生之力誕生之處的信息是最多的!那個生之力的大門,或許就是核心神殿的大門?再或許是其他的什麼?這些,江一就不得而知了……

只是,周應還說了,只有亂荒閣的秋葉,可以打開生之力的大門,這又是什麼意思?難不成生之力的降生,外面依舊會有屏障之類的東西會出現?或者說,還需要打開某些東西?

而打開那大門的鑰匙一類的東西,就在秋葉的身上?或許就是這樣吧……

最起碼,江一是這麼想的,至于這個消息是真是假,江一還真的就無從考究,他們對死亡之地的認知基本上來說真的是處于小白的狀態,什麼都不知道……

可如果是真的,那秋葉還真的就暫時不能殺,如果是假的,那有可能自己在現在這一刻開始,便已經進入了青天府周應的圈套,或者是青天府周應和亂荒閣秋葉聯手制定出來的圈套……

江一一時間分辨不清,抬頭仔細的盯著秋葉的面孔,只見秋葉的面孔之上好像有一絲焦急掠過,在江一緊緊的盯著他的面孔之後,秋葉躲閃了一下,在回頭的時候,那一抹緊張,已經消失不見.

江一唇角又一次勾起了一絲淡笑.

"秋葉,青天府的人走了,你們這十三個人可還真不見得打的過我們五個,怎麼……要打麼?要的話,奉陪到底,不要的話,就快滾蛋,然後洗好脖子,等著我……去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