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七章 賭(四更)
g,更新快,無彈窗,!

"噗嗤!"

這一聲並不算清脆,卻也是頗為紮耳了,周圍不少人都聽得清清楚楚,接下來,便是"咣當"一聲,好像什麼東西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之上,所有人都是轉頭,正見江一那星芒劍劈下了面前鐵人頭顱的劍尚還未曾收回……

所有人都反應過來了,江一已經動手了,他們自然也是不甘示弱,畢竟,他們要斬殺這六個之後,集中力量攻擊白起,歸根到底,白起才是他們最大的目標.

可就在江一他們准備抬頭去攻擊旁邊的另外一個鐵人的時候,只見這個剛剛被江一砍掉了頭顱的身影突然抱起了自己的頭顱,站起了身子,將自己的頭顱又重新放在了自己的脖頸之上,原本鮮血淋漓的切口,好像因為這頭顱的歸位而停住了似的……

江一嚇了一大跳,遠處,精靈女王艾路娜妲的聲音傳來!

"殺死這些鐵人的方法有兩個,第一個,將他們轟成渣!第二個,破壞他們心脈和腦海,這些鐵人沒有丹田,只要心脈和腦海同時破壞,他們就完蛋了,一定不要有存留,無論是刺穿心髒沒有擊潰腦海也好,還是砍掉了鐵人的頭顱卻沒有刺穿鐵人的心脈也罷,只要他們尚有一種感知在,他們幾乎就可以做到不死的程度!"

江一一時無語,若是早些說,最起碼自己也能在這個身影頭顱未曾被放回去之前刺穿他的心脈吧,哪曾想等人家都複原了,精靈女王艾路娜妲才說出口?

額……這就有點尷尬了吧.

不過,江一他們也只能認命,好在知道了斬殺它們的辦法,江一也是與南宮無常使了個眼神,他們之中,所說破壞力最強的,恐怕就要數南宮無常了,哪怕他的修為在眾人之中最低,可僅僅是他手中的開天刀,一刀劈下的時候,都能讓這周圍的環境天崩地裂,唯一有點不好的就是,這開天刀的刀勢太慢了一些,若是對手移動性很強,開天刀的刀勢也就真的成了嚇嚇人罷了……

"一息,夠麼?"

江一知道開天刀的刀勢需要蓄力,而且時間越長,危力越大,可畢竟這鐵人的實力也比江一他們高太多了啊,一息的時間,已經是江一的極限,不論是縛身一指也好,法則戰技也罷,歸根到底的來說,都太消耗靈力了,為了接下來的戰斗,江一可不敢隨意揮霍.

南宮無常點了點頭.

"夠了!"

江一頓時輕咬下唇,猛的沖向之前那道身影,此刻,那道身影已經有了防備,江一到的時候,這身影已經拉起了身旁的闊劍,似乎欲要將江一一刀劈為兩半,江一頓時在半途之中換了步法,飄忽不定之間,向那鐵人的身旁靠攏!

"鏘!"

刀與劍的碰撞,江一手中的星芒劍已經成就了仙劍,可在碰到這長刀的時候,依舊出現了些許震顫,江一的虎口已經有些發麻,那嘴角的地方已經溢出了鮮血,同樣的,江一也需要時間,他需要的時間雖然沒有南宮無常需要的多,可他最起碼也要有用出縛身一指或者法則戰技的時間.

原莉莉此刻倒真的是幫不上什麼忙,江一和這個鐵人太膠著了,原莉莉還真的害怕出現誤傷,一時間還真的就是干著急,而方宗則是揚起了火焰,雖然繚繞在了這鐵人的身側,卻總是有種將這鐵人煉化的更加堅實了一樣,方宗也是無奈,可自己的火,好像對這鐵人來說用處並不是很大似的……

夜淚悄無聲息得到了這個鐵人的身後,在江一之前劍痕的地方狠狠地紮進一刀,這人好像根本不知道痛苦,渾身一震之下,夜淚倒飛而出,手中無光短匕卻是定在了這鐵人的脖頸之中!

只見這鐵人一把將這短刀拔了出來,反手就向夜淚所在的地方刺去,尚未起身的夜淚慌忙撐著身體向後移動,卻是見這無光短匕更好刺在了自己的兩腿之間……

夜淚只覺周身一陣發顫,好像雙腿之間一亮,有一團軟肉縮成了一團……

夜淚可真的是嚇壞了,沒有練功也就算了,差一點,還就變成了太監?這可不得了……

江一可沒空去管夜淚了,他只是看到夜淚還活著,便又一次全神貫注的將所有的注意力都注意在面前這個鐵人的身上.

這鐵人大刀又一次護在了自己的身前,讓江一在攻擊的時候那長劍又一次劈砍在了長刀之上,震顫之間,趁著這鐵人抬刀欲要劈砍而下的時候,江一抬手揮動了戰技法則……

那劍芒在空中勾畫出一道又一道的紋路,漸漸的向中央的位置收斂,只要完成了對這個鐵人的合圍和包繞,這鐵人便會在頃刻之間定住周身!

偏偏的,江一確是在用自己的生命去賭……

那鐵人的大刀已經高高揚起,眼看就要劈砍而下,只要江一再不躲閃,等到大刀劈砍下來的時候,江一必然會被這鐵人劈做兩半,江一可沒有這鐵人的起死回生的能力,他要是被劈開了,那就真的完了……

可江一他們沒有選擇的機會和時間,他只能和時間賽跑,賭自己的法則戰技,能夠在這長刀落下來之前將其束縛住!

可後面方宗等人卻是都嚇壞了,方宗已經抬起了自己的步子,欲要在江一如果沒有在最後一刻鍾躲開的話,便用自己的身體將江一撞開了!

南宮無常自然是知道江一要給他爭取時間,卻還是目眦欲裂,此刻口中厲喝而出……

"江一!快躲開!你他媽的快躲開啊!!"

"江一!!"

原莉莉也是嚇白了面孔,而原本剛剛爬起來的夜淚也是嚇得魂飛魄散,真的就要砍到江一的頭頂了,夜淚完全呆滯住了,好想他根本就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完全亂了手腳……

方宗終于到了近前了,就要撞開江一的時候,只聽江一口中突然發出一聲爆喝!

"法則!!束人于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