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二章 精靈女王的強勢(四更)
g,更新快,無彈窗,!

秋葉終于晃晃悠悠的站了起來,還沒站穩,便被素衣卷起的狂風卷到了自己等人的身前,那亂荒閣的人剛要過來,卻看精靈族的人竟然一同搭箭上弦……

"誰再亂動,別怪我們精靈族無情……"

矮人王伏蘭納皺著眉頭上前,這一次,他倒是不想插手,可如果再不插手的話,面子上總歸是不太好看,畢竟原本來說,青天府和亂荒閣的人是和他們一起來的,如今他們都被打成這樣了,如今還要動手,如果精靈族不動手了也就算了,偏偏精靈族的人卻動手了……

矮人王伏蘭納如果再不說點啥,恐怕真的就要被指著鼻子說慫包了,雖然好像這也沒啥,偏偏矮人王就是愛這個面子.

"艾路娜妲,你過了吧,這是他們人族與人族之間的戰爭,你們牽扯進來,算是怎麼回事?"

精靈女王只說了一句話.

"因為,曾經和我們一起在這里生活過的那兩個人,為了這七個人,來找過我……"

矮人王伏蘭納原本尚還准備勸阻些什麼,此刻卻是突然退了回去,好像根本就沒有看到這邊的場景似的,青天府的人又是一驚,這都怎麼回事兒啊,怎麼還有人專門為了江一他們去和精靈女王艾路娜妲說過什麼?而那專門去找精靈女王艾路娜妲的人,矮人王伏蘭納惹不起?

青天府越看,心中越驚,卻已經有了定計,甚至已經給江一他們判了死刑……

而亂荒閣的人一時半會兒還真的就不敢亂動了,江一抬步走到了秋葉的身前,一把將其衣領提起.

"如果不是因為我們有共同的敵人,我真的想現在就殺了你……秋葉,別再逼我!"

江一隨手一扔,將秋葉扔出了好遠,而到目前為止,江一是徹徹底底的把青天府和亂荒閣的人都得罪了,可那又怎樣那?江一又何曾怕過他們?就如同江一現在所說的,他們現在還有共同的敵人,不過,江一一樣是給他們都判了死刑,他們決不能活著從這里走出去,不論是為了自己等人的安危,還是為了自己的父親母親……

現在的江天命,黎落,江小玥都寄人籬下,偏偏卻正是在青天府和亂荒閣,青天府還好,最起碼,路霓裳還在那里,就算事兒再大,只要是動了江天命和江小玥的,江一相信,路霓裳一定會想辦法幫他攔下,可亂荒閣那邊,就真的只能說,一定不能有一絲半點的消息暴露出去了……

江一已經做了決定,此次出去之後,一定要把自己的母親從亂荒閣接出來,以前,孤先生不讓自己去,是怕自己的母親生命受到威脅,現在,他解除的東西越來越多,終究會因為這些事情得罪越來越多的人,自己的母親孤身在亂荒閣,江一始終是不放心.

那秋葉仿佛受到了極大的侮辱,可看到江一身後那架起的精靈長弓,一時間也只得忍氣吞聲.

原本,三方都在希翼其余兩方對打,現在,三方的狀況又一次發生了微妙的轉變.

江一要讓亂荒閣和青天府的人都死在這里,青天府和亂荒閣卻是暫時統一了戰線,都想要殺掉江一他們,而青天府是暗的,他們雖然也吃虧了,可是相比于亂荒閣,他們的好像還就真的不是啥大事兒,周應更傾向于看笑話,然後亂荒閣的人去打,因為這精靈族和矮人族的眾目睽睽之下,他要是動手了,恐怕還會成為兩方的公敵才對吧……

那個洞口終于到了,只不過,原本這五方隊伍好像還勉強算是一塊兒的,可現在,卻因為江一他們,又被拆分了開來.

可是,真的要說起江一他們直接點名讓青天府和亂荒閣的人一起過來參加到這次的戰斗之中後悔麼?又怎麼可能,江一怎麼可能不知道,就算自己不喊這些人,這些人也會讓矮人王伏蘭納將他們暫時幻化為矮人跟進來,到時候暴露的反而是自己等人,倒是對自己等人不利,現在再怎麼說,好歹也是自己等人在明,終究要被他們看到.

這洞口,依舊是半遮半蓋,江一他們在離開的時候並沒有破壞這里的環境,畢竟誰也不知道會不會有那個鬼獸什麼的抽風了從這里經過發現這里有人來過,可也就在這洞口之前,精靈女王艾路娜妲停了下來,轉身與眾人開口.

"再說一遍,不管我們有什麼仇怨,在內部的時候,必須團結,如果不的話,別怪我的箭,我不可能因為個別人,而影響到我們的大局,另外,伏蘭納,你們矮人族走前陣,青天府,亂荒閣和我還有伏蘭納一起在最前面,然後是江一他們七個人,最後是我們精靈族!"

矮人王伏蘭納但是沒有任何意見,頓時開始調動矮人族的兵馬走向最前方,將精靈族的精靈完全護在了後面,可周應和秋葉卻是不願意了.

"憑什麼,憑什麼我們打頭陣,卻要讓江一他們走在後面?!"

"憑他們的整體實力只有煉氣化神之心動境,而你們之中,比他們修為高的,一抓一大把,如果你們不願意,可以退出去,退出去的代價,便是放棄生之力的爭奪,當然,為了防止你們出爾反爾,放棄的代價,就是接受我們精靈族的憤怒……"

精靈女王艾路娜妲在江一等人的心中好像一直都是一個溫文爾雅的存在,可現在,卻想是一個十足的暴?君,好像什麼都要他一手決定一樣,而偏偏矮人族贊同了精靈女王的這個決定.

"對,我們矮人族還指望生之力重新現世把我們從這里帶出去那,如果你們放棄了那也好,給我們的機會更大一些,當然,作為代價,是死亡……"

這矮人王伏蘭納好像突然就翻臉不認人了,這亂荒閣和青天府的人是他帶來的,可此刻,好像突然不認識他們了似的,言語之中,盡帶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