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章 威脅(二更)
g,更新快,無彈窗,!

對于矮人王伏蘭納和精靈女王艾路娜妲說的一切,青天府和亂荒閣的人一樣聽的是面面相覷,雖然聽起來好像很厲害的樣子,可兩人言語交談之中卻無論如何都沒有提到那個人的名字,讓他們一時間根本就無從考究,更別說是什麼知道是什麼人在這里布下了這樣的一個局了.

可他們同樣的沒有去問,反正也知道,就算問了,這兩人也不會說.

不過,眾人終于在精靈女王艾路娜妲的帶領下開始向那之前他們找到的洞?穴的地方前進了.

亂荒閣的領頭人秋葉在行進的過程中湊到了江一的身前,與江一制式一笑,看上去有些干巴巴的,好像根本就和江一不是一個檔次,來和江一談話已經很高看江一了似的.

"江一小兄弟,之前也聽精靈女王說了你曾經探查過核心神殿的外圍,而且看到了什麼東西,可是據我所知,核心神殿十米之外,往里面看的時候什麼都沒有,而進入十米之內的時候,有力量推阻,而且推阻的力量很強,所以當時周應撒氣,並沒有進入,我們的人有周應阻攔,一樣沒有進入,後來他們被你們趕走,就連他讓死士進去的機會都沒有了,所以,不知江一小兄弟可否告知,你都看到了什麼?那里面,是不是有什麼東西?"

江一回頭撇了秋葉一眼.

"我看到,門開了……"

"就這些?"

"就這些!"

"可是,江一小兄弟後來身受重傷,總不可能是那門開了嚇得吧."

江一抿了抿唇,便不再說話了,秋葉還要追問,夜淚一把將其推開,胳膊已經摟在了江一的肩膀之上,轉頭與秋葉開口.

"問事情就這態度,滾一邊去,我的兄弟,可是不需要遷就任何人的……"

"夜淚,你,管的有點多了吧."

"那又怎樣?不服來戰啊,別以為你實力高我就怕你,就算這里沒有我們幽靈學院的護佑,我們也照樣不怕你們!"

"呵呵呵……"秋葉突然在腰間一抹,好像真的要攻擊似的,夜淚一見這情形,頓時也是不甘示弱,那無光短匕一時間落于手中,江一他們頓時也是轉頭,眼看一言不合,就要動手.

精靈女王艾路娜妲也是無奈了,江一他們……這也太能找麻煩了吧,先是和青天府差點打起來,這才幾句話,就又要和亂荒閣翻臉?人家雖然人少,可人家也不是紙老虎啊……

青天府的人倒是樂的看戲,現在的局面其實很微妙,江一他們希望亂荒閣和青天府的人都死在這里,亂荒閣的人希望江一他們和青天府打個兩敗俱傷,青天府則是希翼著亂荒閣和江一他們打個你死我活.

反正大家各有各的心思,歸根到底,卻全都是為了那生之力,只要現在隨便一方出現大的傷亡,對于另外一方都是天大的好事,哪怕現在看上去青天府和亂荒閣已經聯合了,可不管怎麼說,終究也是兩個勢力,歸根到底,依舊不是一條心的人.

而現在的局面,好像江一他們和亂荒閣真的要開打了……

那秋葉身影一動,在空中帶出兩片刀花,那锃亮的光芒出現在夜淚的眼前,夜淚下意識的抬高無光短匕,將這一擊攔下,而也就是這一擊,夜淚吃了個大虧,連退數步,方才穩住身影,不過,依舊是氣血翻湧,江一順勢已經拉出了星芒長劍,那劍光尚還未曾完全展露,江一便已經從秋葉和夜淚的中央刺過,將那夜淚向後推了一把,自己的劍尖,已經朝向了秋葉的短刀.

"干嘛,想動手啊,正好,哥們我也手癢癢了……"

江一猛地一瞪地面,揮動著星芒劍已經靠向了秋葉的近前,其實,江一需要一場戰斗,最起碼樹立起暫時的威名,要不然的話,在之後的戰斗之中,他們只會被處處擠兌,他可不想萬一出現了什麼狀況,這亂荒閣的人和青天府的人丟下自己的伙伴,將他們充做擋箭牌.

正好這秋葉來找麻煩,江一自然也就不會放過這個動手的好機會,他能看得出,秋葉的實力比他高一級,並不是這亂荒閣中的最強者,很顯然,秋葉應該也是亂荒閣中的領袖之子,身份和周應相仿,再或者,是年輕一輩中,被勢力頗為看中的,此番出來曆練的佼佼者.

江一挫的,就是這種人的威名.

幾次碰撞之後,在秋葉的耳邊,冷不丁的傳來了江一的話,聲音很輕,卻讓秋葉聽得很真切.

"縛身一指……"

這一招,秋葉並沒有見過,突然被定住了身形,讓這秋葉一時間有種慌亂沒來由的自心而生,下一刻,江一的劍,輕巧的搭在了秋葉的脖頸,江一一笑,並沒有言語,卻也並沒有再做逼迫.

那亂荒閣的人頓時慌了.

"江一,你放肆!"

"別忘了,你娘還在我們亂荒閣的手中,惹毛了我們,等我們從這里出去,你娘必然不得好死!"

"江一,放開少主!"

那話語之中,威脅之意可不少,讓精靈女王艾路娜妲和矮人王伏蘭納都是有些愣住了,怪不得江一他們對亂荒閣一樣有敵意,原來這個看上去只是讓人感覺頗為優秀的年輕人,竟然值得被亂荒閣鉗制?雖然這種鉗制讓人很不爽,可說句不太好聽得,不是所有人,都有這個被人利用和逼迫的資格,既然被利用和逼迫了,那便必然有原因的存在,要麼是這個人有能力,要麼是這個人有其余勢力想要得到的東西……

精靈女王艾路娜妲和矮人王伏蘭納和更相信江一屬于前者,而事實也正是如此,正因為江一的能力,亂荒閣才讓他橫掃西北,事實證明,江一基本上已經做到了,而從始至終,他們真正動手的人,也不過他們面前的這七個少年罷了……

江一聽到那其中的言語,頓時咬緊了鋼牙,眼看就要忍不住動手斬殺秋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