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一章 你沒啥腦子,坐一邊兒玩兒去……
g,更新快,無彈窗,!

周應一樣是知道精靈族和矮人族的約定的,誰能先得到神秘力量,誰就能先從這片空間之中走出去,現如今,他們等于是第三方的人群了,兩方爭奪得競爭壓力都已經不小了,成功率也只有一半而已,現如今又多了一支隊伍,三支隊伍一同爭奪,只剩了百分之三十多?周應自認為,自己如果是精靈女王的話,那無論說什麼,自己也不願意啊……

現在的狀況下,雖然好不容易得到了矮人族的支持,卻也不代表精靈族我一定會支持他們啊.

天知道精靈族和矮人族的人在這個地方呆了多少年,以當初他們見到矮人王的情形來看,他們早就在這里待的厭煩了,誰知道這個哪怕是天下都在傳聞愛好和平的種族,會不會一樣的因為這些事情出現暴.亂?

畢竟在一個地方待的太久了,哪怕是個鐵人,性.情都要出現改變了吧……

周應自認為是為了顧全大局不被精靈族的人發現,這一聲爺爺叫的雖然結結巴巴的,卻也是被江一等人聽得清清楚楚,這叫的可是讓江一他們都笑歪了嘴巴,爽啊……哪怕是他們現在被識破了,哪怕是他們現在都不的不和對面打起來,江一他們也心甘情願啊.

"你們還要在這里干嘛?"江一挑了挑眉毛,一邊把玩著手中的箭矢,一邊晃動著另一只手的弓胎."怎麼,聽聞神秘力量要出世,迫不及待的要來探查一下?怕我們不願意,故意弄來點兒小輩,想要在隨後咱們兩方的爭奪中把我們精靈族繼續丟在這里,然後你們矮人族全都出去?"

"不不不……"

周應口中趕忙拒絕,心中卻更加確定了江一他們就是精靈族的身份,畢竟這件事情在周應的想法之中,也就只有矮人族,精靈族,還有青天府和亂荒閣在這個空間之中的那些人知道罷了.

"那還不走?"

江一下逐客令了,他們只有三個時辰的時間,三個時辰之後,他們會從現在的面貌恢複到他們原本的面貌,這三個時辰說起來不短,同樣的也不算太長啊,他們需要時間探查,可這些人不走的話,他們怎麼查?雖然可以就打著精靈族的身份就在這里在周圍查探,可誰也不知道到底要多長時間,萬一三個時辰之後,他們正好查到重要的地方,難不成他們還玩退走?

之前精靈女王艾路娜妲也提了一嘴,平日里,精靈族和矮人族的人並不會出一定的固定范圍,也就是說,只要亂荒閣和青天府的人不過來,就算江一他們恢複了原貌,一般情況下,矮人族的人也不會發現,他們的身後又就是精靈山脈,探查清楚之後,他們可以隨時離開,隱在山林,可有人在這里吧,就不太一樣了,處處都需要防備對方會不會發現自己的身份,又害怕自己好不容易弄出來的成果被對方發現.

這一次,周應倒是沒有退讓了……

"精靈……精靈爺爺……"

每當聽到這個稱呼,江一那個心那,就格外的舒暢,就好像沐浴在春風里,一個字,太特娘的爽了!

可這並不能打消江一對于這件事情的避讓,一碼歸一碼,打趣周應是一回事兒,他們探查核心神殿是另一回事兒.

那周應接著說道.

"既然精靈爺爺你都知道我們的目的了,那大家就心照不宣,這核心神殿的范圍這麼大,靠向精靈族的那一半,我們絕對不動,我們只在我們矮人族的這一端探查,怎麼樣?"

"不怎麼樣……"

江一雙手抱懷,看上去好像根本就沒得商量.

"我們只需要三個時辰,三個時辰之內,不論我們有沒有談查到結果,我們都會離開這里,如何?"

江一心中一突,看上去周應他們保持矮人族的姿態,也就只有三個時辰的時間?怎麼這精靈女王和那矮人王都是一樣的手段……

可江一依舊在搖頭,三個時辰,萬一自己的三個時辰先到那?

這周應抱著試一試的態度似的,有些謹慎的開口.

"那……兩個半時辰?"

"兩個時辰!沒得商量!"

"行!"

周應一咬牙,應了下來,江一則是伸手一指,讓周應等人到了周應口中的屬于矮人族方向的那一半的核心神殿之處.

周應心中有鬼,江一也是心中有鬼,只不過江一看穿了周應,周應卻並沒有看穿江一,周應可謂是帶著人將自己等人的身形完全靠核心神殿的一面牆壁給遮蓋住了,江一他們要是不錯身去看的話,根本就發現不了周應他們的位置,不過,這對江一他們來說,倒也不算壞事,江一他們也是在周應他們在那邊沉思之後,回到了他們原本已經准備開始試探那個力量的位置……

江一輕聲開口.

"咱們隨意點,咱們越隨意,周應他們越緊張,真正的矮人族應該不會過來,就算他們過來了,這對面一片平原咱們也是可以看的清清楚楚,隨時都可以把身後山脈中的艾力前輩他們叫出來幫咱們頂住……"

"恩……方宗,你沒啥腦子,去一邊兒坐著玩兒去吧,我們這兒也用不上你……"

若是別人說這話,方宗弄不好就要炸毛了,可說這句話的卻是原莉莉,讓方宗卻是一時間慫了,沒腦子這三個字,無論怎麼聽,好像都很讓人不爽,可那又怎樣那?方宗還真的不敢反抗,雖說這段時間原莉莉對方宗的態度好轉了不少,不過依舊是若即若離,讓方宗心中很沒譜,當然是要一如既往的表現的很聽話的樣子……

方宗一臉郁悶的,聽著背後那似乎是嘲笑一般的聲音踢著腳下的石子坐到了不遠處的一處石頭上,頗為無聊的扔著石子,而方宗坐的這個位置,偏偏讓那周應等人都看得見,一時間,方宗雖然無聊,可真的是隨意的不能再隨意了,卻讓周應等人,如坐針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