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章 過去了
g,更新快,無彈窗,!

"還有這種事兒?"

"或許……是某個年代的風之元素掌控者,或是某一代風靈獸留下的余威,總之,小心點……"

江一亦是點頭,在這疾風之中稍作停留,便眉頭輕皺與眾人開口.

"前面的尸體越來越多,也不知道青天府和亂荒閣的人在這里丟下了多少人的性命,咱們悠著點兒,他們是靠人命走過去的,咱們可不行,咱們只能在保證咱們自己人的絕對安全之下向前行進!"

"明白."

明白這兩個字,被眾人輕聲吐出,卻又有種莫名的壓力,江一他們繼續前行,一邊已經放開了他們的護身靈力,那外面的風壓縮的越來越緊,禦風珠雖然多少還有點作用,可已經快要護不住江一等人的周身了,素衣手中原本碧光瑩瑩的禦風珠,此刻仿佛格外的暗淡,就如同風中殘燭,看上去就好像不知道什麼時候就要泯滅消散,頓時,江一又停了下來.

"不行了,再往前走,恐怕咱們也要有傷亡了……"

這般說著,原莉莉突然閉上了雙眼,那神識海盯著風中的力量向前方蔓延,刹那間,原莉莉口角溢血,她身旁的方宗慌忙將其攙住,卻見原莉莉依舊未曾睜開雙眼,不多時,原莉莉的面色已經如霜似雪,氣息都開始有些薄弱的時候,終于睜開了雙眸.

"大概……大概還有三里有余……過了這三里多的路程,前面就已經沒有青天府和亂荒閣的尸體了……"

原莉莉聲如蚊嘶,卻依舊傳到了江一等人的耳朵之中,話音落下,原莉莉突然有些泄氣,就要暈過去的時候,被身旁的方宗喂下一枚丹藥,一邊拉著她坐落下來,幫其運化藥力.

江一等人趕忙護在外圍,將那禦風珠放在了原莉莉的身旁,保證著外面的這些疾風沖不到此刻已經沒有抵抗能力的原莉莉身旁.

"三里過後,就安全了?可是這三里,咱們怎麼過,除非有人能夠在外圍抗住,否則咱們恐怕怎麼也出不去吧……"

"另外,三里之外是不是真的安全,還真的不好說……"

夜淚沉下了面孔,江一聽到這句話點了點頭,接了下來.

"沒錯,三里之外,到底是這青天府和亂荒閣的人安全的走出去了,還是因為扛不住這疾風,都死在了這里……"

"這個,還是要問原莉莉吧,咱們等等,等她情形,不要再用神識探查了,很不安全,這里面恐怕真的有素衣姐說的力量夾雜,以咱們現在的能力,就算去探查,也就只能和原莉莉一個結局."

接下來,便是無聲的等待,江一他們動都不敢亂動,畢竟這禦風珠籠罩的范圍內,最起碼還是安全地帶,可如果他們隨意走動的話,誰知道會不會那一下踏錯了步子走了出去?那可真是拉都拉不回來,也就只能和他們腳下的這些碎肉一樣,死無全尸,永遠的就在這一片荒蕪寂寞的冰原里,慢慢的,被所有人遺忘……

原莉莉清醒的時候,江一他們已經等了好久,素衣已經有些支撐不住靈力的消耗,讓江一他們散出了靈力強行頂住,可這風層之中,仿佛天地之間的原始靈力都被吹的不容其中,讓江一他們根本就入不敷出.

此刻,見原莉莉醒來,眾人突然松了口氣,一邊出聲詢問.

"三里之外,到底是什麼樣的環境?"

"好像神識突然得到了釋放,就像原本束縛的枷鎖突然被解開了一樣."

原莉莉並沒有回答江一的問題,倒是轉言說了她所感覺到的事情,江一等人一喜,這樣來說的話,那個地方,應該就是這風層的另一面?只要到了那里之後,他們就能安全的繼續走下去?

不再猶豫,江一便准備踏步前行,因為他們實在是沒有了太多的靈力供應他們在這個地方消耗,如今只能最快的速度,從這里沖出去.

一步已經踏出,江一便感覺到了越來越強的壓力,沉吟之間,江一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

"對了,咱們還有鐵皮猛犸的皮,幸虧當初分割了下來,快,各自取出來,架在自己身體的最外圍,咱們沖出去!"

所有人都是眸中一亮,頗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明明就有最好的防具,他們確是硬生生的頂著強風走到了這里……

鐵皮猛犸的象皮當時已經被江一等人分割,此刻,幾人人手一塊兒,將七人的身體完美的護在其中,原莉莉走在正中央,拿著禦風珠,用那微弱的力量勉強和這里的"風"做著抵抗,一邊探出些許神識,卻又並不擴展,只是守護在江一等人的周圍,防備著任何意外的發生.

"磁剌……"

"磁剌……"

這樣的聲音讓江一等人聽得有些發怵,可江一等人卻也清楚的知道,這聲音的來源來自于外面的"風"劃在了鐵皮猛犸的鐵皮上,江一他們只覺一股強烈的推意,就好像想要把他們擠壓在一起,為了節省靈力,江一他們一時間也只能向內收縮了些許,卻也感覺到鐵皮猛犸的鐵皮上,似乎已經因為風的力量,變得越來越削薄……

江一他們越加畏懼了,雖然這鐵皮猛犸的鐵皮並沒有經過特殊的處理,可這防禦力,竟然頂不住風的切割?若是對外人去說,恐怕必會讓人笑掉大牙,可事實上,卻真是如此……

好在這"風"只是對外攻擊,並沒有真正的和外界的風那樣無孔不入,倒是讓江一他們有了一個能夠安全走出去的可能.

越來越近了,那風的力量也越來越強,江一等人只覺這鐵皮猛犸的鐵皮快要被削成紙片了,他們才終于走到了那青天府和亂荒閣之人最後一批死在這疾風之域的那些人那里……

面前,是一片屏障,云霧繚繞,有些看不清對面的景象,而此刻的江一他們來不及興奮,因為他們已經堅持不了多長的時間了,正當他們要沖過去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