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九章 風?
g,更新快,無彈窗,!

"分支怎麼了?還不許滅了主干啊,再說了,鬼神塔真的倒了,也不見得是壞事,我以前也研究過大陸的曆史,我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可從我爹說的話中,也能感覺到他對鬼神塔有一種忌憚,那種忌憚不是上司和下屬的那種,而是對鬼神塔有所恐懼,並且,上一次鬼神塔攀登和這一次鬼神塔攀登,但凡看到是神靈榜和鬼靈榜前十的人攀登,我爹都會在眼底深處出現一些暗淡,或許連他自己都沒察覺,可我卻能感覺到這種暗淡,好像是因為損失了什麼似的……"

這些話,夜淚倒是第一次說,繞是江一他們都很熟絡,夜淚依舊是沒有說過,此次一說,卻讓這所有人都注意了起來.

最有發言權的,或許就是江一了,因為這些人之中,也唯有江一,真正的身處在鬼神塔的直屬統治之下.

"鬼神塔……"

江一沉吟了一下,想要說什麼,卻嘟嘟囔囔了幾聲,然後便又閉口不談,夜淚似乎又想到了什麼.

"對了,當初我也想攀登鬼神塔,我爹不讓,後來你和靈塵要攀登,我去找過我爹,我爹與我說,誰都可以,我就不行,你失敗之後,被人帶走,我去藏書閣找了關于鬼神塔曆史,鬼神塔成立在鬼神大陸之前,鬼神大陸戰亂不斷,鬼神塔來之後,這戰亂一一平息,看上去是好事,可是,史書中也記載了,鬼神塔進入鬼神大陸之後,明面上的戰爭雖然停止了,可是,暗中卻變得硝煙不斷……"

"反正這個勢力並不簡單,也別瞎猜了,總有一天,真相終會大白,明面上這一次鬼神塔並沒有參與這神秘力量的爭奪,可是,暗中……依舊有鬼神塔的身影,甚至七大統禦勢利之中的人,曾經因為在幽靈學院就讀,就有可能暴露給鬼神塔任何消息,所以,看起沒有介入這樣的小規模爭奪,實際上,鬼神塔的勢力分布已經遍布了整個大陸的任何勢力,加上鬼眾的任務,一樣也證明了鬼神塔對這神秘力量的看中,而現在,鬼神塔很有可能……"

江一說到這里,突然頓住了,夜淚眉頭輕皺之間,接下了江一的話語.

"很有可能已經包圍了死亡之地,甚至,想要借助那神秘力量,肅清鬼神大陸的力量……"

"有可能吧,畢竟亂荒閣拼了命的爭奪,終究是為了從超一流勢力的地位更進一步,這樣的心思,可不僅僅只有亂荒閣有,鬼神塔絕不可能坐視不管,這樣的話,也就只能拿到神秘力量,而神秘力量有八種,分布仙鬼二界,就看這八種神秘力量到最後落到誰的手中了,誰拿到的多,在未來的萬年,十萬年,甚至百萬年,便能占據絕對的主導地位!"

"真的有那麼可怕麼……"南宮無常思索之間,沒來由的哆嗦了一下."畢竟只是一種力量罷了……"

"不過只是普通力量……這七大統禦勢利又怎麼可能這樣出來爭奪……"

"可我們也看到了,來爭奪的,都是年輕一輩的修仙者,強到能夠碾壓我們的,也就那麼幾個,如果那個力量真的可以左右格局,最起碼,這些勢力也會派出一大批的強者來和其他勢力爭奪吧……"

江一搖了搖頭.

"這里可是青天府的腹地好吧,青天府怎麼可能讓那些足以毀天滅地的存在踏足到這里?之所以青天府也沒有強者過來,最大的可能還是因為他們七家達成了某種協議,協議的結果,恐怕就是老一輩修仙者不能參加到這場戰局之中,青天府也是不得不同意,因為,如果她不同意的話,引來的很有可能就是其他六大統禦勢力的圍攻,這種代價青天府承受不起……"

"對……"

其余幾人亦是點頭,南宮無常恍然大悟.

"行了,別在這里說這些了,兩天內,一定要追上他們……"

"額,依舊潛伏在暗中?"

"要不然能怎樣那?"江一有些無奈,"一時半會兒,還是不現身的好,省的被兩方群起而攻之……"

這樣說著,江一等人已經踏足到了那風層之中,禦風珠依舊護佑著眾人的身體,當眾人真正的走進這一片疾風的深處的時候,方才明白了為什麼擁有強橫體魄的修仙者,也依舊會被削做肉片.

那周圍的風,感覺上似乎是在強壓,可事實上,卻是在眾人身體的邊緣亂劃,內部還好,可外面……繞是素衣和玲瓏兩人靈獸之軀的體魄,恐怕也承受不住疾風化作的刀刃.

素衣雖然是風靈獸,可他的實力終究還是弱了些,只有煉氣化神之心動境的實力,還當真就很難控制這里面的越來越尖銳的疾風.

一開始的時候,有禦風珠個素衣的掌控和保護,江一等人走的還算順暢,可漸漸的,隨著前方那碎肉越來越多,那鮮血不斷的向四方蔓延,江一等人終于感覺到了壓力,繞是素衣,此刻也頂受不住風的力量了.

"不行,這樣下去真的要死在這里,里面的風……太強了."

"青天府和亂荒閣的人都過去了,咱們怕什麼,再不濟,咱們也有禦風珠,多少也能頂住一些吧,不過這風說起來還真是邪門,連禦風珠和風靈獸都頂不住……"

"或許,這根本就不是風了."

素衣突然開口,面色有些蒼白,之前為了掌控風向,此刻已經出現了靈力虧空之態,好在江一他們丹藥儲備足夠,方才能讓素衣一直堅持了下來,素衣這樣子說,眾人皆是轉頭看向素衣,只聽素衣開口道.

"或許,這根本就是某個人或者某種東西遺留下來的力量,因為……這里的風元素,雖然活躍,可感覺上卻並不自主,就好像是在隨波逐流,我能感受到它們的存在,也能和它們建立聯系,卻無論如何,都不能揮之如臂,就好像什麼東西在拉著它們,讓它們根本就出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