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六章 過沒過?
g,更新快,無彈窗,!

"幾位,過了吧……"

那白衣青年突然出聲,江一等人面面相覷,腳下步子卻是依舊未停.

"過了麼?"

"沒啊,我覺得,就是正常的交流一下嘛,這也算過了?"

"這也太小肚雞腸了吧,還什麼青天府的人,青天府的人就這點度量?回頭去問問路染柒,看看他手下到底都是點兒什麼人……"

"嗯,是極是極!"

江一他們一唱一和,這白衣青年卻是咬緊了鋼牙.

而江一的位置,已經和這白衣青年只剩三四米之遠,一個俯沖,江一便能沖到這青天府白衣青年的身前冰取出星芒劍將其重傷!

而那青天府的白衣青年尚還在考慮怎麼將江一他們這些人圍攏的時候,江一背負在身後的手掌突然晃了晃,眾人會意,笑意剛一收斂,便已經祭出了自己的兵器,向前方攻擊,倒也真的是打了這些人一個措手不及!

"法則,束人于野!"

江一星芒劍輕揮,一瞬間將白衣青年定在原地,並沒有第一時間去攻擊他,反倒是饒過這人,沖進了這白衣青年身後的死士群里.

"芸芸眾生我為巔,誰生誰死誰人念!殺亦有道因果報,輪回路上有黃泉!苦海無邊劍尤在,魑魅魍魎跪兩邊!!"

江一一下子擋出三式震鬼劍訣,面前這個跟自己同級的死士便在江一的攻擊下隕落,至死,都沒有看清江一的劍招,也根本就沒有來得及做的出任何的抵抗!

江一他們准備動的是殺手,下死手來自然也是毫不含糊,而他們也不再准備隱藏什麼身份了,只要將他們全部殺掉,他們的身份依舊處在保密的狀態!

頓時,素衣和玲瓏化為了本體!

而這風靈獸和幽冥骨龍本就來自青天府,這青天府的人又怎麼可能不知道?一時間,這些人驚呼出聲,根本就弄不明白,為何這風靈獸和幽冥骨龍突然"謀.反"……

事實上,素衣和玲瓏也並不想殺青天府的人,包括江一在內,都不想動青天府,奈何此番行動之中,自己就算不動青天府,等青天府有下手的機會的時候,對待他們,也一樣的,是毫不含糊!

原莉莉的龜靈弓,蛇靈箭經過了後羿得加強,此番倒是強之數倍,進化為了仙兵不說,僅僅是原莉莉的修為,也已經達到了和對面死士平級的地步,這一次,原莉莉倒是頗為霸氣,三根箭矢同時上弦,在青天府的死士尚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那箭矢便已經彈射而出,刺在了三人的心房之上,頓時,又有三人隕落……

這一戰績,看的方宗嚇了一大跳,又是頗為無語,可他動手的時候,想要多圈幾個進來吧,卻發現剩下的人已經被自己的伙伴們瓜分,方宗同樣手握仙兵,那散發出來的火焰,溫度不知道比方宗原本的火靈珠高出多少倍,只聽那火焰內部內部一聲慘呼,方宗便收回了火焰,那人變已經化為了焦炭.

此刻,夜淚剛剛潛伏到其中一個死士的身後,南宮無常也是剛剛揚起長刀,素衣和玲瓏,則是剛剛將他們的對手強殺!

尚還有一人正准備聯合自己身旁的伙伴攻擊,卻發現自己身旁,已經只剩下了自己的敵人.

江一本欲抽身而上,卻聽到後方有怒吼聲傳出,慌忙轉頭,那白衣青年正好掙脫了江一法則戰技的束縛!

正准備大發神威,江一反手一指!

"縛身一指!!"

那白衣青年只覺自己周身靈力被壓制,原本剛剛可以活動起來的身軀重新變得僵持,江一再回頭的時候,南宮無常將自己的對手一刀劈死,夜淚同樣的抹掉了自己對手的喉嚨,原本那個無人對抗的人,方宗剛剛揚起火焰,便見原莉莉的箭矢先到一步,將那人遠遠的射殺到了一邊……

見江一都感覺原莉莉的恐怖了,手握仙兵的弓箭手,真的是讓人望而生畏的存在,更何況,原莉莉手中拿的,可不僅僅只是一個仙兵,在龜靈弓和蛇靈箭還是靈兵的時候,兩者結合,便能爆發出媲美仙級兵器打出的攻擊,更別說此刻兩者都已經成為了仙兵,融合之下打出的攻擊,能夠到一種什麼樣的地步,已經不是普通人能夠決定的存在了.

怪不得整個大陸的修仙者在對陣之中總是優先選擇斬殺弓箭手,其次為元素掌控者,元素掌控者對兵器的要求不高,歸根到底還是靠天地之中元素的濃郁程度來進行攻擊的要多一些,而弓箭手不同,在這兩個都是遠程襲殺的修仙者職業當中,弓箭手一旦得到了好的兵器,只要有伙伴的掩護,簡直就是戰場的終結者……

只是一息的時間,江一他們將這十個青天府的死士全部斬殺,並非青天府的死士不強,實在是江一等人的爆發力,太可怕……

等所有人回身的時候,那青天府的白衣青年尚還未曾從江一的縛身一指之中解脫而出,原本還在琢磨著怎麼去圍住江一等人的白衣身影,如今卻被江一等人合圍,這白衣身影眼睜睜的看著江一等人的刀劍架在了自己的身前而自己卻一點都不能動,等他能動的時候,一切卻已經來之不及……

"嘿,青天府,挺了不起?我們剛才……過了麼?"

這個話題,一時間讓這白衣身影青了臉,想要反駁,卻怕自己這一反駁便丟了性命,那十個青天府死士的修為,他心中可是清清楚楚,現如今,被江一等人輕易斬殺,他又怎麼可能不怕?世間人,誰不怕死……

"沒過……沒過……"

"嗯,沒過就好,不過,你還是要死,只是,你可以決定,你的死法……"

江一開口了,只不過卻一口定下了這青天府白衣身影的存亡,是啊,又怎麼能讓他不死,只要他還活著,那素衣和玲瓏就會暴露,自然而然的,稍一調查,就能知道自己這七人隊伍之中有誰,江一又怎麼敢去冒這個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