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九章 大神後羿
g,更新快,無彈窗,!

"嗡……"

這是江一聽到的第一個聲音,也正是這個聲音,讓江一突然有了種不寒而栗的感覺,哪怕這里的溫度已經高到一個讓人恐懼的程度,卻依舊給江一一種鋒芒刺骨的感覺.

江一又踏了幾步,而身後的南宮無常,原莉莉,夜淚,方宗也一一上了這條紅色的道路,江一等人的耳邊突然響起一道聲音.

"進則死,退則生,回頭有岸……"

江一他們一時間皆是頓住了腳步,左右觀望之下,卻是什麼都沒發現,江一抬頭看向玲瓏和素衣,從她們的眼神中,江一可以看出,她們也同樣聽到了那一道聲音,一時間,迷茫在眾人的眼中出現.

這里或許真的危機重重,或許真的是條死路,再加上江一他們之前的直覺,讓江一等人的心中真的有些犯嘀咕.

畢竟他們都是修仙者,身為修仙者的感知,那種危險的直覺,他們自認為自己不會感覺錯.

江一回頭望了一眼,岸依舊是岸,只不過看上去似乎已經有團團火焰在彌漫,連方宗也一樣皺著眉頭,因為這火焰,看上去似乎並不簡單……

周圍都是一片火焰的世界,可在這一片火焰的世界中,偏偏那岸上的火焰好像有些亮的耀眼,就真如同是太陽星辰上落下的火焰一般.

江一隨即轉過頭,毫不猶豫的又踏一步,身後的伙伴們一樣是紛紛向前.

他們相信江一的決定,哪怕江一的決定是錯的,他們也願意一同承擔,因為他們是兄弟,因為他們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那無形的壓力仿佛又增大了不少,這一次,倒是讓江一等人感覺仿佛有做大山開始壓在自己等人的身上一樣,舉步維艱,之前那道聲音又是說道.

"進則化作塵埃,回頭,依舊有岸……"

江一繼續向前,顯得毫不猶豫,那並不寬敞的小道,左右突然竄起了火焰,這灼熱的溫度,讓方宗一時間祭出了火云珠,那火焰的對抗,由此展開,火云珠中的火焰,開始包裹江一等人周身,讓江一等人只覺溫暖,卻不再有燥熱出現.

回頭去看的時候,岸上已經烈火焚燒,那聲音口口聲聲說的回頭有岸,在江一等人看來,就算有岸,也已經讓他們不得不繼續向前!

江一再次踏步,那聲音仿佛突然怒氣橫生.

"最後一遍,回頭是岸……"

這聲音的來源好像來自四面八方,讓江一等人根本就不知道到底該從什麼地方尋找聲音的來源.

江一硬著頭皮繼續往前走,壓力越來越大,火焰也越來越妖豔!

方宗突然發出一聲悶哼,江一等人慌忙回頭去看,卻見方宗此刻突然自口中噴出一口鮮血,那殷紅的血珠在空中蒸發,化作點點光輝,散落在這整片空間里.

江一還沒來得及開口,卻又聽到一聲清脆的如同玻璃碎裂的聲音在他們的耳邊出現.

"咔嚓……"

聲音雖然細微,卻也逃不過他們的耳朵,順著聲音的來源,江一他們抬頭去看,卻見原本一直漂浮在方宗頭頂的火云珠出現了道道裂痕,江一頓時明了,怪不得方宗氣血翻湧,只是這本命兵器造成的創傷,沒有親身體會過的人,都無法描述其苦不堪言.

"退出去!咱們退出去!"

到了這種境地,江一只得決定暫退,方宗已經受傷,若是火云珠再碎裂一些,他們誰也沒辦法在這炙熱的溫度中活下來,更不要說什麼走過這條讓人絕望的小徑……

"想走?晚了……"

這聲音似妖似邪,就仿佛邪惡的巫師在嘶吼,這聲音不斷在這並不寬敞的空間中回蕩,突然,一旦火紅的身影在這岩漿中竄出,似乎引起了連鎖反應似的,這四周圍又有接連九道身影從這岩漿之中沖出,乍現在江一等人的眼前.

這身影看似鮮紅無比,卻也只是徒有其表,在其核心之處,一團黑色的東西,展現在江一等人的眼前.

那大鳥身型似鴉,腹下三足,雙翅微微舞動之間,那一雙雙血紅的眸子,緊緊的盯著江一等人,讓江一等人沒來由的便有種望而生畏的感覺在心中浮現.

"三足烏……"江一沉吟."一共十個……"

"怎麼可能會這樣……"夜淚在後方低吟,聲音略有急促,顯然頗有緊張."傳聞之中,三足烏共有十個,不死不滅,上古時期,十金烏亂世,民不聊生,上古大神後羿彎弓射殺九個三足烏,按理來說,現在的天空之上的太陽星辰之內,住的便已經是最後的一個三足烏了,為什麼這里,還有十個……"

江一心中咯噔了一下,突有沉吟,上古大神後羿?他倒是還真的知道這個名字,只是,這個名字存在在自己前一世的神話傳說之中,沒想到這個世界里,真的有後羿大神的存在.

江一頓時環視一圈,十個三足烏皆是緊緊的盯著他們幾個,倒是在天空之上的玲瓏和素衣,第一時間好像並沒有被這十個三足烏盯上似的,雖是依舊謹謹慎慎,卻並沒有受到江一等人受到的壓迫和那種源于心靈的威脅.

"不對勁兒,他們好像並不是真正的三足烏,三足烏的眼睛是金色的,而這十個,是血紅色,另外,別忘了咱們是在三足烏圖騰柱之內,或許這十個三足烏只是幻境,或者只是一縷殘靈,若是真的三足烏出現在這里的話,只是三足烏體表的炙熱,我們也早就化為灰燼了……"

"嘿嘿,古有上古大神後羿射殺九頭三足烏,原莉莉,今天就看你的了,你要是能把這十個射下來,真的傳出去的話,那你可就真的是各方勢力追捧的對象了……"

南宮無常苦中作樂的開口,手中卻已經握緊了開天長刀,他不敢保證自己能做到什麼,畢竟十頭三足烏都飛行在高空之中,可一旦有他能做的事情,他也絕不會含糊,就如同現在,那十頭三足金烏……

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