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八章 方宗的主場
g,更新快,無彈窗,!

一閃之間,便是滿目通紅的景象出現在江一等人的面前,江一等人的腳下,是一條並不寬敞的道路,只夠一人通行,在其左右,皆是岩漿,泛著拳頭大的泡泡,在江一等人的目光之中爆炸,冒出一縷青煙之間,一樣也有些許炙熱的溫度出現……

"外面有人來了……"

江一並沒有第一時間去考慮自己等人現在在這里的狀況問題,直接說出了他之前聽到的言語.

"應該是七大統禦勢利其中一個的人,似乎只來了個別的幾個,他們說,有長老在攔住後面的人,也就是說,除了咱們,還有人知道這其中的地形圖才對,甚至比魔鬼兔知道的更清楚,因為那人找到的,是具體的位置,若是咱們再走晚一點兒,說不定便能正好看到他們將積雪揚起,我們也會被發現……"

"希望不要跟咱們碰撞在一起吧,如果他們也進入三足烏圖騰柱里,那就只能狹路相逢勇者勝了……"

"不要把……"方宗哭喪著臉,"七十多根圖騰柱那,再怎麼說,也有七十多種可能那,應該不會這麼湊巧,不過,咱們還是趕緊走吧,萬一他們等會真的選擇了這個,而落下的位置就是咱們現在站立的位置的話,那就麻煩了……"

江一白了方宗一眼.

"怕什麼,這里到處充斥著火元素,甚至都快連其他元素都感受不到了,這里不論怎麼說,都是你的主場,在你的主場里,你還怕誰?他們進來了,那就交給你了,你把他們都弄到岩漿里總行了吧,就算他們再強,在極高的溫度之下,不死也要脫層皮!"

"哪有那麼容易,這里的火,我可不見得控制的了."

方宗說著,一邊勾動起了周圍的火元素,在自己的手中燃起了一個火苗,似乎是在感受其中的暴躁,方宗此刻眉頭輕皺,江一都沒說什麼,原莉莉卻是哼了一聲,到底為什麼哼,誰也不清楚,可這一下,卻是嚇了方宗一大跳,頓時,當總拍著胸脯向原莉莉保證.

"我一定能掌控這里的一切!"

"……"

這一下,真是連原莉莉都無語了,只不過,都這樣說了,原莉莉也沒再解釋,翻了翻白眼,等待江一拿主意怎麼行動.

"看起來,似乎就這一條路,只能從這里走了,素衣姐,玲瓏,你們兩個可以踏步虛空,你們走前面,但不要踏在那個路面上,飛高一點,我絕不相信這里只是岩漿這麼簡單,你們先過的話,如果岩漿之中有問題,也能第一時間暴露在我們的眼前!"

"好!"

素衣和玲瓏頓時化為了本體,飛上了虛空,雖說他們兩個以人身行走的話,被攻擊的范圍會更小,相對更安全,可相比較之下,在本體的狀態中,她們才能發揮出最強的防禦力,江一的意思也有讓他們試水的意思在其中,故而,她們不用攻擊,只用保證她們自己的安全就行.

"地面上,我走最前面!"江一又開口了,一開口就把自己放在了最危險的地方,這也是最讓這些伙伴們信服江一的地方,因為江一總是把安全留給別人,危險留給自己,江一借著開口."南宮,你跟著我,然後讓原莉莉走正中間,直接搭箭上弦,如果岩漿之中有東西,不用考慮,直接攻擊,用你的弓箭的勢攻擊,你的弓箭組合起來,能夠拉出玄武之勢,玄武為水中至尊,在這里選擇攻擊的話,就算沒有水元素可以凝聚,應該也能有些許壓制……"

江一又停頓了片刻,南宮無常和原莉莉也是點下了頭,江一的分配總的來說也是頗為合理,地面之上,還有五人,就第二,三,四,三個位置最為安全,南宮無常的攻擊范圍終究短了些,而實力在眾人之中也算是最低的一個,走在第二個,很合適,第三個被護在最中間,最安全,一旦有異常,前後皆可照應,故而安排原莉莉在第三位,可以肆無忌憚的對周圍的一切進行攻擊.

"第四個,夜淚,你不用關心別的,就注意好原莉莉的安全,如果出現異狀,夜淚,原莉莉的安全就交給你了,南宮畢竟是在前面,不可能做到第一時間轉身攻擊!"

"沒問題!"

夜淚伸手之間,自他的袖筒之中,無光短匕彈射而出,在空中挽出了一個刀花,夜淚的眸中,便閃過了一抹光亮,抬步走到了原莉莉身後,准備排好隊伍,通行那條只有一人可過范圍的道路.

"方宗,最後面,就看你的了,不過,恐怕你要倒著走,照顧好我們背後的一切!"

"明白!"

方宗沒有猶豫,這里,就如同幾人所說,是自己的主場,在這火焰的世界里,方宗還真的就有種傲視群雄,什麼都不懼怕的情緒.

之前他們進來時的繩索已經被眾人解開了,江一猶豫了一下,終究是放棄了將眾人再一次綁在一起一起行動的思緒,誰也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靈活的身體,才能保證每個人最大程度的安全,素衣和玲瓏已經准備向這條道路對面開進了,道路不遠不近,若是江一等人正常速度通行,估摸著要三刻鍾的時間,就當素衣已經飛出些許的時候,江一突然又提醒道.

"一方有難,就走!玲瓏,素衣姐,你們兩個應該不會很危險,一旦出現問題,先救原莉莉,然後救方宗,南宮和夜淚……"

眾人都沉默了,卻看江一認真的面孔,素衣和玲瓏有些沉重的點下了頭,可真的有難的時候,或許……誰都不會走,可江一卻還是有了最壞的打算,而最壞打算的犧牲者,正是自己.

所有人心中都是有種自豪出現.

誰有這樣舍己為人的兄弟?我有!而且我身邊的兄弟,皆是這樣的品行!

終于,眾人抬步了,當江一第一步踏上這殷紅的道路之後,似有一股阻力,已然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