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六章 地圖?
g,更新快,無彈窗,!

方宗頓時哭喪了臉,面色看上去仿佛頗為沉重一般,此刻雙拳緊握,沉聲說道.

"夜淚,我們對不起你……"

至于這鬧的哪一出,江一等人頓時懵了,他們還在夜淚的傻乎乎之中發愣,正准備開始笑話他,可方宗這又是想干啥?

眾人沒有說話,就這樣看著方宗和夜淚,反正後面依舊有爆炸聲響起,那遠處的人一時半會兒不見得過的來,中間加加笑料放松一下氣氛也好.

夜淚依舊不知所措,也不知道真的是被炸傻了,還是在陪方宗演戲.

"咋了?你們干啥啊,你們這樣,額……我好怕……"

"夜淚,你要做好心理准備……"

氣氛越加沉悶了,江一他們想笑,卻見夜淚轉頭來看眾人,慌忙憋下了笑意,皆是板起了面孔,夜淚一時間慌了,慌忙起身拉住方宗.

"咋了,你快說啊!"

"你爹……你爹他……"

"我爹?"

"嗯,他……死了……"

"哼哼……"夜淚突然笑了起來."方宗你完了,說我爹壞話,等著被幽靈學院除名吧!"

"嗯?!"方宗一把掐在夜淚的脖子上."那沒得說了,必須在這里弄死你了……"

"……"

江一等人皆是無語,看兩人真跟看傻子一樣,夜淚裝失憶,這方宗倒也真敢說,畢竟夜浮沉也是他的院長,真被夜浮沉知道了,雖然不會開除方宗,最起碼也要好好的收拾一通……

鬧劇在江一他們聽到後面有人的腳步聲傳來之後被江一制止,幾人慌忙收了笑意繼續向北方沖去,也不知跑了多遠,江一他們看著周圍的冰原竟然越加寬闊起來,一時間也是心中生疑,玲瓏提著魔鬼兔的耳朵一個勁兒的晃著.

"說!到底在哪?你是不是在騙我們?為什麼都跑這麼遠了,還是沒看見!"

"真的在這邊,只不過,地圖上也看不出到底多遠啊,不過據記載,那個神秘力量所在的地方,就是在一個很寬闊的地方,所以這邊應該沒錯才對!"

江一眉頭輕皺.

"再找找看吧,趁後面的人還在搜查,還沒有人找到真正的地方,如果有人找到的話,這個信息應該會很快傳開,不說所有人,應該大多數人都會往一個方向歸攏才對,可是,我能感覺得到,他們現在依舊很分散,應該並沒有人找到."

江一他們並沒有停下腳步,依舊向正北方前進,北方的溫度越來越低,繞是江一等人的修為,都是感覺到一股刺骨的嚴寒.

"前面那個,是什麼……"

"好像,是一片廣場,上面堆徹有好多東西,只不過,似乎是被大雪覆蓋了?"

"過去看看……"

江一等人微微轉向,向那所謂的廣場奔去,這廣場很大,一眼看去,有些看不到邊境,江一等人頓時沉吟,卻也動手清開了厚實的積雪,看到了下方圖騰柱一樣的東西……

那"圖騰柱"橫七豎八的倒在廣場上,江一等人倒吸一口涼氣之間,慌忙運氣靈力將這里的東西重新覆蓋,他們也要考慮要怎麼辦,另外,他們也不能讓人知道他們先發現了這里.

"這圖騰柱,好像有種力量在牽引……"

"嗯,確實,我看了幾個,每一個柱子之上,都有不同的獸型圖紋,像之前我看到的三個,一個是三足烏,一個是九頭蛇,還有一個,似乎像是朱雀……"

"難道……這里就是第四個關卡的入口處?"

"那入口在哪?七十二個入口,應該要占用很大一塊兒地方的吧……"

"或許是這圖騰柱也說不定."

眾人七嘴八舌,一時間拿捏不定,想要問問魔鬼兔吧,卻發現魔鬼兔根本就處在不知所措之中,只是看神態,江一就能看得出,這魔鬼兔也不知道具體在什麼地方,只是知道大致的方位罷了……

江一抿了抿唇.

"時間不會太多,要不然,咱們試試吧?"

"試也總要有方法才行啊,咱們怎麼去試?直接一頭撞進去?不太對吧,一頭撞死了都說不定,這鬼地方也真是的……竟然連一個指引的東西都沒有……"

"嗯?指引?"江一突然一愣,似乎是想到了什麼一般,頓時兩儲物戒指之中剛才被他搶到的的盒子取出來放在了雪地之上,那夜淚見狀,嚇得連連後退,似乎生怕這盒子再爆炸一般……江一也沒去管他,自顧自的繼續開口."先把盒子都拿出來,看看里面到底是什麼,我總覺得這盒子不怎麼尋常,如果不是寶物的話,那這里面裝的東西,很有可能就是關系到這個地方的東西……"

眾人聽到江一的言語,皆是點頭之間,將儲物戒指之中的盒子拿了出來,其實也並沒多少,七個人,也就只搶到了二十個而已.

江一也不敢用手去拆,反手從背後拉出劍鞘之中的星芒劍,將距離自己最近的盒子扣挑斷,繼而掀開了盒子的頂面.

並沒有江一想象中的還有暗器什麼的東西噴射而出,里面只是一個平平無奇的,看上去破紙一樣的東西,展現在江一等人的眼前.

江一用星芒劍將這"破紙"挑出,確認安全之後伸手將這紙張攤平,其上尚有圖案出現,並不多,但在江一等人的眼中清晰的展現.

"這是什麼東西,地圖?"

"嗯……好像是,不過看上去似乎只是殘片……"

"把剩下的都弄開,看一下不就知道了……"

幾人皆是點頭,小心翼翼的用自己的兵器將盒子打開,之前盒子都爆炸了,誰又知道這已經被帶過來的盒子會不會有其他的問題?哪怕江一已經弄開了一個確定了並沒有問題,卻依舊讓眾人不得不小心翼翼.

二十個盒子里,裝的都是相同的東西,只不過,這同樣材質的紙張之上,卻是繪畫著不一樣的圖案,這些圖案並沒有拼接在一起,反倒讓江一等人感覺是東一片兒,西一片兒,毫無頭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