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章 爆炸的盒子
g,更新快,無彈窗,!

七具尸身,倒也並不很難,畢竟這一大塊兒石頭之下,遍地尸體.

江一將這七具尸體用繩索捆在一起,一頭交給了玲瓏和素衣,只見二女直接踏步虛空,拖拽著長長的繩子向那山頂的方向沖去,而江一等人倒是沒有任何負擔的攀爬,各方勢力紛紛效仿,可畢竟能夠腳踩虛空的人都是高手,並不像玲瓏和素衣這樣,江一等人想用就用,一趟兩趟還好,趟數多了,這些人便不願意了,畢竟他們也不是搬運工啊,可各方勢力的人太多了,這一個一個的般,又要搬到什麼時間……

無奈之下,這些人也就只能扛著尸體爬藤蔓.

江一他們早早的回到了血殺大陣的前方,將他們帶上來的七具尸身扔了進入,這七具尸身剛剛接觸到血殺大陣的表面,似乎就開始一點一點的分解了起來,繼而化作血霧,煙消云散.

江一他們也不著急,就在最前方的地方等著,卻也沒有放松戒備,背靠大山,看起來好像是吊兒郎當不在意其余人的樣子,事實上,卻只是在防備各方勢力的人使壞將他們推入血殺大陣罷了.

雖然這個幾率不大,卻也並不是沒有,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終究還是不可無.

在江一等人的視線之中,這血殺大陣越加淡薄,由原來的黑紫,變作豔紅,繼而變作淺紅……

江一他們看時間差不多了,也是看似無意似的圍成了一個圈,將玲瓏圍在了最里面,而玲瓏手中的魔鬼兔,看著周圍七道"凶殘"的目光,根本就不用等他們說他們想要做什麼,便已經聽那魔鬼兔聲如蚊嘶的開口.

"沖進去之後,向北,有七十二條通道,七十二條通道之中,各有不同,具體是什麼,我也不知道,那寶圖中並沒有記載,不過,七十二條通道里,有二十七條為必死無生的道路,具體是那些,我也不知道,所以,下一個關卡,還是要靠運氣……"

江一眉頭微皺,也不知道這魔鬼兔說的是真是假,不過最起碼也有了明確的目標,它說它不知道二十七條死路是那些,那無所謂,就帶著它一起進去唄,萬一不幸遇到了死路,而魔鬼兔並沒有在現在說實話的話,那最起碼也要在那時候顧及自己的性命吧,江一能看得出這魔鬼兔貪生怕死,若不然,魔鬼兔現在也不會在他們的手中.

江一沉吟片刻,瞥了一眼里面的那些小盒子,輕聲詢問道.

"那里面,是什麼東西?"

魔鬼兔胡亂的搖了幾下頭,示意它並不知道,江一輕咬了咬下唇,雙拳一握,開口與自己的伙伴們說道.

"等會沖進去之後,拿盒子,不要看,直接放在儲物戒指里,我們的真實身份他們現在還都不知道,一時半會,他們應該不會對我們動手搶我們的東西,只管拿,等到沒人的時候,再拆開看……"

"好!"

幾人輕聲應下,已經訂好了待會要行走的路線,既然魔鬼兔說要向北,而他們又正好靠在南牆之上,只要他們等血殺大陣結束,什麼都不去管的直充而過,將沿途能夠拿到的盒子全部拿到手,便直接向北就是了……

終于,又有人扔進去了兩具尸身,那血殺大陣開始動蕩了,眼看就有破碎的征兆,所有人都做好了准備,都准備在血殺大陣破碎的一刹那,沖進去!

後方原本還在扛著尸體向這邊前進的人皆是看到了前面的景象,一時間也是明白他們不再需要那些尸體了,便又直接將那些尸體丟棄,抬步沖向那血殺大陣陣盤的地方.

"轟……"

仿佛又什麼東西倒塌了的聲音頓時在江一等人的耳邊響起,江一一聲低喝!

"沖!"

便見江一等人如同脫缰的野馬似的,直接沖入了之前血殺大陣的地域之中,地面上的盒子閃動著不同的光芒,也有著不同的材質,雖然看似差別甚微,卻讓江一他們看了個眼花繚亂.

江一順手就勾起了身旁的盒子裝入了儲物戒指之中,又在腳尖輕勾之下,提起一個盒子,進入自己的手中,再一次塞進了儲物戒指里.

原本好像只是一場盒子的爭奪戰,可這個已經混亂起來的圈子里突然傳來了不和諧的爆炸聲!

"彭!彭!彭!!"

這聲音仿佛帶動了連鎖反應,一聲起,便如同鞭炮一樣響了個不停,江一等人慌忙去看,卻發現那爆炸的來源,竟然正是他們爭奪的盒子,江一看著手中的盒子,差點丟了出去,卻發現這盒子好像又沒有一點欲要爆炸的征兆,一時間,江一愣住了,完全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直到,夜淚剛剛拿起的盒子,爆炸了……

說起來也算夜淚倒黴,每次碰到這種倒黴的事情,都是夜淚第一個觸碰,兩次踩在結界上被電糊,此番江一他們都沒事兒,他又被炸的昏迷不醒……

江一慌忙拉住夜淚,一把將其背在背上,當機立斷的開口.

"走!咱們不要了!"

方宗,南宮無常,玲瓏等人一時間都是反應過來了這爆炸的來源來自地面上的小盒子,似乎有的會爆炸,有的又不會,不過,他們在行走之間,便已經開始選擇了規避,能不觸碰就不觸碰.

江一他們倒也帶走了不少盒子,趁著混亂,他們直沖北方,卻並沒有直接向那魔鬼兔說的七十二道通道那里奔去,而是在半路之上打醒了夜淚……

額……之所以說是打醒,歸根到底的來講,還是因為無論喂丹藥也好,輸送靈力也罷,夜淚始終處在昏迷之中,方宗又急又慌之下,"啪"的一巴掌便打在了夜淚的臉上,可謂是格外的清脆!

這讓大家都愣了,偏偏夜淚卻醒了……

夜淚的眸子中尚還有迷茫不斷流轉,片刻之後才感受到面孔之上的生痛,一陣呲牙咧嘴之後,傻了吧唧的開口……

"咋了?這是哪?老子怎麼在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