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一章 直覺
g,更新快,無彈窗,!

但是沒有人上江一他們這一邊,雖然洞口的地方勉強也有個踏腳的地方,但但凡是明眼人,都能看出真正的道路在對面.

蜿蜒的小路並不能夠讓所有人並排通行,只有越往里走之後,才出現了越來越寬的路面,江一等人一直等到再也沒有人上來了,才悄無聲息的出了洞.穴,將這洞口重新掩蓋起來,裝模作樣的似乎是從下方爬上來的一般,遠遠的跟著前方眾人,行走在小徑之上.

只不過,江一他們皆是蒙面,並沒有露出本來的面孔,前面也有人發現他們了,卻也並沒有太過在意,畢竟,江一他們這樣的殺手打扮,在這些人群中,也並不少見.

前方的人終于停了下來,不過,越來越寬的路面就仿佛是原本這里是一座山峰,突然被削出了一個平面一般.

那魔鬼兔依舊被江一等人帶著,只是將其從那牢籠之中放了出來,此刻正被玲瓏抱在懷中,玲瓏的手心,輕輕的拍在魔鬼兔的腦袋上,雖然輕微,卻是每一下都帶有龍威的存在,讓這樣的局面之下,魔鬼兔也絲毫都不敢杵逆江一等人的意思.

遙遙的,江一等人已經看到了那第三個關卡的大陣,也正是這個大陣,讓四翼風蛇皇一眾兩次鎩羽而歸,一次折損了魔靈雪鼴軍團,一次又將僅存的力量折損大半.

七大統禦勢利終究是七大統禦勢利,繞是死亡之地不見天日,卻依舊能認出這其中大陣到底是什麼大陣.

"血殺大陣……"這一次,讓江一等人都是頗為意外的是,說出這四個字的人,竟然是青天府的周應,只聽這周應接著開口."血殺大陣,只有一個辦法可以解除,便是,用人命去填補,只要死了足夠的人,只要讓血殺大陣喝夠了血,大陣自解……"

所有人都是聽了個毛骨悚然,這樣的大陣,仿佛就專門是在等待著他們的到來和死亡一樣.

這大陣看上去是一個半屏障的模樣,里面大大小小的放有很多小盒子,盒子之中有什麼,江一不知道,卻能感覺得出,那里面的東西就好像是某中獎禮品一般?

可畢竟這是神秘力量出世的地方,有這樣奇奇怪怪的東西,讓江一心底一寒,突然有種鋒芒在背的感覺,毛骨悚然……

江一的第一直覺是.

難不成,這里有人操縱?

第二直覺……

不對,不可能,這里是死亡之地,單說第一個關卡的迷宮,就不是什麼人都能沖破的地方,若不是迷宮被毀,根本就不可能進來這麼多的人,能夠隨意在這里面穿梭的,難不成是……仙?畢竟,死亡之地是一處死地,卻有五道關卡,若說是天然形成?又讓自己怎麼敢去相信.

第三直覺……

或許是仙吧,若不然的話,為什麼死亡之地會有這麼多關卡的出現,可如果是仙,他要做什麼?為什麼要選擇在死亡之地?那神秘的力量,難不成也是來自仙人之手?

這樣的感覺剛剛在江一的腦海中穿梭而過,江一剛剛回過神來,卻是突然聽到了周應在前面的聲音.

"諸位,這死亡之地,既然在我們青天府境內,我們青天府分一杯羹自然是不過分吧,可我們青天府動手了,就意味著這一次奪寶得平均實力提升到了大陸頂級的程度,咱們七大統禦勢利來這里找寶貝,後面跟了那麼多人,既然他們跟進來了,總要讓他們有所犧牲吧,讓他們替我們開啟這第三個關卡的血殺大陣,大家覺得,如何?"

江一頓時一愣,看著正在耍心機的周應一陣鄙夷,他倒是將七大統禦勢利抬得極高,讓這些人一時間都覺得周應說的很對,屬于他們七大統禦勢利的奪寶,憑什麼要外人介入?反正到了最後還是生死搏斗的時候,倒不如讓這些人先死,也為他們開辟出一條前進的道路.

除了七大統禦勢利的人,剩下的人紛紛後退,也有未退之人,皆是眉頭緊皺,敢留下的,大多是鬼神塔的一些隱藏勢力,雖說都是些鬼眾,雖說他們的地位遠遠不如七大統禦勢利在這里的任何一人,可若是隨意殺戮,這七大統禦勢利倒還真的要考慮一下.

既然鬼神塔有人來了,證明鬼神塔也想要那個神秘的力量,可是,他們並沒有派遣強者,這已經是對七大統禦勢利頗為尊重了,若是再過分點,鬼神塔明目張膽的去搶,他們七大統禦勢力又能怎樣?那家之中還沒幾個幽靈學院的學員?而眾所周知,幽靈學院,不過是鬼神塔的一個分支,且這個分支團結到了一種可怕的程度……

江一勾起了淡笑,見身旁伙伴一樣頗為不懈的看著周應,江一開口道.

"呦,這誰呀,口氣還真不小,就你們這點人,如果我們各方團結起來,你認為青天府你帶的人夠你登頂拿到那神秘力量麼?七大統禦勢利?呵呵,誰都知道這是青天府,誰知道你們殺了他們這些人之後你們還有沒有什麼其他陰謀詭計?"

周應頓時看向江一所在,目光之中,已經充滿了犀利!

不少人皆是為之側目,看著這個背後背負長劍的蒙面少年,正在這刺骨寒霜的風雪之中屹立,正帶著幾個伙伴,皆是與青天府周應對眼.

也有人覺得江一等人不知死活,卻也聽到了江一提到了知道這周應是青天府之人,卻依舊敢這麼猖狂之下,所有人能想到的,這些人的歸屬,要麼是鬼神塔,要麼是幽靈學院……

"呵呵……"

周應一笑,一時無言,不過確實伸手一揮,兩側便有人抽出了腰間刀劍,其他六大統禦勢力看笑話似的讓開了一條道路,在他們看來,只要找的不是自己的麻煩,在絕對的誘惑之前,哪怕那個勢力曾經是自己的好兄弟,他們也一樣可以袖手旁觀.

江一偏頭看向了玲瓏.

"這家伙想要動手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