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章 "合作"
g,更新快,無彈窗,!

江一他們倒也沒有繼續在山頂停留了,下山彙合了夜淚等人,便一同向他們之前所處的那個密道走去,密道的下方,正是萬絕劍陣,也正是之前江一拿到天璣劍的地方.

已經有人陸陸續續的進入了劍陣之中,只是,但凡劍修入內,那長劍無論是背負在身後,還是放在儲物戒指之中,全都被吸納而出,融入劍陣之內,靈劍之下,瞬間化作粉末,靈劍之截,也撐不了半刻.

頓時,不少劍修修仙者抱頭倒地,那來自本命兵器被折斷的痛楚,讓這些人都仿佛受到了男子承受的撕扯,打擊.

緊接著,漫天劍雨頃刻而至,不少尚未來得及躲閃的人,在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下隕落,驚的後方之人紛紛後退,再也不敢妄自向前.

雖說看到這劍池之中有靈劍,仙劍,可又有幾人會不要命的去搶奪?這劍池一關,就真的如同是在用命去闖出一條根本什麼都看不出來的道路.

七大統禦勢利的人來了,見這些人停下,又見己方陣營之中,長劍紛紛飛起,順著長劍飛出的方向,這些人向那劍池看去,地面之上的尸骨未寒,地面之上的鮮血未干……

終于有人認出了這劍陣的來路……

"萬絕劍陣……"

這個大陣,總的來說在大陸之上還算出名,只是,少有人能布出,如今見到,也有一些陣法高手吐露出了萬絕劍陣的缺陷……

"萬絕劍陣,只要控制了劍池中央的劍,劍陣自可破滅,這個劍陣沒有人為控制,只要我們沖過去,拔出中間的長劍,我們就可以沖破這第二關!"

可下面的人終究是太多了,誰都想要先進去,誰又都害怕先進去了隕落在這劍陣里,不進去吧,又怕被別人進入之後拉下了先機……

終于,有亂荒閣之人走了出來,在江一他們悄悄向下探看的時候,見一亂荒閣刺客模樣的身影驟然竄入劍池之中,左右突刺之下,眼看就要觸碰到中間的長劍,卻是見那中間的長劍光芒一閃,便有鋪天蓋地的密密麻麻刺向了亂荒閣這倒身影.

毫無疑問一般,這道身影被戳的滿身窟窿,甚至身上都未有鮮血流出,便已經見那雙眼失了清明,永遠的離開了這個世界.

所有人都是不寒而栗,江一更是心中一陣後怕之後,又是一陣竊喜,幸好自己進去的時候不是這個樣子,要不然,這死去的模樣真的讓江一很難接受……

千影門的人動了,就如同宗門的名字一樣,但凡千影門出來的修仙者,控身之發也好,步法也罷,皆是鬼神大陸一流,千影門派出了一個年齡並不是很大的少年沖了進去,這一次,雖是碰到了長劍,卻依舊在未曾將長劍拉出的時候,被那上方懸掛的劍勢腰斬.

沒有人敢輕易嘗試了,過了良久,不知是誰突然開口.

"我覺得,我們應該放棄前嫌,不論怎麼說,我們也應該在見到神秘力量之前,保證我們的足夠團結,若不然,相互猜忌,相互忌憚,這只會讓我們那十五天的時間越來越少,最後進退不得,全都困死在這死亡之地……"

"我們倒是沒問題,只是,青天府……"

亂荒閣的人頓時陰陽怪氣的出聲,讓那青天府周應頓時心生不岔,眼看似乎就又要動手開打,黃天府的人慌忙攔下.

七大統禦勢利在這等局面之下終于又一次的團結了起來,並沒有理會那些其余勢力的人是否存在,江一他們居高臨下倒是大致可以看的清楚這些勢力的所在,雖然看似團結,可那悄無聲息的疏遠,卻能體現出一切.

就比如青天府,歸根到底好像還是下意識的被其余六方排斥,原因就在那山頂掉下去的石塊兒,砸死了六大勢力許多精銳修仙者,看似只是周應賭氣一般的承認了下來,可這種時候,死了這麼多人,又怎麼可能是賭氣的時候.

不過,七大統禦勢利的聯合突襲倒是很成功,千影門又一次派人拔劍,其余六方勢力分出大批人馬進入萬絕劍陣之中,抵抗長劍從天而降的攻擊.

一次,他們只用了一次就成功了,卻是必須的不得不成功,若不然的話,他們這些人弄不好還真的都會死在這劍陣里.

劍陣衰敗,劍陣之中的劍,也被眾人哄搶而去,原本,不屬于七大統禦勢利的那些人也想參與到這麼一個搶劍的行動中,卻被七大統禦勢利聯合打擊,誰上前,就殺誰,殺的各方勢力之人不得不後退.

按照七大統禦勢利所說的言語.

"你們沒有出一點力,這戰利品,又憑什麼被你們所得?"

話這麼說,好像是沒錯,卻讓七大統禦勢利之外的那些勢力之人紛紛皺起了眉頭,若不是他們一開始的時候去"送死",這七大統禦勢利的人一上來就知道了深淺,有了考慮的時間,他們又怎麼可能以這麼小的代價便突破劍陣?可這樣說有用麼?似乎還這麼沒有.

這些人皆是琢磨著讓七大統禦勢力的人多死上一些,這樣,才能給他們在爭奪最後神秘力量的時候得到更多的機會,若不然,七大統禦勢利如果一直這麼團結,那也就根本就沒了他們得到寶貝的東西和時間.

或許他們最後會打一個頭破血流,可頭破血流之前,必然也不會讓他們有得到那個神秘力量的機會.

萬絕劍陣劍池之中的長劍很快被七大統禦勢利的人瓜分,探查一圈之後,見四下無路,所有人便都注意起了山壁之上的藤蔓.

開始有人選擇踏步登天,那些修為低的,也開始攀爬著藤蔓向那山頂的方向攀爬,眼看他們上來的越來越快,江一他們折身退入那個被四翼風蛇皇他們弄出來的洞.穴,讓魔鬼兔封上了洞口,只憑借一處稍微薄弱一點的半透亮堅冰,勉強能夠看到外面沖上來的一道又一道模糊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