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九章 一將功成萬骨枯
g,更新快,無彈窗,!

"嗯,確實沒有,不過看上去,怎麼像是在練兵."素衣眨了眨一雙明眸."除了那個周應,剩下的好多人都並不是青天府的精銳力量,反倒像是那一群青天府培養的還未曾成長起來的死士……"

"死士?"江一不明所以.

"嗯,為了達到目的,不惜生命的那種修仙者,通常,他們執行任務之後,很難還有存活,仔細看的話,這些人周圍的氣場和平常修仙者不一樣,平常修仙者的靈力活躍程度很高,這些人更多的還是死氣沉沉,不過不代表他們實力不強,或許也有可能是我看走眼了,如果這些人是成熟的死士的話,也並非不可能,那……青天府就有點意思了,很有可能就是讓這些死士拼死護佑周應等幾人,將那神秘力量帶回……"

"可是,不對勁兒吧……"江一眉頭緊蹙."這樣的事情,按理來說應該牽扯到很大的功勞才對,能讓這麼多死士護佑,來爭奪那個神秘力量,難不成,周應身後的後台真的很硬?"

"差不多吧."玲瓏點了點頭."青天府中,十八長老,三十六執事,這周應的爺爺,是青天府第十八長老,周應又是他們周家唯一的男丁,所以,那十八長老自然會格外看中周應,想來這次行動爭奪的人應該有很多才對,周應的爺爺應該也是花了大代價讓周應過來,一旦成了,周應在青天府中的地位必然會大幅度攀升,恐怕這才是那十八長老的目的,所以,調兵的時候,才派來的是死士吧……"

江一完全懂了,所謂一將功成萬骨枯,除了在戰場之上大殺四方,或許也可以總在現在這般情況下了吧,一將功成萬骨枯,用這萬千死士的尸骨,成就周應一人.

"這樣說的話,那可真惡心……"

江一不由得對那周應又是多出了一抹鄙夷,若是前者還好,是為了給青天府培養新生一代的死士,若是後者,那可就真的只能說,周應真的很自私自利……

"不論怎麼說,如果你想要殺他的話,不算很容易,畢竟身邊那麼多死士還活著,這次的事情之中,就青天府存活率最高,如果那些死士拼死相護,你還真的就殺不掉他……"

"試試吧,能殺就殺,不能殺就算了,一切,還是先以保住咱們自己的安全為主……"

江一沉默了,不再多言,眼看著下方就要動手的時候,又有人好像攔在了場地的正中央,素衣頓時聚精會神起來,一邊傾聽,一邊與江一等人闡述.

"下面說,先團結起來進入死亡之地核心,之後的爭斗,之後再說,不過,讓青天府先進,其他六方不和青天府同行,青天府那周應並沒有答應,反倒是讓後面不屬于七大統禦勢利的人先進……"

這樣的陰謀,想都不用想,便能被看穿,可偏偏的,下面這些並不屬于七大統禦勢利的人就是願意承擔這個陰謀的風險,畢竟之前七大統禦勢利聯合在一起,他們根本就沒有進入的機會,現在,哪怕他們是馬前卒,最起碼他們也能進入其中了,誰都想要變強,哪怕這個可能真的很渺茫.

這些心甘情願在七大統禦勢利之前進入死亡之地的,真的就如同是試水一樣,誰也不知道進去之後到底會怎樣.

這些人之中,不乏有一些數千歲的老怪物,甚至可以說,他們都已經活夠了,看盡了時間滄桑,偏偏修為不得有存進,想死把,又死不了,還不如來這里碰碰運氣,說不定找到了什麼更進一步的契機,也能看看更廣闊的天地.

不少人進入死亡之地了,江一他們倒是松了口氣,有了這些人,那他們隨後的出現也就不會再變得突兀,可下面七大統禦勢利的人,卻紛紛停在了巫家駐地的地方,仿佛是依舊在爭執,又仿佛他們處在一種互不相讓的境地.

誰也不想讓誰先進去,誰也不想讓誰後進去,這好像很矛盾,可細細的分析的話,他們的擔心卻又並不多余.

之前他們懷疑青天府,青天府又承認了,他們先進還好,若是他們後進,誰有能保證他們一定不會偷襲?而青天府的想法恰恰相反,自己帶人進去了,誰知道後面的六大勢力會不會因為這里是青天府的主場就先聯手將青天府的人完全剿滅再向內尋寶?

可同時進去吧,這些人又依舊不願意,一下子,仿佛陷入了一種頗為艱難的境地.

終于,亂荒閣的人動了,不過,他們並沒有全員進入其中,而是留下了一大部分人,僅有不足三百人的隊伍陸陸續續進入了死亡之地.

這一次,他們皆是貼著山邊行進,處處尋找遮掩點,在其他勢力的視線之中,他們向內部深入而去.

說是江一等人殺了不少人,可江一等人也給這七大統禦勢利的人尋了個好事,第一個關卡的陣盤直接被江一削下去的山頭砸毀,倒也免了他們在這里耽擱太多時間的事情,要不然,半個月,還真的就有可能大部分人出都出不去……

江一也不知道這件事到底是好是壞了,總之已經做了,那就只用順其自然,等待最後的結局.

其他六大勢力見亂荒閣的人進入了,不敢耽擱太長時間,紛紛分出人馬向內部走去,卻也都保持著一種安全的距離.

原本,青天府,黃天府,蒼天府,烏天府四大天府真的就如同親兄弟一般,可現在,牽扯到各自的利益,又害怕被其余人攻擊,倒是讓四家或多或少的有了疏散,黃天府,蒼天府和烏天府的人倒是還有些許聯系,反倒是把地頭蛇的青天府排除在外,似乎並不想和他們有太多的牽扯一樣.

青天府是倒數第三個進入,剩下的也就只有笑天門和千影門了,兩大勢力的帶頭人皆是眉頭緊簇,又看了看山頂,似乎略有沉吟之間,相攜進入了死亡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