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二章 瞬殺
g,更新快,無彈窗,!

"那,上?"

"上!"

最後一聲,江一不再掩蓋自己的聲音,驟然爆喝而出,讓那天空之上的四翼風蛇皇和魔鬼兔嚇了一大跳,頓時低頭去看的時候,卻見素衣已經馱著江一飛了上來!

江一笑意依舊未曾消散.

"四翼風蛇皇,好久不見……"

"江一?"

"沒錯,是我,看來,你這斷牙之仇,記得挺深嘛,我這樣的無名小輩,竟然都能被你記個清清楚楚……"

一下子戳到了四翼風蛇皇的痛楚,四翼風蛇皇的面孔頓時變得有些猙獰,壓抑著心中的怒意,四翼風蛇皇雙眼微眯.

"天璣劍,在你手中?"

江一驟然揚起了星芒劍,又自腰間抽出了一抹玉白.

"是啊,而且,你的牙,也在我的手中那……"

"你……"

"不服?就打啊……"

隊伍四翼風蛇皇來說,江一的行徑無異于找死,而四翼風蛇皇卻也知道江一的修為,又加之其拿到了天璣劍,更是讓得四翼風蛇皇不敢隨意動手,江一抿了抿唇.

"你不來,我就去了……"

語罷,江一一踏素衣的脊背,驟然彈射而出,口中怒喝一聲.

"星芒!!"

這一次,不同以往,以往的時候,自己動用星芒劍中的勢,需要外界的輔助和激發,可這一次不同,這一次,完全是由江一所主導掌控!

星芒劍瞬間連接到了天璣星辰,這一次,天空並沒有出現黑暗,可天璣星,卻依舊閃現出了一抹光華,星芒劍帶出的星芒劍勢,仿佛遠遠超過了靈劍時候的威力,在四翼風蛇皇措手不及之下,只覺星光耀眼,四翼風蛇皇瞳孔一縮,痛楚尚未完全在四翼風蛇皇周身蔓延,那星芒劍的星芒劍勢,便已經滅殺了四翼風蛇皇的神經,讓其再也無法依舊屹立于虛空.

江一眼疾手快,又是橫揮一刀,四翼風蛇皇的腦袋,便被江一削掉,江一伸手一抓,將其放在儲物戒指之中,這蛇頭,是他們晉升銀牌傭兵團所需的任務物品,看起來殺四翼風蛇皇挺容易的,可畢竟他們也經曆了這麼多事情,若是殺都殺了卻不帶走任務物品的話,那江一他們可真的是白跑了……

江一他們可不想再平白無故接一個其他的任務,晉升銀牌傭兵團之中,相對來講,與江一他們最簡單的任務,恐怕就是這個擊殺四翼風蛇皇的任務了,別的任務,風險太大.

而蛇頭被江一給削了下來,四翼風蛇皇也終于真正意義的死亡,只見四翼風蛇皇的軀體掉落到了那萬絕劍陣之中,瞬間化為血沫……

所有人都驚呆了,誰也沒想到一直都笑吟吟的江一,真的做到了瞬間擊殺,江一一樣有些驚愕,卻終于明白了為什麼路霓裳在那麼弱小的情況下,卻依舊能夠躋身進入神靈榜前十,仙劍之威,當真不容小覷.

怪不得整個大陸上的人都為了一件好的兵器而瘋狂,星芒劍已經算是靈劍之巔了,卻是差仙品長劍不止一個檔次,靈器狀態的星芒劍或許能破開四翼風蛇皇的皮肉,可仙器狀態的星芒劍,卻做到了削四翼風蛇皇的骨肉于無物一般……

那魔鬼兔也開始自空中掉下,只不過,保持著清醒的狀態之下,魔鬼兔並沒有第一時間死亡,而是穿梭在下方萬絕劍陣之中,雖然時不時的在身上留下了一道又一道的傷疤,可是,魔鬼兔卻依舊活蹦亂跳的口吐人言.

"江一,救我!我知道接下去的路怎麼走!"

"為什麼相信你?"

"四翼風蛇皇,就是我帶的路!"

江一皺了皺眉頭,看著這並不大的魔鬼兔,總感覺是一個自身的陰謀家,若是自己注意不好的話,一個弄不好,或許還真的就被這個家伙給算計了.

之前它和四翼風蛇皇的對話江一等人也聽得清清楚楚,讓四翼風蛇皇下來的,是這個魔鬼兔,而挑唆四翼風蛇皇找劍的,也是魔鬼兔,魔鬼兔又怎麼可能不知道這下面是萬絕劍陣,但凡進入,幾乎必死?

可它還是讓四翼風蛇皇下來了,雖說,四翼風蛇皇一樣貪婪,一樣是為了得到天璣劍,可也不知道魔鬼兔到底說了什麼,讓這四翼風蛇皇似乎都對它馬首是瞻?心甘情願的去做一個馬頭卒?

能不能用這魔鬼兔,倒真是讓江一心中有點兒嘀咕,而江一給自己的答複,更多的是不用,哪怕他們後邊的路難走一點兒,可最起碼能保證他們的人身安全啊.

江一已經重新被素衣接住,愣神之間,玲瓏已經帶著其他人飛向高空,見幽冥骨龍本體,那魔鬼兔沒來由的打了一個寒戰,卻被這玲瓏一劍,刺破了半邊臉,魔鬼兔見江一等人似乎根本就不想理他而就要離開的時候,顧不得面孔之上的疼痛了,大呼出聲!

"別走!我知道那股神秘力量的具體位置!"

這話一出,江一頓時轉頭,素衣和玲瓏一愣之間皆是在虛空之上停下了身形,紛紛轉身重新看向魔鬼兔,最讓江一他們頭痛的,說起來應該就要數那神秘力量的具體位置了,畢竟,如果早些知道,快人一步的結局,很有可能就是帶著寶貝離開,江一不想參與到大陸的紛爭中,卻還是要保下自己,盡量的帶走神秘力量,早點脫離鬼神塔而保命.

江一反手扔出星芒劍,那劍池中的長劍感受到星芒劍的到來,紛紛讓開一條道路,似乎是在朝拜,而星芒劍的劍身,也停留在了魔鬼兔的面前,那魔鬼兔一見有生路,頓時跳上星芒劍,那星芒劍又在江一的控制下回歸到了江一的手中.

江一順手拉住了魔鬼兔長長的耳朵,將其提到了自己的面前,魔鬼兔,終究是幼型靈獸,江一想要擺弄它,簡直就是隨手而為的事情一般.

江一定定的看著魔鬼兔已經被鮮血染紅的面孔,威脅道.

"你……最好不要騙我,要不然,你死的不會比四翼風蛇皇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