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章 嗝屁了?!
g,更新快,無彈窗,!

天空中,突然刮起了風……

"哎呀,這好好的天氣,怎麼突然刮風了……"

聽著這樣的言語,江一悄無聲息的吞了口唾沫,他知道,素衣怒了,若不是為了顧全大局,之前摸她的那個人,恐怕早就沒了氣息,不過此刻,素衣在壓抑,可素衣本體可是風靈獸啊,哪怕是在壓抑之間,這周圍的風元素力量,也開始悄無聲息的向素衣彙集.

"管他那,不過還是快點兒吧,萬一這幾個家伙醒了,那可不好辦,聽族長說,這幾個家伙修為最低的都有煉精化氣之融合境,醒一個還好,幾個都贏了那咱們幾個可攔不住!"

"哈哈哈哈,越說我倒是越感覺刺激了!"那扛著素衣的人開口道."想我陳老三年過半百才靈體九階,可族長那邊問完之後,卻又可能讓一個煉精化氣之融合境的修仙者給我暖被窩,嘖嘖嘖,想想都覺得自豪!"

"是啊是啊,哈哈哈哈……"

這幾個人到依舊是不避諱他們口中的言語,依舊口花花的調笑著,江一都有些生氣了,因為這幾個人又一次的開始動手動腳,扛著江一的這人還來口說笑著.

"哎呀呀,讓我也摸摸啊,特奶奶的,算我扛錯了人……"

江一真的都要暴起打人了,周圍的風,也是越來越大,周圍的溫度,竟然也稍稍抬高了些許,江一知道,這溫度的來源,來自玲瓏,玲瓏本就嬌小,就如同一個鄰家小妹的小姑娘一般,卻還是未曾逃脫這些人的毒爪……

已經到忍耐的邊緣了,江一完全可以感受得到,而就在江一准備不去考慮什麼大局而動手的時候,突然聽到有人開口.

"你們干什麼那?誰讓你們動她們的的!"

這聲音,來自那之前被人稱作族長的人,這人什麼表情江一倒是不知道,不過,卻能聽出這其中的怒意.

"誰動手摸了,自廢手掌,別讓我動手……"

"族長,這……"

"再敢多言,死!"

這幾人差點就跪下了,可這族長仿佛就是這個村落至高無上的存在一般,言語一出,其余的人皆是不敢不從.

斷手的聲音回蕩在江一等人的耳邊,這幾人自斷手掌之後,紛紛退去,而江一卻又是聽到.

"素衣,玲瓏……我知道你們兩個沒事,別裝了……"

突然被叫出了名字,江一也是一愣,隨著素衣和玲瓏一起張開雙眸,那手中的武器,已經閃動起了瑩瑩的光輝.

"你是誰……"

"哦?江一……原來你也沒事,不錯,不愧是能夠被亂荒閣利用的人……"

"你怎麼知道我們的底細."

事到如今,江一他們還能說什麼,只能如此詢問,只見這所謂的族長攤開一張紙卷.

"你們可以稱呼我,雷寶!具體的說,我是你們的學長,我……曾經也是幽靈學院的學員,至于知道你們的信息,還要歸功于院長,院長知道我在西北雪域,也知道我在這里,所以,給了我一份你們的圖譜,讓我……如果遇到你們,就幫你們一把……"

江一等人去看那圖譜的時候,見其上惟妙惟肖的正勾畫著江一等七人的模樣,可江一依舊充滿戒備.

"可是……毒是你下的,如果你是我們的學長,為何不直接挑明身份去找我們,而是用這種手段!"

"哈哈哈哈……"這雷寶雙手負于背後."江一,你感知一下我的實力……"

江一雖不明其意,卻還是皺著眉頭放開了神識包裹雷寶周身.

"煉精化氣之融合境……"

"沒錯,我……根本就沒有從幽靈學院畢業,或者說幽靈學院招募我的時候,看走了眼,我根本就沒有畢業的可能,但院長對我幫扶頗多,我也一直心存感激,可是,就如同你們知道的,我也一樣是被困在了這弄蛇村落,也就院長那樣高深莫測的人,可以悄無聲息的來,悄無聲息的走,院長與我說,讓我在這里稍加忍耐,你們遲早會來,等你們走後,或許我就可以離開,但我不能明擺明的去見你們,因為這里的蛇,都是四翼風蛇皇的心腹,一旦我明目張膽的去見你們了,我的命,就沒了……懂了麼?"

江一等人依舊將信將疑,那雷寶接著解釋道.

"你看我,和之前有什麼變化?"

"蛇沒了……"

"對,之前那一趟,我就是安置四翼風蛇皇放在我身邊的那條風蛇,它可並不完全相信我,所以,我也只能命下人把你們束縛起來,歸根到底都是為了掩人耳目罷了……"

江一頓時明白了,之前自己覺得這雷寶陰險狡詐,現在想想,那雷寶也曾經隸屬于幽靈學院,而那店小二卻為了謀取江一等人的錢財,這又讓雷寶怎麼可能不說出不殺他就已經對得起他之類的言語?

幽靈學院的抱團,江一等人可都是心知肚明的.

那雷寶反手扔出一個小瓷瓶.

"之前不得不將你們毒倒,幸虧你們夠聰明,要不然,我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把里面的丹藥給方宗他們幾個服下,他們自會蘇醒,然後,咱們去里面談,外面……終究不太安全."

"好."

江一聞了聞瓷瓶之中的丹藥,確定並沒有什麼問題以後,塞入了方宗,夜淚,原莉莉和南宮無常的口中.

四人漸漸蘇醒,方宗尚在喃呢.

"咦?不是在吃飯麼?這是哪?我睡著了?剛才是做夢?擦……好逼真的夢,額……好餓……"

江一大為無語,一腳踢在方宗的屁股上.

"丫的,吃死你!快起來!"

方宗一聲慘叫,看周圍陌生的環境,又看面前陌生的人,頓時嬉笑起來,好像是想保留自己的面子一般.

倒是原莉莉起身的時候充滿了戒備,開口于江一詢問道.

"怎麼回事?江一……剛才發生了什?菜里的毒誰下的……"

方宗一愣.

"啥?不是做夢?!菜里有毒?!也就是說,小爺還沒跟原莉莉大婚,就已經嗝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