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八章 不好,有毒!
g,更新快,無彈窗,!

"魔鬼兔?冰屬性的魔鬼兔?怎麼可能?它怎麼可能出現在西北雪域,魔鬼兔不是只生存在東南屆域麼?"

這店小二剛一說出口,江一便從腦海之中篩選出了最有可能的選擇,魔鬼兔,是一種很奇怪的兔子,屬性繁多,修為卻都是頗為底下,能夠修煉到四翼風蛇皇的地步,幾乎無異于人族之中堪稱妖孽的天才了.

而且,魔鬼兔大多生活在熱帶,所以冰屬性的出現,就更加少見,可如果真的是店小二所說的話,那麼,那個所謂的他們並不清楚的在四翼風蛇皇洞口築起屏障的靈獸,應該就是冰屬性的魔鬼兔……

"公子知道這種靈獸?"

江一沒有回應店小二的話,思索良久,下了逐客令似的.

"小二哥,幫我們上幾個特色菜,上幾碗面,吃好了,我們就離開……"

店小二倒也沒再說什麼了,不過卻還是有點不相信江一他們真的可以離開這里,畢竟江一他們看上去太年輕了,年輕到這店小二都認為江一等人根本就沒有什麼太高的修為.

見店小二離開了,江一等人方才放心的言語.

"如果是魔鬼兔的話,單說戰斗力的話,倒是不足為懼,魔鬼兔的攻擊,還真的就不怎麼樣,不過只是看四翼風蛇皇洞口那個地方的冰晶屏障,這魔鬼兔或許是一個不錯的輔助靈獸……"

"沒錯,試想一下,如果魔鬼兔能夠瞬間凝結冰晶,完全可以做到江一法則戰技或是縛身一指的效果,雖說冰層之下,四翼風蛇皇沒辦法攻擊,可我們終究要突破這冰晶屏障,只要突破的一刹那,那四翼風蛇皇把握好時機,我們必死……"

沒有人否認這個話題,正在眾人面露沉思的時候,原莉莉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開口.

"對了,之前那店小二說,四翼風蛇皇和那魔鬼兔是合作關系?他們……有什麼合作關系?"

江一長長的舒了口氣,心中開始細細的清理所有的信息,繼而慢悠悠的開口.

"首先,四翼風蛇皇帶著它的靈獸軍團和魔鬼兔離開了自己的洞.穴,甚至不惜丟下了四大戰將而不顧,證明他們有很重要的事情,而無論怎麼想,這件事情恐怕都不是為了逃命,如果四翼風蛇皇身邊那個我們不知道的靈獸真的是魔鬼兔的話,有魔鬼兔的輔助,我就不相信四翼風蛇皇會就這樣輕易地放過我們,而我們順著它的洞府出來,就到了這里,證明我們之前走的路並沒有錯,這里或許真的是四翼風蛇皇洞府的後門,而這里距離死亡之地又很近,雖然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可如果那店小二並沒有說謊的話,我懷疑,四翼風蛇皇的目的,在……死亡之地……"

"不無可能."素衣應了下來."最近,西北雪域鬧騰的很厲害,勢力也是不斷被滅,除了靈家有靈塵的庇護尚且存留了下來,其余的能夠叫的出口的勢力基本上已經全滅,青天府毫無動作,亂荒閣軍團開進,巫家排開了陣仗放言不惜與青天府和亂荒閣為敵,而這一切都包圍著一個核心點,這個核心點就是死亡之地……"

"雖然不知道這其中是什麼,可這四翼風蛇皇應該也是得到了某種消息,彙合了魔鬼兔,帶著它的靈獸軍團去了死亡之地那里?"夜淚挑了挑眉頭."不過,如果咱們能跟得上四翼風蛇皇的話,或許咱們還真的能混到死亡之地里……"

夜淚搖頭苦笑,其余人也是跟著笑了起來,根本就不用夜淚在提醒什麼,他們都知道夜淚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四翼風蛇皇的軍團之中,尚還有一支魔靈雪鼴軍團,這支軍團鑽洞的能力,那可真的是不容小覷,江一他們完全不懷疑四翼風蛇皇有可能會借助魔靈雪鼴軍團的力量直接深入到死亡之地里去.

外面,突然有敲門聲傳來,那店小二恭恭敬敬的將飯菜端到了江一等人的桌面上便又離開了,見他的離去,江一起身,在哪窗前向下方街道看了一眼,不少人來來往往之間,那花紅的小蛇吐這猩紅的蛇信,正時不時的看向江一他們所在的房間,江一笑罵.

"下邊那些小蟲子倒也真是惡心,還真的就把咱們當成了生人,就算咱們在這里吃飯,都要時不時的看上幾眼生怕咱們跑了似的,怎麼辦,咱們走不走?"

"當然走了!"玲瓏一把撕下了桌面上那一大盤燒雞的雞腿就往自己的嘴里噻,一邊含糊不清的繼續與江一說道."等吃飽了喝足了,我和素衣姐帶著你們,咱們直接從這窗戶這里飛出去,誰能攔得住咱們?就算那些小蛇能夠通風報信,咱們跑遠了它們也找不到咱們的位置了吧……"

江一笑笑,看著滿嘴流油的玲瓏,又看了看一旁已經同樣吃的腮幫子滾圓的方宗,一時無語.

飯菜上齊了,眾人也都動了筷,而江一倒是沒有什麼餓意,隨意的吃了幾根菜葉,便起身重新回到了窗戶之前思索著接下來他們要走的路線.

突然,方宗"哐當"一聲摔倒在地,眾人正要笑話方宗的時候,突然見方宗面色變得發青,那口中也是有些許白沫正不斷的向外流淌.

"不好,有毒!"

江一這話剛剛說罷,便只覺腦袋一暈,慌忙運氣靈力,強行壓制,卻也明白了毒素的來源,正是來自這桌案上的飯菜.

夜淚欲要起身,又是摔倒在地,呈現出了與方宗一模一樣的姿態,緊接著,原莉莉,南宮無常……

除了江一吃得少,尚還沒有什麼事情,還能站穩的,也就只剩下了玲瓏和素衣.

玲瓏見這飯菜一下子毒倒了這麼多人,慌忙扔掉手中的羊蹄,口中尚還在咀嚼的東西下意識的被她吞入腹中,江一嚇了一大跳,卻見玲瓏沒事兒人似的,恍然大悟一般的開口.

"額……忘了,一般的毒,毒不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