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四章 因為……
g,更新快,無彈窗,!

"芸芸眾生我為巔,誰生誰死誰人念……"

這一招,說白了不過是虛晃一下罷了,因為鐵皮猛犸也知道,江一讓伙伴們把它包圍,恐怕就是要放大招了,奈何,江一的主要攻擊,可並不是在這里,若不然,江一也不會用目前手中相對最弱的一招來進行攻擊.

可那鐵皮猛犸,卻真的是用出了自己最強的防禦力,那地面之上,不少雪花被江一這虛晃一招而揚起,當雪花落下的時候,那鐵皮猛犸剛剛放松警惕,卻是看到了江一背後那滿天星星點點的尖銳揚起……

江一伸手一揮,這滿天長針刺向了鐵皮猛犸的面門,鐵皮猛犸下意識的閉眼,可還是有幾根長針刺在了鐵皮猛犸的眸子里!

痛苦讓鐵皮猛犸頓時張大了嘴巴,那憤怒的嘶吼真的不遠處的月票都在震蕩,片刻之後,竟然出現了絲絲崩塌,江一趁著這一刹那的時間,又是用出震鬼劍訣刺入鐵皮猛犸的喉嚨,鐵皮猛犸吃痛,前蹄向前猛蹬,卻是在也看不到眼前的場景.

雖然鐵皮猛犸並沒有在江一的攻擊下死亡,可那雙眼,卻已經被江一刺瞎.

在江一等人的視線之中,那命蛙突然將一大團的生命之力甩向鐵皮猛犸,南宮無常見狀,口中怒吼一聲.

"開天!"

便在這鐵皮猛犸的側面,一刀將鐵皮猛犸劈出好遠,雖然並沒有給鐵皮猛犸造成什麼實質性的傷害,可卻也讓的命蛙好不容易凝聚起的一大團生命之力,煙消云散……

江一緊追而至,他知道命蛙的能耐,既然已經將鐵皮猛犸擊倒,就決不能再給命蛙再一次挽救鐵皮猛犸的時間!

江一伸手一抹,從腰間抽出了尖牙短匕,雖說這尖牙短匕並沒有星芒劍的品階高,奈何尖牙短匕的尖,卻是世間少有的鋒利!

那尖牙短匕猛地向鐵皮猛犸脖頸之下的軟肉刺去,只聽"噗嗤"一聲,那尖牙短匕竟是被江一摁到了低,那短匕之內毒腔里毒被江一刹那間注入鐵皮猛犸的身體,這足以放倒比江一級別還高的修仙者的毒,在鐵皮猛犸身上似乎並沒有發揮出江一想要的效果,似乎這鐵皮猛犸依舊有站起來的能力.

江一都有些倒吸涼氣了,這鐵皮猛犸的名號,還真的就不是世人隨便傳道而已,都說龜類靈獸防禦第一,可在江一看來,這鐵皮猛犸,似乎可並不比同級的龜類靈獸差多少的防禦.

這鐵皮猛犸站起來了,不過卻已經成了瞎子,暴怒之中,卻也只能憑借江一等人的呼吸來判斷江一等人的位置,下起了漫天冰雨!

江一甚至都有些懷疑,懷疑自己注入的毒是不是根本就沒有刺入這鐵皮猛犸的肉里,江一有些苦笑,似乎也並不是沒有這種可能,畢竟,這尖牙短匕終究是短了些,而鐵皮猛犸的鐵皮,看上去似乎可並不僅僅只有這尖牙長短而已.

那命蛙又一次將生命之力扔了出來,只不過,這一次命蛙直接從洞口跳了出來,跳到鐵皮猛犸不遠處的地方,讓江一等人根本就來不及去攔截,那生命之力已經打在了鐵皮猛犸的身上!

這命蛙正要回身而跳,江一卻是當機立斷的開口喝道!

"法則,束人于野!"

命蛙被當空攔下,江一兩個大跨步,到了命蛙的面前,所有人都在希翼著江一的攻擊奏效,卻是忘了那洞穴之中尚在虎視眈眈的吞風鼠還有那已經緩過勁兒的血目貂……

鐵皮猛犸雖然一時半會兒看不到了,可吞風鼠和血目貂卻是看的真切,就在江一欲要一劍刺死命蛙的時候,那吞風鼠突然躍出,咬向了江一的手腕,江一嚇了一大跳,慌亂之中,手中印結突變!

"縛身一指!"

頓時,連同吞風鼠和命蛙,皆是被江一定在了原地!那身後,所有人都為江一喝彩,江一不敢遲疑,生怕遲則有變,一劍刺向命蛙之後,返身一招"芸芸眾生我為巔,誰生誰死誰人念."結束了吞風鼠的生命……

命蛙,吞風鼠,在這刹那之間,死在江一的劍下!

頓時,江一只覺壓力大減,眼神的示意之下,方宗揚起手中火云珠,控制著火焰,又一次燒向了血目貂,一邊尚還控制著火焰不斷的向洞.穴之內蔓延.

江一笑了,只剩下了鐵皮猛犸,只要有時間,不愁他不死!

見其余事了,而四翼風蛇皇和那個江一他們尚不知曉的靈獸始終未曾出現,所有人暫時的都攻向了鐵皮猛犸,又是一次配合之下,方宗的火終究是刺入了鐵皮猛犸的喉嚨,繞是鐵皮猛犸再強,可在這火焰的燒灼之下,鐵皮猛犸的鐵皮不多時也是被燒了個通紅,可那火焰,卻始終沒有將鐵皮猛犸的鐵皮燒化……

鐵皮猛犸終于倒下了,四翼風蛇皇的四大戰將盡皆戰死,說起來好像云淡風輕,可江一他們去做的時候,卻真的是無比艱難了.

江一一下子坐在了地上,長長的出了口氣.

"終于死了,不過,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四翼風蛇皇還不出來,難道非要我們進去不成?或者說里面有什麼機關在等著咱們?"

"不應該吧,如果有的話,那也不至于讓它這四大戰將出來送死吧."南宮無常搖著頭,思索良久."唉,算了,我實在想不出為什麼……"

"或許,真的是四翼風蛇皇輕敵那?"原莉莉看著那四翼風蛇皇的洞.穴開口說道."一開始,它以為我們打不過這四大戰將,所以根本就沒把我們看在眼中,結果咱們贏的太快了,所以它只能盤踞在洞.穴之中?畢竟這個洞.穴里,到底是什麼模樣咱們都不知道,或許它是想靠著這洞.穴之內的機關或者岔路之類的東西將我們永遠的就在那個洞.穴里面?"

"不好說,不過,這個可能應該不大."江一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是望了過來,而江一苦笑一聲,開口說道.

"因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