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三章 龍威
g,更新快,無彈窗,!

"他們四個……似乎都沒有能力去組建那四翼風蛇皇之前洞口冰晶的那個實力吧,也就是說,四翼風蛇皇那個洞穴里,還有其余的靈獸?"

"應該是吧……"江一挑了挑眉頭."這四個,只要咱們把命蛙殺了,剩下的都不足為慮,可是,為什麼四翼風蛇皇並沒有出來?"

"那不是正好麼,嘿嘿……"方宗嬉笑道."說不定是四翼風蛇皇看不起咱們那,正好先把它的小弟都宰了,咱們去殺它的時候,倒也省事……"

"希望是這樣吧."

江一也只是這樣說說,卻還真的就不敢相信事實就如同方宗所說的這樣,若不然的話,那自己可真的就太小看四翼風蛇皇了,在自己的認知之中,四翼風蛇皇可不是什麼尋常之輩,就算它本體桀驁無比,可在一些事情上面,它卻是可以做到對一切都頗有思慮,換句話來說,如果四翼風蛇皇是人類的話,那它絕對是最為陰險狡詐的那種小人……

而江一也是想到了,或許,四翼風蛇皇是有什麼事情才對,讓它暫時的不得以脫身,否則,自己的氣息已經暴露,江一可不相信四翼風蛇皇會忘了自己,也不相信四翼風蛇皇會在自己打到門前以後依舊不出來絞殺自己……

又是思慮片刻,江一見那鐵皮猛犸完全將血目貂護在身後讓命蛙治療,江一繼而開口說道……

"小心一點吧,夜淚,你去殺命蛙,那血目貂一時半會應該是動不了手,素衣姐,你攔截吞風鼠,不要讓吞風鼠阻礙夜淚的行動,其余的人,咱們一起,殺鐵皮猛犸……"

"好!"

沒有人說什麼鐵皮猛犸不強,不用這麼多人去動手的事情,因為,以鐵皮猛犸的防禦,哪怕是此刻的江一,哪怕江一用出手中最強的震鬼劍訣,都不見得能夠破開鐵皮猛犸的鐵皮……

再加上不斷的有命蛙輸出的生命之力加持,鐵皮猛犸可謂是更加的所向無敵,根本就不用在意任何人的攻擊.

按照江一所說,眾人開始行動了,玲瓏刹那間化為本體,夜淚翻身而上,兩人只是一個眼神之間,便已經知道了對方的意圖,開始相互為對方打掩護.

而對面的四翼風蛇皇的四大戰將一見玲瓏的模樣,頓時氣勢大泄,原以為皆是人族,誰又能想到這其中還隱藏著一頭龍啊……

巨龍,不愧是靈獸一族的天生王者!

哪怕是這一大塊兒冰原都由四翼風蛇皇掌控,哪怕在這片冰原里,四翼風蛇皇就是無上的王,可一旦遇到了玲瓏,就算玲瓏只是在靈體的階段,那龍威,就足以讓不少靈獸為之臣服……

趁著這刹那的時間,玲瓏已經帶著夜淚到達了四翼風蛇皇的洞穴之前,夜淚翻身跳下,已經不加掩飾的將那手中的無光短匕刺向命蛙……

四翼風蛇皇的四大戰將頓時回身,他們都明白,現在,可不是什麼拜膜巨龍的時候,他們,現在可是刀鋒相見的敵人,哪怕對面是龍,這四翼風蛇皇的四大戰將也必須動手,哪怕明知不敵,可到了保命的時候,這四個家伙也必須用盡自己的手段.

而江一他們同樣的已經趁著這個時間沖到了四只靈獸的身前,手中兵刃皆以向前,那吞風鼠還欲要在亂中咬斷江一等人的脖頸,奈何素衣也是突然化作本體,那風靈獸青綠色的身軀,在這一片潔白的冰原上空浮現……

不論吞風鼠想向哪個方向前進,皆是逃不過素衣的雙眼,要知道,風靈獸那可是風的精靈,而吞風鼠,卻終究要借助素衣所掌控的風,可是,此刻,在這一大片空間里,所有流動的空氣,都已經被素衣完全掌控!

江一等人根本就不用去考慮吞風鼠的行動,只是素衣的干擾和攻擊,便讓吞風鼠無暇擅自行動.

血目貂此刻依舊有些萎靡,看上去仿佛並沒有什麼攻擊力,江一他們暫時也沒有去管,而是全部圍上了鐵皮猛犸進行攻擊.

刀劍劈砍在鐵皮猛犸的身上,當真就如同是鋼鐵與鋼鐵的碰撞,只是見鐵皮猛犸周身擦火,可卻是連最基本的白痕,都未曾在鐵皮猛犸的身上留下!

夜淚又一次抓穩了機會,又一次攻向命蛙,命蛙似乎意識到了危險的到來,頓時向旁邊一躍,躲過了夜淚的攻擊,卻是中斷了抽取空氣中的生命之力……

夜淚緊隨而至,命蛙躲閃不止,突然,那鐵皮猛犸一聲嘶鳴,命蛙那綠豆大小的雙眼突然一個轱轆,後腿猛地一蹬,跳上了鐵皮猛犸的脊背.

吞風鼠亦是如此,看上去似乎有些不甘,奈何被這素衣控制的太厲害,根本就沒有讓它發威的時間,吞風鼠和命蛙跳上鐵皮猛犸的脊背之後,鐵皮猛犸且戰且退,一邊用那長長的鼻子挑起了血目貂,將那血目貂扔向了四翼風蛇皇的洞穴,而自己的身體,便已經堵在了四翼風蛇皇洞口之側.

吞風鼠和命蛙從鐵皮猛犸的身上跳了下來,進入了四翼風蛇皇的洞口之處,卻還是暴露身影,江一他們都能看得到在這洞口之中,命蛙尚在抽取天地之間的生命之力,為血目貂和鐵皮猛犸提供生命之力,而吞風鼠看上去好像蓄勢待發,只要江一他們稍不注意,恐怕就是吞風鼠攻擊的時機……

"這下子,難辦了……"江一等人郁悶,沒想到一上來就是出師不利……"鐵皮猛犸的弱點在脖頸下方和雙眼,哥幾個,幫我一個,我想辦法宰了他……"

"好!"

幾人齊聲應下,也是知曉江一手中怪招頗多,一時間圍向六面,盡可能的控制鐵皮猛犸的身影移動,其實,江一尚有縛身一指和法則戰技,可是,江一並不打算現在就用出來,省的到時候很難抓到吞風鼠那個小東西……

鐵皮猛犸似是知道江一等人的目的,頓時警惕了起來,而江一的攻擊,終于緊隨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