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一章 血目貂
g,更新快,無彈窗,!

"有人來了……"

"是敵是友?"

"不大清楚,先藏起來,是敵就殺……"

"好."

只見素衣抬手將這地面上的雪層整塊兒掀開,江一等人一一跳入,素衣有將這冰雪重新掩蓋,只是,在眾人雙眼的那個地方,留下了一個孔洞,讓眾人都是能看到外面的情形.

不多時,有一十七八人的隊伍走了過來,個個身著厚實的棉衣,左右觀望之間,看見了江一他們看見的洞.穴,頓時,便有人興奮了起來.

"果然在這里,看那!就在那里面!"

"兄弟們,抄家伙干他丫的!這一票要是成了,只是傭兵團哪里的獎勵,咱們把它賣了分錢,都能每個人都娶上漂亮媳婦,哈哈哈哈……"

"抄家伙干!"

"干……"

這聲音,不斷的在這一馬平川的冰原回蕩,讓江一頓時也是知道了他們的目的,就算這些人不是傭兵團所屬,也必然是為了那傭兵團給出的魚鱗甲而動心.

"額,他們還真是有點自不量力,還有不但煉精化氣級別的修靈境修仙者,去送死麼……"

江一他們在雪層之中輕聲言語,而江一倒也絲毫都沒有救他們的心思,他們是為了寶貝而動心,自己還沒必要做這個爛好人,提醒這些人是有多麼的自不量力,說不得就算自己去了,還會被人家倒打一耙說是想要獨占那魚鱗甲,既然如此,又何必那……

"看看吧,既然他們要引動四翼風蛇皇,咱們也正好看一看四翼風蛇皇那里到底還有什麼靈獸的存在,估計四翼風蛇皇不會自己出來,希望出來的那個,正好是我們想確定的那個靈獸吧……"

"嗯."

自這一聲之後,眾人便停下了言語,等待那十七八人去探索四翼風蛇皇的洞.穴.

只見有一人揮刀上前,猛地將手中長刀的刀鋒劈砍在了那看似晶瑩剔透的冰晶之上,只聽"鏘"的一聲,那冰晶似乎未有一絲半點的改變,好像就連最基本的裂紋都沒有出現.

在雪層下方的江一不由皺起眉頭,以他的神識,完全可以看出那人的修為,一時間,江一也是輕有喃呢.

"練精化氣之開光境的修仙者都破不開這冰晶?"

可也只是輕輕喃呢了這一聲,繞是江一身邊的夜淚,也是沒有完全聽清江一所說的話,而那練精化氣之開光境的修仙者似乎不死心一般,用出了一招不知名的戰技,那冰晶是破開了一個大洞,可作為代價,這煉精化氣之開光境的修仙者仿佛靈力都已經被完全耗空.

此刻,這人雙手持著長刀釘在地面上,一邊朝遠處的伙伴大笑開口.

"破開了,哈哈哈哈!快過來,咱們一起進去,宰了那條會飛的大蛇!注意隊形,千萬不要讓那大蛇跑了出來,要不然,他飛上了天,咱們可就沒辦法了!"

一時間,這些人興氣沖沖的跑了過去,卻見那破開屏障的人仿佛突然面色一驚,似是不受控制一般的飛進了那洞.穴之中去……

只聽有一道略帶沙啞的聲音繼而傳出,帶著些許腥臭之氣,繞是江一他們離得很遠,都能感受到那其中夾雜的氣勢.

"擅闖我之領地著……死!!!"

江一頓時瞪大了雙眼,驀地一聲驚呼.

"四翼風蛇皇,煉氣化神之金丹境!!"

這一聲,雖然依舊不高,卻已經足夠讓江一的伙伴們聽了個真切,煉氣化神之金丹境,比江一都高了兩級,而這四翼風蛇皇的手下,卻還有那麼多的小弟,江一他們也是有些頭痛起來,怕倒是不怕,就是這麻煩,恐怕並不簡單……

在江一等人的視線之中,那洞.穴之處驟然跑出來一直小白貂,看似人畜無害,毛絨絨的很是可愛,可當他那一雙眸子變得猩紅,那原本幼小的身體變得越加粗壯的時候,那兩顆隱在唇中的尖牙突然變大,帶著犀利的寒光,已經在所有人面前展現!

"血目貂,四翼風蛇皇的四大戰將之一……應該是煉精化氣之融合境,對我們來說,不足為懼,只是,對那幾個人的話,似乎……是沒有人能活著離開了……"

江一的解釋適時的傳出,因為在眾人之中,唯有江一的神識最強,也唯有江一,能夠隔著這麼遠的距離探查清楚一個人或者一只靈獸的修為而不被人發現.

"希望他們能撐一會兒吧,最起碼把這血目貂殺了啊,要不然他們這來一趟,純粹就是給咱們找麻煩的好吧……"

"那倒也不一定."江一輕搖頭."別忘了,他們破開了四翼風蛇皇洞口處的堅冰,如果他們都死了,那血目貂自然也是要回去的,那堅冰屏障一樣也要修補,說不定到時候也能摸清那隱藏的靈獸的種類和修為……"

實際上,江一他們最關心的還是修為,因為,無論哪個種族,只要實力上的碾壓,江一他們還真的就不懼怕,可是,一旦出現了被對方碾壓,那就不太好玩兒了……

畢竟四翼風蛇皇這里,並不僅僅只是只有一個四翼風蛇皇,他的屬下眾多,讓江一他們也是不得不謀劃,特別是隱藏的實力,江一他們必須要弄清楚,如果是煉精化氣境界,江一他們還真的就不懼怕,如果是煉氣化神境界……江一他們就要好好考慮考慮怎麼打了……

那剩余的十幾個人仿佛看到了之前那人的死亡和攝于之前四翼風蛇皇言語的威壓,頓時欲要四散逃離,奈何剛剛跑開沒多遠,便被這血目貂追上,在口中咀嚼兩下,根本就沒有人來得及再有呼救的聲音,便被這血目貂咽下……

頓時,所有人目眦欲裂,那還敢就在這里放什麼斬殺四翼風蛇皇的狂言?紛紛逃離之間,有一人慌不擇路,正超江一等人所在的方向跑了過來……

江一等人頓時心中怒罵了起來,卻還是慌忙壓制起了自己周身的全部生命體征,眼睜睜的看著那道身影距離自己等人越來越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