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七章 狗眼看人低
g,更新快,無彈窗,!

這下子,誰都知道江一等人的不簡單了,若真的是平常人家的孩子,又怎麼可能這樣年紀輕輕的便有這麼強大的隊伍?煉氣化神之心動境,看上去在整個鬼神大陸之上似乎很常見,可和江一等人年齡相當就能有這樣實力的,那可就真的是少之又少了啊……

一旁有一白發老者湊了過來,顯然好像並不是想要招惹江一等人一般,慌忙賠禮道歉似的開口.

"幾位,阿林今天有些事情,心情不太好,你們幾位的手續,我幫你們辦,如何?"

"讓開!"方宗突然團起了手中的火焰."我們要她,親自道歉!若不然,就把這里鬧個底朝天,你們又能怎樣!"

這句話,仿佛是說到了禁忌之處一般,讓在場的包括那幾個傭兵在內都是愣住了,這傭兵團的主管過來道歉,說起來已經是給足了江一等人面子,江一等人這算是怎麼回事?給臉不要臉?

而之所以江一等人敢這麼狂,事實上還是有一個這些人都不知道的原因,江一等人還有一個身份……

幽靈學院的學員……

哪怕是江一在內,那幽靈學院的勳章依舊在,更別說其余幾人現在依舊在學院之中未曾畢業了.

可是,他們並沒有一上來就拿出這勳章,他們就想看看,這些人,又能把自己等人怎樣,等逼急了,幽靈學院勳章一出,任你能耐再大,誰動手了,誰今天也別想輕而易舉的將這件事情揭過……

果不其然,那過來道歉的白發老者也是沉下了臉.

"這里,恐怕,容不得你們撒野……"

"那……就試試看!"

雖然猜到了這幾個人或許來自一些大勢力,可這傭兵團注冊之地的幾個人倒也不懼,畢竟他們直接隸屬的,是青天府,哪怕是周圍最大勢力出來的人又能怎樣?難不成還能壓過青天府的風光?

他們也想到過幽靈學院,可無論怎麼看,這幾人似乎都不像幽靈學院的學員,原因無它,來注冊傭兵團的人,大多都是一些沒有勢力或是急需物資的人,幽靈學院的學員可以說是受盡了各種資源的傾斜,還真的就沒幾個幽靈學院的學員來注冊傭兵團,更別說一下子來了七個……

話音落下的時候,江一等人已經各自抽出了兵器,那玲瓏和素衣,竟是直接踏步登天!讓這傭兵團注冊之地的人又是嚇了一大跳,又一次確定了他們兩個的實力只有練精化氣之融合境之後,方才只能懷疑是他們兩人手中有什麼能讓他們禦空而行的戰技.

眼看劍拔弩張就要動手了,這傭兵團注冊之地的人也不含糊,直接將江一等人圍在了正中央,江一口中一聲厲喝!

"打!!"

便見這傭兵團注冊之地突然揚起了漫天火焰,這里,說起來可都是木制房屋,瞬間的高溫讓這里的木材瞬間燃燒而起,眼看只要不救火,用不了多久,這傭兵團注冊之地便會毀于一旦……

這漫雨城的人都紛紛向這邊來看了,卻見十幾道身影沖了出來,七道並不認識,卻顯得頗為年輕,正在和那傭兵團注冊之地的幾人爭鋒.

這傭兵團注冊之地的人,可謂是咬牙切齒,手中動作狠戾,若非江一等人也經曆過生死搏殺,還真的頂不住這樣的攻擊.

素衣揚起了漫天狂風,將這風炫化作風刃不斷的切割在傭兵團注冊之地這里人的身上,而方宗也是一通放火,燒的那幾人也是手忙腳亂,好不容易從這火焰中沖出,迎來的卻是南宮無常和江一兩人的一刀一劍!

夜淚更是隱在暗中,盯緊了那勢力最強的身影,此刻,玲瓏正緊緊的牽制著那道身影,而原莉莉也是跳上房頂將那手中箭矢不斷脫手,在這"錚錚"的聲音中,不斷的傳出破肉之聲……

江一見玲瓏有些撐不住了,頓時將面前之人一腳踢退,飛身掠到玲瓏的近前,手中帶著劍招,口中已經低吟而出.

"法則!束人于野!"

這身影突然出現了片刻的停頓,江一頓時用自己的神識包繞了這人的周身,又深一步的的去探查了這人的修為,似乎已經到了煉氣化神之金丹境……

比自己高了兩級,讓江一頓時覺得有些棘手,畢竟,越是靠後的等級,越是難以攀登,越是靠後的等級,越不是以前可以跨級戰斗,就代表現在依舊可以跨級戰斗而輕易彌補的.

"芸芸眾生我為巔,誰生誰死誰人念!"

只是劃出了短短的劍痕,江一皺眉之間,沒有絲毫猶豫的轉了劍勢,打出震鬼劍訣第二式……

"殺亦有道因果報,生死路上有黃泉!"

繼而,江一幾乎是順手而出,震鬼劍訣的第三式,便已經帶著呼嘯的風聲,打在這最強之人的面前……

"苦海無邊劍猶在,魑魅魍魎跪兩邊!"

江一用出這最後一招的時候,仿佛真的有鬼泣神哭,仿佛有那淒厲的聲音,回響在了眾人的耳邊!

而江一等人之中,但凡能脫手的,都已經看到了江一的動作,紛紛運起自己的最強戰技,准備向那傭兵團注冊之地的最強者進行攻擊!

只見原莉莉搭箭上弦,那龜蛇虛影閃現,玄武仰天長嘯之間,那原莉莉手中的箭,已經射向了江一面前之人的肩膀.

夜淚如獵豹一般猛地一蹬地面,仿佛已經抓住了最好的時機似的,那無光短匕帶著隱隱的黑氣,但凡了解夜淚的人都知道,夜淚已經激發了無光短匕中的勢,這黑氣看似平平無常,其實,已經將這無光短匕之上淬了一種幾乎無藥可解的毒,而這毒的克星,卻又恰巧正是無光短匕……

方宗把玩起了手中的火云珠,那天空之上的云彩仿佛都要燃燒了似的,突然天火降世!

南宮無常又一次發飆了,每一次,只要南宮雨常發飆,那破壞力倒都是讓江一等人咋舌,因為,南宮無常僅僅一刀,便已經將這堅實的地面,劈做兩半……